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四同人】有情何似無情 (雲紫)

仙劍奇俠傳(四) 雲紫同人
以下內容BL向有,微悲向,不喜慎入
--------------
前言:
第一篇完成的是27題中的第2題Q口Q

我其實寫悲向或苦澀感重的文比較好
所以對不起大家,我不是想紫英杯具的Q口Q!
--------------

天河失去了視力後,四人又一次回青鸞峰過了一段如往時溫馨吵鬧的日子。可惜命運殘酷,菱紗不久就離開了。

紫英恐怕畢生也忘不了這個景象這個心情,菱紗離開以後天河一語不發有如行屍走肉慢慢地為菱紗建墓,雖然雙眼失明卻親力親為,一筆一劃用刀子在木板刻上『愛妻韓菱紗之墓』,緩緩地坐到地上把木板和天河劍插在墓前。

回頭對紫英露出一抹憂傷的苦笑,卻百般正經說出天真而荒謬的話:「菱紗自己一個會很悶吧?我想為自己做一個墓,那菱紗就不會怕自己一個在鬼界。」紫英心裡沒由來的覺得有點抽痛煩燥,至於是為了天河還是菱紗,他自己也似乎有點迷茫。

日子一點一滴的流逝,紫英不忍天河再這樣下去,道:「菱紗死前希望我們忘記她,不忍我們傷心。雲天河,你看你自己的模樣那兒對得起菱紗?」拂袖而去,一矢中的道出了天河一直逃避的事實。那一夜,天河偷偷躲在木屋裡痛哭,黎明時乾脆地抹掉眼淚迎接三個人的生活。

「紫英,紫英!」天河從屋裡有點踉蹌的跑到紫英身邊,準備回劍塚的紫英卻步看著雲海沒有答話,天河繼續道:「今晚我想吃野豬啊……」孩子氣的臉蛋笑容宛如向父母高興地請求著。

紫英嘴笑勾起了個不經意弧度,道:「嗯,可要我幫忙?」天河用力的搖頭推了紫英一把叫他趕緊回劍塚,傻頭傻腦的揮手。

雖然天河似乎回復過來的確令紫英放心不少,紫英也開始接管菱紗本來的照顧天河的工作。雖然最初還是有點不習慣,一個成年男子卻每天為另一個男子買菜燒飯等等。

幸好天河除了不時還在亂用天河劍,差點把紫英氣昏外,其他事上也能自己照顧。日子久了,紫英偶爾一天不回去也沒問題。

大概是因為寂寞吧?天河每天有事沒事也會叫紫英,紫英最終只好把工作帶回家,抽多點時間陪天河,一般人可能覺得很煩人,可是紫英心裡莫名其妙地覺得開心,甚至有點眷戀現況。

「紫英!快來!大哥來了看我們!」紫英皺了皺眉頭,放下手上的工作,步出木屋外還真的看到應該禁在東海的人出現在他眼前。

「師叔。」

玄霄盯著紫英好一會,道:「修仙之人最忌兒女情長。」紫英豁然大悟,難怪他這麼樂而現況,修行時卻總覺得渾身不自在,甚至有點煩躁感,原來這就是戀愛的感覺。

「多謝師叔提點。」紫英抿了抿唇接著道:「可是……既然是動了情,怎能說忘了就忘了?」玄霄聽了後哈哈的笑了幾聲以視同意,天河始終也是成年人,這是什麼一回事他也當然明白。

自那天以後天河總是怪怪的,雖然他沒有固然避開紫英,卻意外地安靜,安靜得令人憂心。

微冷的晚上,紫英沒有理會身上只穿單薄的衣裳,抱著劍匣坐在崖邊樹下,靜靜地凝視著天上的星河,好美卻遙不可及。

突然天河的特大笑面出現在紫英面前,紫英偷偷怪自己竟然太專注連天河走近也完全不知曉。

天河坐到紫英身邊往天上望,道:「雖然我看不到,可是天上的星河定必很美很美吧?」紫英輕輕地嗯了一聲,天河隨之問:「那紫英喜歡天河嗎?」

紫英有點遲疑,但既然是事實他沒有隱瞞的意思,簡潔地耳語:「喜歡。」

紫英微微的動了動手指,天河很快就找到紫英的手指,兩人只是尾指勾著尾指。這是一份承諾,一份不越界的曖昧。或許從他們有這份默契以來,心中的好感就已經萌芽,只是種種的事令他們從來也沒注意過。

之後的日子天河不時會去牽紫英的手,與他並肩而行,晚上兩人窩在一張被子裡相依相偎。不知過了多久,天河在紫英准許下奪走了他的初吻,輕輕的有如蜻蜓點水,天河傻呼呼的笑容足以心動。

日子過得越久越幸福,紫英就越憂心。修仙的確最忌動情,他修行時煩躁感也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按捺不住。他能活到如今也是因為他修仙的成果,而天河因神龍之息恐怕會一直活下去,可是他失去太多了,如果再一次只剩下他一人……

心裡很矛盾,或許這是他慕容紫英唯一『怕死』的時刻,他想一直與天河繼續走人生路,可是雪白的髮絲每日提醒著他二者只能擇其一。

不經不覺已是百年之後……

晨間紫英比平常的早起,輕手輕腳的從天河那八爪魚的懷中逃出,梳洗更衣過後又站到崖邊吹著清風。

清風吹散了神具,夢璃緩緩的走近,問:「紫英……這些年來,過得可好?」久別多年的聲音敲進他的心裡,提醒了他女主角的位置從來都不屬於他。

「無所謂好或不好,人生一場虛空大夢,韶華白首,不過轉瞬,唯有天道長存。惟有天道恆在,往復循環,不曾更改。」夢璃默默的流淚,聰明的夢璃怎會不明白呢,畢竟她自己也被天道所玩弄。

『人生一場虛空大夢,韶華白首,不過轉瞬』遇上了天河,那笑容那心動原來只是一場夢,這幾十年來的幸福過得太快,只不過是轉瞬間。

「我先回劍塚。」紫英只是淡淡的留下一句話,默默地御劍離開青鸞峰。急著離開,與其說是修仙的他應該回避兒女情長之事,倒不如說他心裡清楚知道在這份愛情關係中,轉身離開的只能是他。

『惟有天道恆在,往復循環,不曾更改』天意注定四人中,他的角色有如旁觀者,得失最少也看得太透徹,曾經以為自己也能身於迷夢中。但當消散的一刻,一切又變得清晰時,他卻發現自己又一次至身事外,無力挽留點什麼。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可惜大家只是在重覆犯錯,天道不曾為誰改變過。

    ~完~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