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e》偽試閱 CH. Another life? (Part.3)

Michael Fassbender/James McAvoy & Erik Lenhsherr /Charles Xavier FanFic
穿越有、生子有。
基本上主要是FassAvoy主線,如果接受不了Slash真人生子之類,只要把他們當成EC就好了/w\。
(EC是不會跟他們同時出現)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3.

  James輕輕地抿了口熱茶,看著Michael站了起來還沒來得及拍掉身上的塵又被某個孩子撲上去,再次倒在地上。

  嘴角勾起了個笑容,他好奇他兒子再長大一點以後也會這樣嗎?

  Michael掙扎了好幾次終於再次站了,像拾小動物似的把緊緊抱著他頸子的小女孩放回地上。

  認真地警告著他們,孩子們紛紛點了點頭,就在Michael轉身想要走向他時,孩子們一致地撲上去,害James差點把茶噴了出來。

  「Nooooooooooooo!!!」Michael向James投了個求助眼神,James輕笑著走上去把Michael拉了出來再把孩子們趕走,他們還不忘給James一個鬼臉。

  「Thanks James,你有好好做『功課』嗎?」Michael問道,他知道Michael是在指拍X-Men前的事前準備,於是停了下來疑惑點了點頭。

  「那…Magneto的確是沒兄弟姐妹吧?」

  「我覺得這兒才是我學校。」James瞇起了眼,搖了搖頭莞爾。

  「Professor,請你好好教導你的孩子們。」Michael頓時擺出Magneto那冰冷認真的樣子盯著James。

  「我們的孩子,我還以為你喜歡孩子。」James的語氣行為也跟著改變,眼神變得溫柔帶著半點宛惜地抱著Michael的腰。

  「Not funny.」他們互相對視了好一會,最後Michael禁不住輕笑了出來,用指尖撫著James的頭髮。

  「Actually, I find it funny.」James臉上勾上個喜悅的笑容,Michael蹙起眉偷偷親了耳邊,還作勢想要咬他的肩。

  「不!!」Raven從廚房走了出來,一下子把他們拉開了,James有點驚訝原來Raven那麼有力。

  「不准你再走近Charles,更加不准咬他!」Raven把Michael推得遠遠指著他道。

  「Michael…um,我是指Erik只是玩玩罷了,就算「咬了下來也不會傷到我。」

  「孩子,我可不會這樣說。」Erik的母親捧著一碟香噴噴的牛油曲奇從廚房出來。

  James認得Michael的母親,在某次活動的照片上看到Michael跟他的父母一起的照片,私下聚會也見過一次。

  雖然他們對話次數不多,可是他知道Michael很重視他母親。有幾次他們難得有機會親熱,他母親卻打電話來,而Michael也會先接了電話再想之後如何補償他。

  眼前這件女士外貌的確是他母親,感覺卻有點不同,總覺得她看起來有趣古怪溫柔得多卻有點寂寞。

  「So,Raven跟我說你是Erik同時又不是Erik嗎?」Michael的母親把沙發上的枕頭拿走,好讓他們可以坐得舒服一點。

  Michael點了點頭,喝了口茶道:「我是Michael,我跟James也不是來自這個世界,最少我們是這樣想。」

  「難怪,我都快忘了Erik上次回家是什麼時候。」Erik的母親咯咯地笑,再咬了口曲奇,道:「所以你不知道你是誰了?」

  「我只知道我現在是Erik Lehnsherr。」再喝了一大口茶。

  「很好。Erik Lehnsherr,目前792歲,Lehnsherr家的長子,之下還有7弟妹。」Erik的母親指了指牆上的全家幅。

  「In case你不知道,Lehnsherr家是這世上第二古老的吸血鬼家庭,而只有他們住在南面。」Raven補充道。

  「吸血鬼?哈,難怪我一直覺得很渴。」

  「Michael別玩吧。」James笑著用手肘撞了Michael的腰一下。

  「不,我不是開玩笑,事實上James你嗅起來很……美味。」Michael用渴望似的眼神盯著James以示他並不是開玩笑。

  「Erik!禮貌,禮貌啊。我們Lehnsherr家的人並不會在沒當事人同意前喝他們的血。」

  「Interesting.那就是我每次喝James的血前也要問他了?」

  「原則上是,要不建立拍檔關係。就像你弟弟Adam負責保護及照顧他的拍檔,而他拍檔負責供血給Adam維持生命。」

  「還有我可沒說准你咬我。」James裝著不滿地把他們之間的距離拉開了個身位,而Raven仇視般的眼神也說著Don't touch my brother似的。

  「好了,孩子們別鬧了,Erik如果你才剛覺得渴應該這兩三天內也死不了。」James呵呵兩聲狡猾地笑了出來,Erik的母親從她口袋中掏了封皺巴巴的信給他們看。

『親愛的母親,
  你收到這封信的話,我跟Charles很可能已經死了。
我們把記憶分成七份並附了在七件物件上,
而每件物件也發到七大家族的人手上。
  如果我們某天有機會回來的話,請讓我們讀取這封信,
否則我們的記憶將會是安全直到永久。
                  Erik & Charles』

  他們三人看完這封信之後一片死靜,面面相覷後James提問:「呃…七大家族?」

  「Muses of the seven deadly Sins.」Raven點了點頭道。

  「Muses?那不是希臘神話中代表藝術的神嗎?」當Michael問時James把眼瞪得大大的吃驚地看著他,最少他還真的一點也不熟識希臘神話。

  「唔…那應該是你那兒的說法吧?」

  「孩子們,去找Hank吧,他可是什麼也知道,呵呵。」Erik的母親溫柔地說著,而Raven發出一陣厭惡的聲音。

  「Well,最少我知道我們是類似代表七原宗的神的東西。」James笑道。

  「We are,Charles,你不是,你是特別的。」Raven意外地認真。

  「那我是什麼了?」Raven沒有答話,只是瞥了眼Michael跟他母親。

  看來那應該是秘密了?

