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gers: Thor/Loki】Rain on my parade CH.14

【Avengers】Rain on my parade
Relationship: Thor/Loki
Warning:
non-con/rape, Mpreg, drugs, OOC

時間軸,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14
  「Thor。」Loki吃飽離開前,問:「今天不用服藥嗎?」

  Loki真的很討厭他現在這份過份的誠實,如果Thor真的忘了你說有多好。

  「不。」Thor搖頭,說:「以後也不用了。」

  很好!那樣他就不用再受Thor的支配,一旦藥效消失了以後他必定會找Thor報復。

  Loki沒等Thor吃完就離開了,代表今日下午恐怕也不會陪在Thor身邊。

  Thor不喜歡這樣。

  他不是已經向Loki表明心意了嗎?怎麼Loki看起來比之前更要冷淡更要憂傷了?

  Loki最近都覺得有點不適,就像現在他就覺得頭昏腦脹得不得了。

  本來想看點書等藥效過的Loki,一下子扶不住書櫃趺住了在地上。

  「Loki大人!」他的其中兩個待女看到趕緊跑上前,問:「你沒事吧?」

  「只是有點累。」Loki擺了擺手。

  Oh, did he just lie?

  「我們要不要去找Thor大人來?」

  「不用。」Loki喝止,說:「給我滾。」

  看來藥效已經開始慢慢減退,那他休息一會補充一下體力就可以去進行殺死Thor的計劃。

  他靠著書櫃嘆了口氣不久就睡著了。

  「Loki?」Thor輕輕地拍醒Loki,問:「你睡在這兒幹嗎?」

  「什麼時候了?」Loki拍拍身子站起來。

  「快黃昏了。」

  「喔。」Loki走到鏡子前把自己的髮型梳回他喜歡的模樣。

  Loki正好背著Thor,他伸出手把同邊的水份集合在他手上結成小冰塊。

  雖然Thor看不到Loki在幹什麼,但他感覺到身邊的氣溫稍降了一點,趕緊提醒十二分精神來。

  Loki從鏡子確認了Thor的位置,把水份做成兩隻薄膜般的小飛刀。

  「Thor,my dear brother.」就在Thor轉過頭來時,Loki猛然地轉身,飛刀正中Thor的胸口下。

  「咳咳!」Thor吐出口鮮血來,盯在滿懷笑意的Loki。

  Thor認得那個笑容,他想忘也忘不了的笑容。

  那是充滿仇意的眼神還有輕蔑的笑容。

  「Loki,別。」Thor咬緊牙關把小刀拉出來。

  「別?」Loki皺起眉,反問:「如果不是你用藥的話,我會這麼恨你嗎?」

  Loki握起拳頭,拳面馬上包著一層尖銳的冰。

  Thor張開口想說什麼,Loki趕緊一拳揍上Thor的腹,冰脫離了Loki的手,反而緊緊地貼在Thor的皮上。

  「噢,你對,我一直也那麼恨你才對。」Loki輕笑,指著Thor余余流著血的傷口,問:「現在你感受到我的痛了沒?」

  「Loki,對不起。」Thor沒反抗,平靜地勸說:「我只是想你乖乖冷靜下來,看一下你身邊的人其實都愛你、關心你。」

  大家都不理解他們。事實上他們不喜歡吵架,當然也不喜歡打架。

  從小時候起,幾千年來他們都沒怎麼吵鬧過。

  有什麼事Thor都會自動自覺地遷就、滿足Loki,如果出什麼事他也必定是第一個保護Loki,傷害他這個想法又怎可能存在呢?

  相對,Loki早就很明白光與影這個理論。只要有光的地方就必定有影子,所以Loki不介意跟在Thor身後。Thor會保護他這個不起眼的影子,當然有什麼事他也定必維護Thor。

  無奈他們越是長大,想法見解就越是不同。

  他們早已背道而馳,大家早就已經不再交心,只是Thor未意識到而已。

  Loki卻不同,他就早發現他一直為Thor找籍口,令他變得稚自成不了大器。

  Loki本是怪責著自己,他必須要阻止Thor,Asgard不需要這樣的國王。

  他知道Thor必定會急進求戰,而Odin必定會像獅子把小獅子推下山般把Thor送走,所以他才破壞了Thor的加冕。

  誰知道這一切卻變成重大的導火線,不但令Thor成長同時卻令他意識到他跟Loki的距離。

  無奈只要不再了解,只要單方面開始傷害對方,傷口就會越來越大。

  「Thor,我不需要愛或什麼關心!」

  他走他決定要走的路,他才不要任何人來可憐來同情他。

  「我知道你要。」

  「不、Thor難道這麼久以來你就真的不明白?」

  他早就是個不同的人,為什麼Thor就不能理解?

