在那之後(一)

心血來潮的小品vv
我只是想了頭,之後大概會腹內全無m(_ _)m

----------
第一章 初見

  「第一名是滕若飛同學啊!」廣播的宣佈傳遍整個運動場,看台隨即傳出喝采聲尖叫聲。

  慢慢放緩腳步隨之停在跑道邊的滕若飛把雙手放在膝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完全沒有在意看台上的一切。不久一位老師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他要領獎,有點渾噩地站到領獎台上,彎身接過了獎牌才終於去環視看台。

  秋風微微撫過,吹散了汗水也為還熱血沸騰的心稍為降溫。站在領獎台上聽著看著看台上的人為他喝采掌聲如雷,嘴角不由自主地掀起一個微笑,享受著這一個時候。

  屬於他的勝利時刻。

  不,不對,總有種怪怪的感覺。

  「若飛!」才剛走下領獎台就被朋友圈著頸子,在他耳邊說:「親~愛~的,恭喜你以完美的姿態獲勝。」

  「拜託你找面鏡子照照自己的樣子,再用腦想下你說話這麼噁心會有什麼後果才行動好不好!」那個下三流的說話方式害他毛骨悚然得忍不住送了那位沒大腦朋友的肚皮一拳。

  「別白痴了,看台上最左邊是不是有外校生了?」滕若飛從剛剛就覺得怪怪,恐怕那格格不入的校服就是最主要的原因。

  那朋友抬頭望了眼說:「啊,那好像是為了什麼交流。杏壇啊,格物啊,還有些北區學校也來了。」

  「嘖,連格物也來了。」滕若飛頭也不回的向朋友揮手邊慢走向更衣室邊說:「你幫我買瓶水,不要冰的,那順手看看有沒有點什麼吃,我洗完澡上看台找你,你要教我怎樣做昨天那議文。」

  滕若飛舒服地洗完澡換上新的衣褲慢條斯理的拐彎走出淋浴區,才剛看到一排排的衣物櫃就被人揪住衣服迅速的被拉了回淋浴區。

  「痛!」還因為地滑加上被用力一拉,頭很不幸地撞上牆上的瓷磚。

  那個人見滕若飛的額角流血,馬上顯得不知所措支支吾吾的問:「你...你沒事吧?」

  「都流血了,那像沒事啊?還有我衣服快被你拉鬆了。」滕若飛不悅的皺起粗眉仔細的打量那個人問:「杏壇的,為什麼拉著我了?」

  「博文的,我有姓有名,要叫就叫我陶源。」陶源從錢包裏掏出一個藥水膠布故意用力的為滕若飛貼上,看到對方眉頭皺得更利害才說:「你還是先別出去好了,外面在打架啊。」

  「你是女人啊?隨身帶著藥水膠布,又那麼怕事,直接走過就沒事啦。」滕若飛忍不住巴了陶源的頭一下說:「還有我是滕若飛,不是什麼博文的。」

  「那你應該向我這個所謂的女人答謝啊,要不然恐怕你出去被扁得一身傷。」

  「可惜我還沒有走出去就已經受傷了呢。」

  「那...那你也應該答謝我幫你止血啊。」

  滕若飛無聲的嘆了口氣,無奈道:「我最感激你在我額上添了個傷口。」

  「呃...呃...那都是地滑加上是瓷磚牆的錯啊。」陶源覺得自己在這場辯論中開始失勢而且自己也竟然詞窮了。

  「哈,我看你也沒話可說的了,快快跟我道歉吧。」滕若飛微微曲身面對面盯著陶源,眨眨雙圓眼狡猾地笑著。

  急促啪啪啪啪的腳步聲從遠至近,熟悉的聲音叫著:「若飛你還在嗎?」

  滕若飛站正身子,再盯了陶源說:「女人,這次就先放過你吧。」再緩慢的步出淋浴區與朋友會合。

  陶源托起眼鏡對著滕若飛的背面吼:「都說我叫陶源啊!」可是,滕若飛理會他才怪!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