  「咳。」Michael清了清喉嚨,打破了這個尷尬的氣氛:「那我們應該先去見Hank嗎?」

  「一定要嗎?Erik你是七大家族中Gluttony的代表,那你也應該有一件物件的啊。」

  「呃…對不起我完全想不起來。」Michael揚起眉道:「你…不喜歡Hank?」

  「哼,我想沒人會喜歡用了你DNA把自己變成藍色的人。」Raven嘲笑。

  James差點就要大笑出來,只好尷尬地咳了兩聲,而Michael還是一直僵了在揚著眉的表情。

  好吧,可能這個世界沒他們想像之後不一樣。

  「那Hank也應該是七大家族之一吧?我們最終也要去找他的吧?」

  「Yes,my darling,就如Raven說Lehnsherr家代表Gluttony,McCoy代表Greed,幸好他也只是對知識有貪念。」James覺得Erik的母親意外地喜歡他,最少語氣就像把他當成親兒子一樣。

  「um…那其他呢?」

  「Raven是Envy的代表,Frost家代表Lust,Cassidy是Sloth,Summers家是Wrath,最後Shaw是Pride。」Erik的母親在說Shaw的名字時語氣有點突兀,就像警告似的:「孩子,別去搞Shaw家…um,他們是最古老的吸血鬼家,unfriendly indeed,最後才去找他知道嗎?」

  Michael點了點頭,他的母親露出個溫柔的笑容,再給了他們茶跟曲奇,並開始問他們關於他們世界的事。

  看著Michael跟他母親有說有笑,喜悅地吃著茶點,James覺得這樣的景象氣氛很不對勁。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只是單純妒忌Michael把他忘了還是他不習慣這樣的場合。

  James趕快把手上的熱茶喝掉,看准時機拉起Michael並抄起他們的大衣,近乎用拉似的把Michael帶到大門前。

  Michael不解地看著James,他打了個眼神道:「我們先忙了正事吧,之後回來再慢慢享受也可以嘛。」

  「Fine.」Michael穿上鞋子跟大衣,抱著他的母親親了親了她的臉。

  「Eble la spirito estu kun vi.(May the spirit be with you.)」Erik的母親撫著Raven的臉頰道,Raven握著她的手道謝。

  「那是我們祝福的說話。」她在James這個好奇寶寶問前就已經向他解釋,接著摸了摸他的頭:「pumkin,我很興幸我終於見到你。」James有點遲疑,最後他還是點了頭。

  「My dear,我希望我可以跟你聊更多。」Michael點了點頭表示他也是,她輕輕搖頭:「No,我是指這個世界,多點關於你…Erik的事。」

  「我們之後還有時間。」Erik的母親回了個有點苦澀的笑容,但他們三個也沒意識到。

  James領著他們走出大門,頭也沒回大步地走著,說:「Raven,我們去見Hank吧,right now.」

  「James,怎麼那麼快就說走了?」Michael看來有點不滿,雖然那不是他親母親,但他還是跟「他母親」聊多一點。

  「不快了,我總覺得那氣氛……it bugs me a lot.」James突然止住了腳步回頭摸著下巴說:「你母親似乎太友善也太過容易接受一切,怎麼說呢…看來太…平靜?」

  Michael希望James只是過份憂慮而已。


~待~

PS:
Eble la spirito estu kun vi.
這句是世界語來的,最近在學,文法有點不對就是XDDDD

終於8250字了…
天啊…我真的打得完的嗎OAQQQQQQQQ

《Prime》偽試閱 CH. Another life? (Part.2)

Michael Fassbender/James McAvoy & Erik Lenhsherr /Charles Xavier FanFic
穿越有、生子有。
基本上主要是FassAvoy主線,如果接受不了Slash真人生子之類,只要把他們當成EC就好了/w\。
(EC是不會跟他們同時出現)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Another Life?
Chapter. 2

  James皺起眉一面疑惑地上下打量著Raven,想著:『她看起來很真實……不,不,現在化妝特技都是這樣。』

  噗通一聲James突然趴了在地上,把頭近乎貼在地上東張西望,到處亂摸著。

  「Oh my god,Charles你在幹什麼?」Raven驚訝地喊,一副想要拉他起來的樣子。

  「好吧好吧,你們嚇到我了。」James讓Raven把他拉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道:「快點說鏡頭在哪?唉,希望我剛剛樣子沒看來太可笑。」

  「Charles?」

  「YEA,例如我知道你不是Raven而是Jennifer?」拍了拍她的藍色的肩,接著道:「還有知道你這點只不過是化妝特技?」

  「Charles,你在胡說八道點什麼了?」

  「我只是說別鬧了,我才不會相信你能任意變形之類。」

  「那這樣比較有說服力?」James瞪著Raven的藍色皮膚掀頁似的,從雙手開始一點點變成他的模樣,甚至他的服飾跟嗓子。

  「……Holy Shit!」James用力地拍拍自己的臉蛋,希望這只是一場夢境。

  「Charles,發生了點什麼事嗎?你是失憶了之類嗎?Oh my god。」Charles似非而是地點了點頭,Raven邊說邊變回去並掩著面,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Well,至少口音那點不像他。

  腦海飛快地閃過這個想法,令他回憶起與他同行的男人,有點焦急地問:「Raven,Michael呢?」

  「誰是Michael了?」

  「um…um…Erik,我是指Erik Lehnsherr.」

  「Lehnsherr家的人?你怎麼想要見他們了?」

  James覺得頓時有點啞口無言,他應該怎樣解釋他跟Michael之間的關係呢?