  「Loki,我明白。」Thor腹上的冰慢慢往外伸展,痛得他單膝跪在地上,說:「是你不明白,我們還可以好像以前那樣……」

  「那樣什麼了?相親相愛?」Loki打斷了Thor,恨恨地用結冰的手打了Thor一巴掌,說:「Thor你不明白。Brother,我從來也不喜歡你。」

  這樣子辱罵毆打Thor對他來說不過是一種手段。

  畢竟痛楚最令人刻骨銘心。

  同時這對他來說是一種發洩的手法。

  發洩他對這個世界憤怒與不滿,對Thor的恨意。

  「對,我們沒可能回到過去。」Loki想趁勝追擊再刺Thor一刀,但Thor把Mjolnir叫來把Loki的一擊擋下,說:「但Loki,你可以在Asgard重新塑造你的形象,而我知道其他人定必會喜歡你,定必會把你看待成皇后。」

  Loki看準Thor擋下那擊還沒來得及反應前,用力地踢向Thor腹上的傷口,痛得他下意思地反彈倒在地上。

  「Thor,別癡人說夢話。」Loki籍著Thor倒在地上,用力地把冷柱插在Thor的肩上並踩著,說:「這點幻想都是沒可能發生。」

  如果他真的想要殺死Thor的話,他早就可以。

  但那又何來樂趣了?

  「Loki,那告訴我。」Thor伸出手想要捉著Loki的腳,說:「你想要什麼,please,告訴我。」

  「你給不了我的東西。」Loki沒讓Thor得逞,他把自己傳送到離Thor幾個身位的地方。

  從來Loki想要的都只是最簡單的東西。

  他想有一個他知道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想回去那兒時就回去,他想依靠這個地方時就依靠。

  他只是想要一個安穩的,能稱為家庭的地方。

  當然,說到家庭就總不會只有他自己一個。

  他還貪婪地想要Thor的愛,想要Thor在這個家等他。

  不、不是Asgard。而是屬於他們,有人期待著他回去的家。

  「Loki。」Thor把他肩上的冰柱拔掉,走向Loki想要抱著他。

  「別!別用你那隻噁心的手碰我。」Loki退了好幾步,把身邊的水份都變成大量大大小小尖刺的冰刀飛向Thor。

  Thor用Mjolnir打下了最大的幾支冰刀,一個反應不來就被其他的冰刀擊中。

  「咦?」Thor下意識地想要用手臂擋著身體,誰知冰刀擊中他就如羽毛撫他似的。

  他站直了身子說:「不痛的哦?」

  「什麼?」Loki目瞪口呆地盯著碰到Thor就變成碎片的冰刀。

  Loki看到本來的冰碎全都化回水分,瞥見連Thor腹上的冰也慢慢開始溶化起來。

  Loki本想說點什麼,但腹裡傳來一陣絞痛。

  那陣絞痛就如饑餓的野獸看上了Loki鮮甜的Seiðr,狠狠地把他的Seiðr吃得一點也不餘。

  這樣似乎有點不妙。

  Loki本來想硬撑著,絕對不露出半點破綻,誰知下一秒就已經眼前一黑倒下了。

  「Loki大人。」Loki蹷起眉,他記得那是Healer長的聲音。

  Loki深呼吸了一口,緩緩張開眼,問:「怎樣了?是藥的副作用嗎?」

  「不。」Healer長搔了搔頭,有點尷尬地說:「Loki大人你懷孕了,而且已經兩個多月了。」

  懷孕?原來是這樣嗎?難怪他會覺得體裡有什麼在侵蝕著他。

  「那個……要我告訴Thor大人嗎?」Healer長看Loki一直也沒反應,只好戰戰兢兢地問。

  Healer長跟Loki是難得地無仇無怨,更反因為Loki在Seiðr的造詣而還有點點交情可言。

  不過剛回復原貌的Loki,再加上突如其來的消息,Healer還是不敢招惹他。

  「不!」Loki馬上回神過來把Healer長叫住,說:「不用,我自己會跟他說。」

  這件事Thor不用知道。他不知道反而對他來說會更好。

  Healer長點了點頭,讓房外的Thor進來並留下他們兩人。

  「Loki!你沒事吧?」Thor趕緊坐到床邊問。

  「沒什麼。」Loki聳肩,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說:「只是用藥的……副產品而已。」

  Thor自然沒聽得出話中另有含意,只是著Loki的意思覺得是副作用而已。

  說實話,Loki他自己現在還在震驚與痛恨當中翻騰。

  But he has a plan.