  他是個有婦之夫但跟Michael是情人嗎?

  他們這樣算是情人嗎?

  噢、不,在這個世界他們也是這樣的關係嗎?

  最少Raven看來很驚訝,不過不管怎樣他還是要確定一下。

  「我…我必須要去看一下。」James用堅定的語氣道。

  「……好吧,Lehnsherr家在南面,你想你會去嗎?」

  「我可以試試看。」他腦海中沒有半點關於這兒的記憶,但他隱約覺得那地方肯定很特別。

  Raven在衣櫃內找了件大衣給他,他不清楚外面天氣如何,於是默默地接過大衣。

  跟著Raven走下那矮小的木樓梯,小心地走到大門前拉開門。

  呃……

  在他眼前是一片無盡的樹林,而且他覺得自己的位置有點異常地高。

  低頭看看地面離他有多遠,走前兩步回頭看了看他這『屋子』。

  天啊,這個尺寸還真的是樹屋嗎?世上真的有那麼大的樹嗎?

  James不可思議地盯著這一切,一切看起來太美好了,喜悅地笑著望向Raven。

  「我們在玩Hunger Games嗎?」James說完輕輕地笑了出來,而Raven一副不解的樣子看著他。

  「我是指,um…Raven,我想我要你帶路。」

  Raven點了點頭,抓了門邊的大衣也跟著爬了下去。

  「天氣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帶大衣了?」James邊與Raven並肩而行邊問,如果可以他想盡快知道發生什麼事,找到Michael以後可以快點計劃接下來的事。

  「Charles你什麼也忘記了嗎?」

  「什麼也想不起。事實上我不是Charles,我是James,我想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James搔了搔頭,其實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

  「但你知道我叫Raven。」

  「呃,怎樣說呢……我也可以算是Charles,最少我扮演過他,只是…我想那個Charles跟你認識的也可能不同。」

  Raven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道:「在我們這兒天氣跟方向是一致的,東邊是夏天、南邊是秋天、西邊是冬天,而北邊是春天。」

  「真奇怪,Lehnsherr家在南邊,所以是秋天比較涼了?那我們是在北邊嗎?」

  「不,事實上Charles你住近乎在正中間。」James傳了個不解並請她繼續說的眼神給Raven。

  「Charles你跟我們不同,你是特別的。」Raven接著指了指遠處的河水,解釋道: 「你看到那些河嗎?那些是我們說的聖水,任何人想要傷害他的擁有人,in this case which is you,都走不過這些河。」

  「等等,所以你們都不會用這些聖水嗎?」

  「我們會把聖水放在小瓶裡並帶在身邊,陽光透過聖水後就會在對它主人不利的人上留下燒傷的痕跡。」

  「wooh!!聽起來很讚,待會我應該去要點給Mic…Erik用。」

  「他的話肯定會被聖水燒死。」Raven冷哼一聲加快腳步往下走。

  看來這個Raven對Erik沒半點好感。

  James無力地感到有種真的不知應該開心還是擔心好的感覺。

  最後他們還是把聖水盛滿了幾個小瓶子以防萬一,陣陣輕風吹過,天氣一點點漸冷。

  James把大衣拉近自己多一點,地上的枯葉越來越多,慢慢也覺得變得更乾燥。

  他拖著腿緩緩走著枯葉從一開始濕濕軟軟的感覺變成清脆地裂開,令他心情也跟著有點煩躁起來。

  最後他們穿過個由枯樹組成的小森林,Raven突然地停了下來害一直低著頭James差點撞上去,Raven指了指眼前灰磚蓋成的古式大宅。

  有夠令人毛骨悚然,不過James反而注視著大宅前在來回踱步正在考慮要不要抽煙的男人。

  「Michael!」雖然男子背對著他們,但Michael的身體他可看過不少次,那個身影絕對是他沒錯。

  「James?」Michael一聽到James的叫聲馬上轉身過去,近乎用跑的走過去。

  事實上他身體似乎有不少變化,剛剛他試著想要跳上屋後大石上,結果一下子跳了上屋頂,所以現在他真的不太敢亂來。

  「永遠不要相信這種人!Charles,問點你們才知道的事。」就在他們還有數個身位就可以抱到對方時,Raven撲了出來擋在James身邊大喊。

  「um…We had sex every morning, and?」

  「Four times on Tuesdays!」Michael近乎是瞬間就答覆,James甚至懷疑他只是故意想聽他問完這令人面紅的問題。

  「WHAT!?」Raven用了數秒意識到他們在說什麼,之後忍不住驚訝地大叫了出來,James跟Michael面面相覷,聽著Raven亂喊著一堆這是沒可能的事之類。

  Well,他倆壞壞的有點好奇如果Raven知道他們的確是這種關係之後會如何抓狂。

  「Raven,好了好了,我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James輕輕地按撫了一下Raven。

  「所以現在要進去這噁心的大宅嗎?」Raven抱著胸不悅地盯著Michael。

  「um…我是在森林裡醒來的,我猜那是我家吧,所以…應該是?」Michael蹙眉問道。

  James有點無奈地挑起了眉,拉著Michael的手臂往大宅走去。

  「這是你家,你來按門鈴吧。」James推了Michael一把,之後跟Raven像小孩子似的躲在牆邊好讓屋內的人看不到他們。

  Michael聽到屋內一把少年的聲音應了門鈴,隨即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Michael哽了哽口水想要退後逃掉卻被James發現並被用力地踢了一腳。

  Oops,太遲了,Michael還沒來不及踢回去逃跑掉門就打開了。

  「……媽媽!哥哥回來了啊!!!」屋內的褐金髮少年轉頭大叫,Michael雙眼瞪得大大的被那少年拉了進去。

  James跟Raven探頭進去,結果看到幾個孩子從四面八方奔出來撲了上Michael。

  噢、看來某位大哥哥很久沒回家。

  『Michael, rest in peace.』James暗暗地默念。


~Ch.2 End~

《Prime》偽試閱 CH. Another life? (Part.1)

Michael Fassbender/James McAvoy & Erik Lenhsherr /Charles Xavier FanFic
穿越有、生子有。
基本上主要是FassAvoy主線,如果接受不了Slash真人生子之類,只要把他們當成EC就好了/w\。
(EC是不會跟他們同時出現)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If I discover within myself a desire
which no experience in this world can satisfy,
the most probable explanation is that I was made for another world.
-C.S Lewis

Another life?
Chapter 1.

  你曾經有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或這個時代的感覺嗎?

  或許有、或許沒有。

  也許是在日常工作時,說不定是夢中,但他深信自己絕對有想像過。

  別人眼中他得到了一切,前途無可限量。

  並不是他對現在的生活有什麼不滿, 只是他覺得這樣的滿足感還是不足夠。

  他曾經想過是不是自己太貪心。

  他到底需要什麼?嬴Oscars?或許組織自己的家庭?

  無疑他喜歡跟他父親騎著機車郊遊見識,但說白了那也不過是他逃避現實的方式罷了。

  或許他真的需要的是個心理醫生,要不一點點錯折讓他認清現實。

  仿佛聽見這輩子最滑稽的笑容般嗤笑,Michael輕輕搖頭,放下了手上的酒杯。

  從外景拍攝地回L.A的路差不多4小時車程,Michael相信他可以好好利用這點時候打瞌睡。

  幸好這台是SUV,Michael把車背放下,把雙腿捲起放在坐位上,還是勉強算是舒適。

  Michael覺得他蓋上眼才一會,車子就停了下來,隨之他的經理人輕喚他。

  他撐起身子,從單面窗看出去,瀝淅的雨水令視野有點朦朧,但從那窗外的燈飾看來,那根本就半點也不像L.A,大概只是個無名小鎮。

  Michael聽到有人輕輕敲了幾下另一面的窗,他滑了過去往外看。

  那個人撐著黑色雨傘蓋著整張面,穿著略大的黑色大衣,筆直的牛仔褲,在那個角度他看不出對方穿著什麼鞋子,也有點疑惑眼前的人是男或女。

  車門在司機控制下緩緩地打開,在Michael來得及反應前,眼前的人便問道:「Looking for a date, sir?」

  「James?天啊,你們串好的?」

  「看來你是有這個需要。」James算不上回答Michael,更像是幫他回答似的,收起雨傘強行擠進車子裡。

  「嘩,你聽起來還真的滿像嫖妓。」Michael關上車門並讓James躺在他剛剛還在睡的「床」上。

  「可以解釋一下嗎?」Michael在坐位下的小紙箱裡翻了幾小支Vodka出來。

  「唔…下午完成拍攝工作聽說你在附近所以稍為聯絡你的經理人了。」James伸了伸懶腰道,接過Vodka,道:「Vodka?我的最愛。」

  「令你想起你的寶貝Martini了?」

  「Hell yea.」

  「唔、我還是比較喜歡Whisky。」Michael一口氣喝下整支Vodka後皺起眉道。

  「有e還是沒e的那個Whisky?」

  「Made in Scotland的我都拒絕不了,那你說呢?」

  「Damn, I hate you.」James用他最性感的聲線搭著他的Scottish口音道,嘴角起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並抓著Michael的肩,輕輕把唇貼上他的。

  「我還是現在才知道hate原來是這個意思。」

  「Well,love is hate.」

  Michael皺起眉頭不解地看著James,James只是回了他一個微笑,並偷偷咬了Michael的頸一口。

  「Shit,you dirty little bastard!前四、五天每天我也只是睡了2~3小時,所以你也給我乖乖睡好了。」Michael輕輕推開了James,乾脆轉身背對著他。

  「Come on!我知道你想要的。」James爬上去一隻手抱住Michael的腰,另一隻手一直在他的手槍上遊走。

  「We are in a damn car.」Michael縮了縮甩掉James的手,眼睛也懶得睜開。

  「我不覺得他們介意,而且這台車空間很足夠啊。」

  「你開玩笑吧?」Michael轉過去低聲咕噥。

  James皺起眉認真地搖了搖頭,急不及待地開始解Michael襯衫的鈕扣,道:「難道你不想試?」

  事實上對Michael來說他們在哪兒做愛也沒關係,他覺得只要跟James一起就好了。如果James想要試在車內做,又難得他不介意別人知道,聽起來蠻有趣。

  「Fine,出了什麼事我可不負責的啊。」James直接用接吻的方法回答,Michael一支手捧著James的臉另一隻手伸到坐車後把車背放下。

  隨著熱吻後,James抓著Michael的襯衫,並把膝蓋放到他的雙腿之間用力推了Michael一把。

  「Hey!Play nice!」

  James發出唔唔兩聲說不,並用膝蓋頂了頂Michael雙腿之間的尤物,害Michael撐起身子往後退了幾步。

  「Good.」James在近乎趴了坐位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後趕緊解開Michael的皮扣並拉下他的內褲。

  「Oh god,James.」他們很少會用嘴幫對方,最少Michael覺得在努力那方頗不舒服。可能James知道他這樣想,所以從來也沒要求Michael這樣做,反而James看起來滿享受這樣的前戲。