~待~

【Avengers: Thor/Loki】Rain on my parade CH.13

【Avengers】Rain on my parade
Relationship: Thor/Loki
Warning:
non-con/rape, Mpreg, drugs, OOC

時間軸,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NOTE:
你沒看錯,是真的沒了CH.12的
那一章基本上都是全H來的了,所以也是本子限定的
-------------
Ch.13

  Loki被下半身一陣酥麻而刺痛的感覺弄醒。

  Thor看著Loki那長長的睫毛抖動著,禁不住輕輕啄了他的眼一口。

  Loki不適地扭動著,漸漸清醒過來發現本來想要從他體裡退出去的Thor再一次硬了起來,余余地擺動著下半身。

  不只是晚上,根本是何時何地也想要他。

  只要Thor想的,他就會隨意找點什麼給Loki靠著,接著開始他那一連串的凌辱。

  Loki真的非常懷疑Thor到底會不會厭倦這種規律無意義的運動。

  幸好的是Thor早上只能要他一次,接著好一陣子他也硬不起來。

  Loki藉著Thor還在享受著性愛過後的餘韻時爬了下床,命人準備好浴池給他。

  在Loki用藥前的那個「小意外」後,Thor都把Loki身邊的待女換成新的一班,都是沒看過Loki以前的模樣的人。

  Loki赤裸裸地一步步走進浴池坐在浴池的最中心,他身邊圍著兩個待女一個在為他洗頭而另一個負責幫他洗刷身子。

  事實上Loki討厭這樣。

  他不習慣被人服侍,他不值得別人這樣服侍他。

  更何況還要他赤裸裸地視人。

  「那是什麼?」Loki指了指浴池外的待女放進水裡的東西問。

  「是新送來的香油。」為他刷身的待女瞥了眼,解釋道:「有檸檬草的香味而且會讓你的放鬆而已皮膚軟滑。」

  「為什麼要這樣做了?」

  「當然是為了取悅Thor殿下。」

  噢!當然是為了Thor,才不過數分鐘他就差點忘了他的存在對Thor來說是什麼的一回事。

  Loki不悅地轉過頭,結果看到那個待女一直在盯著他,Loki不解地問:「你在看什麼?」

  「啊……只是Loki殿下你最近似乎長了點肉。」

  「被那個白痴這樣一天幾餐不斷給東西我吃,想不長肥也難了。」

  「呵呵,Thor殿下跟Loki殿下似乎越來越恩愛。」Loki嘴角勾起了個曖昧的笑容,待女們跟著喜悅地笑了起來。

  我可不會這樣說。

  Loki還想叫那些待女滾開,只是他最後沒能說出口。

  Loki圍視了那些待女一眼,每一個也看起來很樂於服侍他。

  他好奇這是不是Odin所謂一個好國王必須的因素。

  溝通?待人如己?