  或許光是想像就足夠令Michael有生理反應,James盯著眼前半硬的Fassdong偷偷吃笑。帶著半點喜悅半點懲罰似的用力吸吮頂端。

  不知是吃痛或是爽快,Michael輕輕戳了James的臉蛋示意要他停下來。

  這次James乖乖地開始舔著而雙手也忙著上下來回。他聽到Michael舒服地吐出低呻,於是輕輕含著手上的Fassdong。

  邊吸吮著邊用舌尖打轉,這樣的配合令滋滋聲不時從James嘴巴傳出,很快他感覺那個已經有夠粗大的Fassdong在他嘴裡脹大,漸漸變得更硬。

  Michael對James的表示真的又愛又恨,James把他的東西含得更深,那張嘴巴一直在上下來回,用力地吸吮著,像是要把所有空氣也要吸走似的。最後要離開時,空氣跑進那張嘴巴跟他的東西之間的瞬間發出pop一聲。

  他知道James是故意,而且技巧一次比一次好,一次比一次大聲,他還要很享受看著他聽得快臉紅的樣子,Damn,he is fucking noisy!

  James露出個滿意的笑容,脫掉自己的衣服,騎上Michael腰間,遞了支潤滑劑給他,色迷迷地問:「幫我?」

  笑得露出整齊好看的牙齒,Michael接過潤滑劑擠了點在手上,在James的溝間遊走,用指尖輕輕刮進他的敏感帶。

  「Stop doing that.」James不悅地在Michael耳邊輕聲抱怨。

  聽話地把手指輕輕滑進他的後處,另一隻手抱著他的腰,還有嘴巴也忙著要跟James接吻。

  籍著James不在意時,偷偷地把另一根手指滑進去,閉上眼睛聽著James在他耳邊輕吟,感受著他身體的輕輕的扭動,嗯、還有「踫」的一聲。

  ……WHAT?

  「Ouch!!!!」

  隨著James的大叫Michael嚇得馬上睜開眼睛,眼前的James吃痛地摸著頭。

  「James!你沒事吧?」

  「我沒事,繼續吧。」James摸摸頭,剛剛他忘了他們在車內,把身子伸直就撞上車頂了。

  「This will never work.」

  「轉去右邊,別影響司機。」James說著並用雙腳跪在坐椅上,用雙手扶著前坐,並提示Michael快點進去。

  「No!你這樣也在影響司機,well,事實上我們怎樣做也在影響司機。」

  Michael拉了James回來讓他躺著,用雙手抱著自己雙腳縮起把自己的私處表露無遺。

  花了點時間找到個方便活動的位置,Michael把自己粗大的東西半逼半滑的頂進James之內。

  「唔…Your thing always give me a hard time.」James扭動了身子希望會快點適應。

  雖然每次做愛也會讓他有點點吃痛,不過他還是覺得幸好這大東西只屬於他一個,其他人只有羨慕的份,要不然他怕他會氣得一口咬斷這東西。

  「我以為你已經習慣了。」Michael緩緩地抽動著,他不得不把整根也滑進James體內,這個車子空間太有限,最少不足以給James慢慢適應。

  James不自覺地發出輕吟,用腳勾著Michael的大腿道:「快點,再拖下去我覺得我會有點辛苦。」

  「As you wish.」Michael加快了抽動的速度,在他身下James一直像邀請似的發出誘人的呻吟,屁股也抬得高高地配合著。

  James突然感覺到Michael猛烈地頂了他深處一下,悶哼著問:「那是什麼?」

  「弄痛你了?看來外面在修路,所以有點不平坦。」

  「God,我希望他們多點修路。」

  「等等,你是在抱怨我技巧不好嗎?」

  「不,只是突如其來的小刺激不錯而已……OH YES,there!」

  Michael也懶得跟James再說下去,乾脆直接猛烈地頂撞著他的敏感帶,還他除了呻吟外說不出半個字。
  在James體內抑壓了很久的性慾現在就有如乾柴遇上烈火。

  隨著Michael一直在刺激他的敏感帶,他的身體就像火燒似的,然而一點點集中在他身下,並支配著他。

  他聽見Michael似乎說了點什麼,但腦袋分析不了那些字,只知道他急著想要配合,想要那滿足的感覺。

  Michael捉著James的分身開始套弄著,他剛剛被James服務了那麼久,下半身也急著想要釋放。

  James一直閉著雙眼,不自覺地咬著自己的食指,突然發出奇怪的叫聲,弓起身子並在Michael的手裡釋放出來。

  「Holy shit!um…我射了在你裡面。」Michael趕緊把自己軟了下來的分身抽出他的身體,並開始清理James的身體。

  「mm…Is ok…」James覺得自己是馬上回答了Michael的話,但事實上他說這句話時已經過了兩、三分鐘。

  Michael想了好一會才明白他的愛人在胡說什麼,露出個幸福的笑容,輕輕按了個吻在他的額上,並為他蓋上大衣。

  「Sleep well, my love.」

  那是James記得的最後一件事。

  「Charles,天啊,請你快點起來吧。」James聽見有人似乎很傷心很擔憂,而且……這把女聲有點耳熟。

  「唉,已經兩星期有多了。」女聲慢慢遠離,James覺得他又回到深睡去。

  James覺得大概只是一、兩小時後,他開始清醒點,有點疑慮他們到了L.A了沒有?對了、Michael在他身邊嗎?

  緩緩張開雙眼,發現原來已經是白天,他在一間木製的房間裡,陽光透過百葉窗照在他的身上。

  等等,L.A有這點房間的嗎?

  掀開被子想要走下床,才跨出第一步雙腳軟弱無力得他碰一聲跪坐在地上。

  Shit!下次還是別在車上做了好。

  剛剛那小小的噪音驚覺了那把女聲,James聽見她急促的腳步跑上樓梯,打開了他的房間。

  ……Shit!Oh my god!She is blue!!!

  「Charles,你醒來了!真的太好了!」

  Charles?等等,她看來有點眼熟。

  「……Raven?」James試探似的問道,Raven隨即喜悅地點了點頭。

  What the fuck happened!?

CH. 1 完

【Fassavoy】情人節其實是愚人節 [H有注目]

FassAvoy萬歲!!
情人TUESGUY節快樂!!

快半年沒碼字卻爆了5千字出來,看來我真的超Dry(艸///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情人節其實是愚人節》


    他記得遠在Ryan的電台節目前已經有人這樣問過他。

    大概已經是兩年多前了吧?

    在昏暗的酒吧帶著半點醉意吐出甜蜜輕輕的一句。

    I've married the woman that I dream of.

    直到遇上了他。

    情人節前夕Matthew訂了間名舞吧,邀請了他所有合作過的好友出席,James本來打算帶上他的愛妻,可惜Anne要忙照顧他們寶貝兒子,而且帶上Anne……會有點沒趣。

    James的工作比想像中要久了一點,如果回家梳洗過後才去派對絕對會被叫遲到大王,之後被連灌幾杯Martini,Which is nice by the way,不過這點事還是可免則免。於是工作過後James在更衣室稍為整理就出發到Matthew的派對。

    意外地,James是第一位到達的客人,他在大門邊剛掛好外套圍巾就看到Matthew帶著香檳,一臉開悅地迎上。

    James接過香檳,一飲而盡,香甜的酒精提醒了他原來他是如此的渴,自然地舔了下唇露出個滿意的笑容。

    放下空酒杯,順道再拿起杯香檳,開始跟Matthew聊起近況。漸漸客人開始變多,Matthew拍了拍James的肩,去迎接他其他的客人。

    快九時近乎所有客人已經來臨,他大多的好友舊友在他面前圍成了個小半圈,一個個慢慢加入交流,很快就因某個笑話而大笑起來。

    一杯接著一杯的香檳,雞尾酒和啤酒很快令James情緒高漲起來,越喝越多,笑意更盛。

    Matthew剛好看到James趕緊把酒喝掉,把杯子放到侍應托盤上,再拿起杯新的Martini。Matthew搶過那杯Martini,把James拉了上台叫他跟其他人比速度。

    啤酒比賽,James當然爽快地答應了。在大家一聲令下每自拿起面前的啤酒開始灌下。

    James覺得老是在喝酒這個壞習慣如果不是家族遺傳,就可能是壓力問題。事實上Anne也很少在這方面阻止他,嗯、可能是英國人種的錯。

    不過不久前開始有人老是阻止他,一般來說James醉了還是會有五分清醒,所以大家以為他很少會醉,但他多努力裝沒醉,那個人還是一眼就看得出。

    James抬起頭看其他人的進度如何,誰知跟他剛在想的人眼神對上了,害他輕輕嗆了下。那個人雖然站在遠處臉帶著笑意跟身邊的人聊著,可是James清楚看到他的俊眉微微皺起,傳了個不悅的眼神給他。

    每個人認識他們的人也說,他們上輩子絕對是情人,所以這輩子一見面就如最好的兄弟。

    但James覺得是剛好相反。

    他第一次喚Michael的名字就覺得他已經認識這個人很久,而且有莫名其妙的遺憾。

    最後James雖然只是第二,但還是贏得一支82年法國波爾多的紅酒(最少價值16000美金)。他高舉紅酒大叫:「I love all you guys!Thank you Matthew!(我愛你們!Matthew多謝你!)」台上的人隨之馬上跟著歡呼。

    Matthew帶著半點醉意走上台,開始說著感謝大家來臨之類的話。

    James沒有走向他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的男人,反而他覺得胸口有點憂悶,腳不自覺地背對著他走。

    想起來原因令James覺得有可笑。

    他們吵架了。因為誰負責打掃他們的家而吵架。

    他們的家。這個變化完全是他意料之外。

    James其中一個朋友想把他的town house租出去,他覺得地點正好在機場跟電視台之間蠻方面,於是開始到處找人跟他合租。

    最初Michael以為他跟Anne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了解James的原意之後,想到自己最近總是穿梭兩地,於是很爽快地答應了。

    早幾天Michael要去L.A工作,所以應該James負責打掃。結果Michael回來發現家裡比以前更亂,而正好James已經三天沒睡,兩人脾氣正在最差時碰上,理所當然地吵起來了。

    派對漸漸進入高潮,Matthew開始讓大家上台說出最荒謬的話,最令大家意外的人會得到神秘大獎。

    有人大叫James的名字把James從沉思拉回來,他跟著走上台,擺出一副凝重的樣子,道:「I……I am having a affair, for a pretty long time.(我有外遇,而且已經一段相當長的時間)」Which is somehow true。還不到2秒台下已經有人開始大笑起來,每個人也覺得James非常愛他的妻子。

    James嘴角勾起個好看的弧度,完全沒發現Michael走了上台,直到他伸手搶過麥克風才發現。

    「What the fuck, Michael!」隨即兩人馬上打鬧起來,引得台下的人發笑。

    無心之失下,James不小心推倒了Michael。Michael的頭踫一聲撞上地板,James馬上跪下想要扶起他。

    「Michael!你沒事吧?」

    Michael扶著頭被拉起,狐疑地看著James道:「Charles?發生什麼事了?誰是Michael?這班人是誰!」

    突然間一切就變得不再好笑,台下立刻變得一片默言。James有點遲疑地把雙手抱著Michael的頭,說:「Michael你沒事吧?不要玩我吧。」

    「你想怎樣了!」Michael拍掉James的雙手,後退了幾步,擺出他著名的jazz hand,困擾地問:「我的能力呢?你們對我做了點什麼!」

    「Oh my god,都是我的錯,um…E…Erik?」Michael挑起眉看著他,James用雙手掩著口嘆了口氣。

    用數秒稍為冷靜,James用左手梳了下他的髮,右手拉著Michael的手道:「Ok,Erik,跟我來吧,我看看我有什麼可以做。」

    James一邊不知所措一邊拉著Michael離開派對,Michael一副警覺性極高的樣子左顧右盼,最後在跨出大門前一刻露出整齊雪白的牙齒,一個無聲的笑容,再向Matthew拋了個眼色。