  這些對他來說已經不再重要。

  從來他就是被忽視,從來也沒人會了解他。

  現在的他所需要的就只有紀律與服從。

  Thor在Loki洗到一半的時候也赤裸裸地走進浴池,當然不忘對他抱抱親親的。

  途中Loki不時掙扎了一下令Thor有點憤憤不平,最後壞心眼地用公主抱的方式把Loki抱到healer那兒去。

  「哎呀,Thor,是Loki有哪兒不適嗎?」Healer長趺趺撞撞的跑上前。

  「唔…他昨晚是說會痛沒錯。」

  Loki紅著臉偷偷咬了Thor一口,Thor裝著吃痛的樣子把Loki放在床上。

  Loki乖乖地轉過身趴著,Healer一看到那個傷痕累累的地方也不禁嘆了口氣。

  「那個……Thor你們的房事有多頻繁了?」

  「一天三、四次吧。」Thor連考慮也沒考慮。

  「次數太多了!」Healer斥責,皺著眉說:「Loki大人的…那個地方明顯有不少損傷而且也有發炎的跡象。」

  「就是之後都不能……」

  「直到Loki康復前也絕對禁止。」Healer打斷了Thor,在藥櫃裡翻著,對Loki說:「我給點消禁止痛的藥膏你,每天搽兩次很快就會好的了。」

  Loki點了點頭接過藥膏,問:「呃…裡面也要的吧?」

  Holy Nine Worlds!Loki有點不相信自己竟然問了這種丟臉的問題來。

  「嗯…痛的地方也要。」Healer把他當成小孩子般摸了摸他的頭。

  Loki討厭別人把他當成孩子,理所當然地想把Healer的手甩開。

  當然他的身體才沒聽他的話,還傻笑地看著Healer。

  Loki討厭這個Healer,更討厭那些愚蠢的待女。

  那些待女都不懂得把Loki的頭梳成他喜歡的那個模樣,現在的瀏海都只是梳在一邊,不時還滑下來阻擋著他的視線。

  Thor都看得有點吃醋起來,再把Loki抱起抱到餐室吃早餐。

  這四個多月來的下午Loki都會陪Thor在書房,Thor在努力嘗試當他的一國之王,而Loki則坐在沙發上看書。

  除了Thor不時占他便宜,不時煩擾他外,Loki覺得這樣的生活有夠寫意。

  畢竟他不是聾,坐了這麼久應該聽,不應該聽的都聽到過。

  不時Loki都會聽到Thor跟其他人定新的政策,很多時候Loki也覺得Thor的想法太單純幼稚。

  無奈他的身體作不出半點回應,難道在他心裡身為Asgard的皇后就不應參與政事?

  還是他的身體只是誠實地反映出他懶得理會Thor而已?

  天知道這一切沒發生的話,他說不定會站在Thor身邊為他提出點子,為Asgard服務。

  他不解為何其他人就會體諒他,會不斷給予機會他,而他卻什麼也得不到。

  這想法可會煩憂他一輩子。

  晚上Thor對Loki抱抱親親的,但Loki卻一面憂愁不怎麼喜歡。

  Thor改成把Loki抱到懷中,突然帶著苦澀的味道問:「Loki,你恨我嗎?」

  「Yes,I do.」絲毫不掩飾,本來就是個早應該認清的現實。

  他知道Thor不想這一切發生,他想要回到過去。

  但Loki討厭這些妄想,他必須放棄他的過去。

  Loki興幸這一切發生過。

  大家終於看得清楚他們之間的差別,他們的焦點終於不是再只在Thor身上。

  「但我覺得我卻愛上你了。」Thor呢喃,仿佛說給自己聽一樣。

  「不。」Loki平靜地為你否認,說:「你沒有。」

  「你是真心這樣想嗎?」

  「我就只能告訴你我真心所想的事,不是嗎?」Loki反問。

  「Loki,我會證明給你看。」Thor趕緊捉著Loki,問:「告訴我,你想我怎樣證明給你看?」

  「你不用證明給我或任何人看。」Loki搖搖頭,說:「你只要證明給你自己看就足夠了。」

  「那是什麼意思?」Thor不解。

  「問一下自己。」Loki勾起個Thor這幾個月沒看過的笑容,他從來也不了解的笑容,問:「你到底是愛那一個我?」

  What a question.

  他應該要說什麼?他要承認他早就已經愛上自己的弟弟嗎?

  傳聞巨人族轉化成Asgardian的樣子都會是美人,不論男女。

  當然,好幾百年前的他又怎會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個Frost Giant?

  他只知道他弟弟體型上都比一般Asgardian小一碼。

  他弟弟烏黑的頭髮與一般Asgardian不同。

  他弟弟的皮膚比Asgardian任何少女還要白晢細滑。

  他弟弟的Seiðr比Asgardian任何人都要強。

  他想過Loki說不定是生錯了在男兒身,或Loki本來就是女人只是他用變形術改變了外型而已。

  但他知道Loki的野望與佔有慾都是貨真價實,他弟弟是比任何人都要頑強的男人。

  Loki當然沒等Thor回應就已經睡著了。

  現實總比他想像中還要殘忍,他已經習慣了不去期待,同樣不需要知道。

  翌日早上Loki跟Thor用餐時都顯得額外沉默與陌生。

  The way they should be.

  「告訴我。」Loki突兀地問:「你愛的是那一個我?」

  Loki差點就想要把自己的舌頭咬下來,怎麼就不能有一次乖乖地閉上嘴。

  「當年喜歡惡作劇但溫柔。」Thor用告白般的聲線,無奈卻在拒絕他般說:「我的弟弟。」

  深思熟慮後。

  Loki知道這是一直等待著的答案,其餘的都是自欺欺人。

  「我們早就已經再回不了頭。」

  原本已經自己什麼也不剩的Loki仿佛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

  真諷刺。

  他害怕回到過去那段他被蒙在鼓裡,他們只能是兄弟的時光,對反而Thor卻愛著那時的他。

  But what done can't be undone.