    Michael跟了James上車,James馬上鎖上車門,邊開著車子邊說:「um…OKOK,Erik,我帶你去我的設施裡看看你發生了什麼事吧。」James知道Magneto不會喜歡醫院,所以他沒說得那麼直接。

    「帶我回家就好了。」

    「什麼!?」

    「James,我說…帶我回家就可以了。」Michael慢慢一個個字地說出來,確保James聽得準確無誤。

    James把車子駛進最近的小巷,猛烈地煞停車子,轉向Michael大吼:「Fuck you,Michael!」

    「wowowo,James你沒聽過情人節是愚人節嗎?」

    「這句話不是這樣用的!」

    James的手腳誇張地在亂揮動,Michael知道James真的嚇壞了,伸手把他的頭拉進自己的懷,輕輕耳語:「你嚇壞了?對吧?」

    James把頭鑽進Michael的懷裡,問:「Are you fucking crazy?你覺得好玩嗎?」

    「一點點吧……可能有點算是小懲罰吧?」

    「For what?這一點也不好玩。」

    「吵架的事,大概?」

    「wow!Don't even start the shit with me.(你提也別提)」James推開了他,皺起眉指著他道。

    「好好好,那回家再慢慢解決吧。」Michael意味深長地說。

    James記不清楚他衝了多少黃紅燈,腎上腺素上升令他心跳加速,興奮得要命。Michael要跟他回他們家,這個想法一直在他腦海中回響,James期待著會發生什麼事,不,他近乎肯定他所想的事必定會發生。

    James打開大門讓Michael先進去,Michael只是安靜地環視著四周,所以他也只好壓著內心饑渴得要命的野獸。

    當然他可以當主動的那方,他可以把Michael推到門邊的廚桌,再用他的腳勾著他的,並開始熱吻,可是這樣做害他覺得他像妓女沒分別,而且這樣太沒趣了。

    「I'm impressed,真的收拾得不錯。」

    「你的摩托車的油我也換了,所以你想的這幾天也可以用。」

    Michael深知James正在等待著他跟他有進一步行動,他的表情太不自然了,Michael輕笑道:「醉鬼,用房裡的浴室洗一下身吧。不要洗太久,要不會頭暈的啊。」

    「那你呢?」

    「我用樓下這個就好了。」

    「沒情調的男人。」Michael沒答話,只是挑了下眉目送James上樓。

    James不敢洗得太久,他不得不承認他極之期待跟Michael發生關係,事實上他們已經三星期沒同床過,更別說做愛。

    不是Anne滿足不了他,而只是Michael給予他的是另一種的滿足。而他已經深深上癮了。

    當他洗好出去房間發現Michael已經穿著浴袍躺在床上等他。James二話不說爬上床,坐在Michael的大腿上,微微前傾輕輕啄了他的唇一下。

    Michael遞上了一杯冰酒給James,James皺起眉頭轉過身坐在他身邊接過冰酒,跟Michael輕輕碰杯,並淺嘗了一口。

    「唔…似乎有點太甜。」

    「會嗎?我試試看。」Michael把唇蓋上James的紅唇,舌輕輕鑽過他的嘴裡舔過他的牙齦,在James那蠢蠢欲動的舌行動前,Michael拉開了他們的距離。

    「唔…可能真的有點甜。」Micheal露出個迷人的笑容道,James咬著下唇,勾起個誘人的笑容,正打算迎上Michael的唇。

    「wowowow!Take it easy!(先慢慢來)」Micheal接回酒杯,再把保險套遞給他。

    「所以你要我自己動手了?」

    「看你自己來比較有趣。」Michael攤手道。

    James手快腳快的戴上,當然會貼心為Michael戴上,更用力地咬著他的肩道:「所以我今天當上面那個了?」

    「哎…我還以為我們協議好醉鬼當下面。」

    「我沒醉。」

    「Bullshit。(廢話)」

    「是你明知還讓我喝的,那可是默許,更何況你也喝了不少。」

    Michael把額頭貼著James的,他看得到James的臉開始微微泛紅,聽得見他的微喘,嗅得到他興奮的味道,他知道James在急躁的邊緣,他用指尖撫過James軟髮,道:「Hey,James,情人節快樂。」

    「Damn you,Michael,you win。」

    Michael這次讓他們好好地深吻,同時他的手不安份地在James的腰背、臀部遊走,沿著臀溝走到敏感帶,一直在那附近打圈,待James一個不留意輕輕把手指滑進他的後庭。

    James把身子向後傾嘗試在深吻後取回足夠的氧氣,半喘息著道:「Mike,直接進來就好了。」

    「Sorry,現在是聊天時間。」Michael借機再滑多隻手指進去。

    「So,說實話吧,派對上你為什麼裝瘋了?」James邊親著Michael的頸,邊用雙手磨擦著Michael的分身,像是在催促他似的。

    「唔…可以偷偷佔一點你寶貴的時間,當今年情人節第一個跟你上床的人?I guess?」在對方的撫觸下,他的下半身隱隱燃起慾火,開始喘著粗氣吐出舒服的低吟。他不得不承認James在這方面真的很在行。

    「Seriously(你說真的)?」James沒有等Michael接話,捉著他的手要他把手指抽出來,正準備騎上他的分身。

    「慢著慢著,看來有人比我更心急。」Michael拉著James輕輕把他拉到床上,道:「你就趴著吧。」

    James乖乖地叮趴著,讓Michael順利地長驅直入。異物突入的感覺令他不習慣地扭動身體,Michael安撫似的輕輕地啄著他的背。

    Michael慢慢的開始抽動,令James覺得頓時全身一陣酥麻,不自覺地吐出輕吟。邀請似的James扭動了一下身子,Michael隨後每一下抽動也比之前更猛力更深入。

    「Oh god, yes.」James低下頭捉著床單,每一下呼吸也伴著大聲得令他臉紅的興奮呻吟。

    「看來你很喜歡這個姿勢,每次也特別……吵耳。」

    「什麼!?」看我待會如何修你!可惜James目前腦袋太空白,除了忙著喘氣呻吟外,其他事根本來不及好好想清楚。

    「Mike,我…嗯…我想…」

    「還沒可以,乖,轉身吧。」Michael抽離了James的身體,輕輕扶了他一把。藉著剛剛充分的擴張,分身一下子就頂到深處,令James輕叫了聲。

    一隻手扶著他的臀,另一隻手扶著他的腿,開始另一輪侵略。James一直在高潮邊緣來回,對方規律的抽送、緩緩的深入,足以令他躁動難耐,伸出雙手環著Michael的頸,想以親吻尋求慰藉。

    Michael開始準確猛烈地刺激著James體裡最敏感的一點,隨即傳來更多不成音節的呻吟,意味不明的說話、叫聲,James弓起身子,把頭仰後,用腳勾著Michael,本能地配合著,回應著對方。

    Michael一手扣緊他的腰、另一隻手則伸向他的分身握弄撫慰,James捉緊床單扭動著身體,很快他覺得下半身的快感已經支配了他,一切也把他推到極限,一陣悶哼後將愛液釋放出來,而Michael也在他體內釋放出來。

    James躺在床上喘息不已,舔了舔唇道:「你很喜歡這樣對吧!……我指這個姿勢。」

    Michael把保險套丟掉,稍為整理了下被單,環抱著James道:「咳……事實上我的確蠻喜歡……um,看你高潮的樣子。」

   「wow!你這個變態!」雖然他暗地裡也承認他頗喜歡看Michael做愛的樣子。
    「好吧,好吧,你快點睡吧。」James乖乖地鑽進Michael的懷中。

    他們喜歡這樣赤裸裸地互擁著漸漸入睡,除了他們見面九成九機會也會上床外,他們喜歡對方的味道,聽著對方的有力有規律的心跳,感覺著對方的溫度。

    翌日早上,Michael醒來發現James不在床上,心涼了一大片。直到梳洗更衣後,聽見樓下碗盤碰撞的聲音才發現James在樓下。

    Michael輕手輕腳走到專心看著報紙的James背後,偷偷咬了口他的巧克力牛角包,道:「唔…用酒心巧克力?似乎不太適合當早餐。」

    「會嗎?」James被了嚇一跳,隨之轉過頭盯著Michael回話,再把快遞信交給他,道:「Matthew的神秘大獎原來是他下一部作品的男主角位置。」

    Michael接過信,輕輕的親了James一口,道:「那真的不錯,你待會要出門了?」

    「嗯…回家陪Anne。」Michael的笑容突然僵硬了一會,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Mike,你知道我……」

    「我明白,我沒怪你。」Michael沒讓James說下去,摸了摸他的頭,也開始吃起早餐來。

    早餐過後,James收拾好包包,輕輕抱了Michael一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只剩下Michael一個。

    一直以來,Michael不介意當這個大方第三者,他知道他們雙方也有形象需要兼顧,雖然見面次數不多,每分鐘獨處也非常珍貴,但對他們來說這樣已經很足夠。

    Michael掏出手機發了條短信給James。

    James看到短信就已經知道Michael正在苦惱,還有他想要問什麼,比他先一步回應他。

    Ryan在他的電台節目上問他有沒有後悔過太早結婚。

    他說,I've married the woman that I dream of.

    就算遇上了他,他內心起了重大的改變,這個答案還是改變不了。

    他的確愛Anne,當然還有他們的兒子。

    只是……他有貪心,他還有一個最愛的人。

    他還說,The world seemed less scary.... And I started to like myself a little bit more.

    結婚以後一切似乎真的變得好像很美好。

    但遇上他以後,他知道他原來跟那些可怕的人沒別,從此也不再如此天真而已。

    James一直只是在低頭深思著,當再次抬起頭時,他發現他已經站在他的家門前,發出了聲無奈的輕笑。




ScreenShot735.jpg


    Michael盯著James的回應愕然了好一會,他知道只有James可以是他的唯一,James比他更了解他自己,他實在想不到有任何人可以取代James。

    突然傳來的敲門聲讓Michael以為是信差,稍為整理一下,開了個小隙探頭一看,發現James就站在家門前。

    「James?怎樣了,你忘了點什麼嗎?」Michael拉開門好讓James進去。

    「今日是星期二吧?」

    「對啊。」

    「難怪我覺得你比平日性感一點。」

    「什麼?」

    「愚人節快樂。」James露出個調皮的笑臉,拉近他們之間的距離。

    「Fuck you,James.」Michael扶著額,有點又好笑又好氣地說。

    「Do it.」James環著Michael的腰把他推向廚桌,伸直腳尖把唇貼上他的。


--完--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