  They never could go back.


~待~

【Avengers: Thor/Loki】Rain on my parade CH.11

【Avengers】Rain on my parade
Relationship: Thor/Loki
Warning:
non-con/rape, Mpreg, drugs, OOC

時間軸,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 11

  Loki忍著身上的傷痛緩緩地在床上翻過身。

  本來他只想稍作休息一下,誰知一睡就連晚餐時間也早就過了。

  這也怪不得他。

  自Thor用藥以來已經兩個多月,沒一天Thor是不要他的肉體。

  而且那個愚蠢的傢伙就總是不能好好控制自己,不是把他抓傷就是被按壓出瘀傷來。

  任何酷刑虐待Loki也可以默默地忍受下來,就只有這樣一點點地踐踏著他的自尊,把他看待成卑賤的動物一樣,他是絕對原諒不了Thor。

  「Loki。」Thor躺上床從後抱著他。

  「Thor。」Loki沒等Thor說什麼就已經開始默默地把解開衣服。

  Loki討厭這樣。這樣的他表示出習慣性與期待。

  事實上他並不想要Thor,這樣的他在他自己眼中除了軟弱、廢物外就什麼也不是。

  Thor迅速地把衣服扯走緊緊地抱著他,輕輕地從他軟滑的背一點點地往下吻著。

  Loki想要反抗,但身體違背了他的意願,只會乖乖躺著發出誘人的低吟。

  Thor最後來到那個早已傷痕累累羞澀的地方,他沒讓Loki的身體準備多少,急不及待地把粗大熱烘烘的分身擠進Loki體內。

  沒足夠的潤滑加上本來就已經受了傷,Thor突如其來地猛刺害他發出痛苦的音節。

  不、他不要這樣!Loki內心一直大聲叫喊抗議著。

  Loki幾經辛苦掙扎下用力地推了Thor一下,把那個急躁的蠻牛緩了下來。

  那個晚上Thor開啟發掘、佔有他的身體足足三次,直到Loki近乎哭著求饒Thor才放過他。

  Loki覺得這是有史以來最羞辱的一次。

  以前不管Thor怎樣傷容他,怎麼要他的身體,他也從來未有求饒過。

  他詛咒Thor。

  只要到他回復正常的那一天,他必定會親手把Thor殺死。

  不夠!他還要狠狠地把他的心臟抓出來!把他的頭,那個臭臉蛋握碎,再把他拿出去餵野狼。

  「別。」Loki伸出手握著Thor的雙手,不讓他退出他的體外。

  滾出去!不要留在他身體裡!

  無奈他的身體沒有半點拒絕的意思,反倒看起來非常享受這個交歡過後緊貼著對方的甜蜜時光。

  「Loki,你在想什麼了?」Thor緊緊地抱著他,用他粗糙的手揉著Loki的手臂。

  「你弄痛我了。」Loki平淡地說。

  「你怎麼不早點說!」Thor把頭放上Loki的頸窩,輕輕地親吻著他的頸說:「我明早帶你去Healer那兒吧。」

  難道你一直也沒發現到嗎!?

  Loki也不知是好笑還是好氣,想到他那個哥哥神經線本來就比他魔杖還要粗時就覺得平來憤憤不平的心情消退了一點點。

  「還有,次數太多。」

  這點Loki內心也非常極之認同,拜託他嘴巴要乖乖地說一次也不要啊!

  「呃……那…你說一天多少次才好?」Thor有點愕然,像被主人罵的小狗似的用鬍子蹭著他。

  好癢…如果可以的話Loki應該會一手蓋上Thor的臉把他強行推開。

  「一天兩次吧。」Loki思索了一下說。

  慢著!最好是他完全不要碰他才對!

  他才不想跟這個噁心的傢伙有什麼肉體上的接觸。

  「um…Loki,tell me。」Thor對Loki的答案感到喜悅,含著Loki的耳垂問:「還有什麼?」

  Thor想要知道多一點關於Loki的事,什麼也可以。

  他已經無法再想像他們越走越遠,如果要他說出來恐怕會苦得他的舌頭發麻。

  「你想知道什麼?」Loki不舒服地把頭鑽進枕頭裡,反問。

  「唔……告訴我你喜歡什麼姿勢?」

  「……騎乘。」抿起嘴小聲地咕噥。

  什麼!?Loki對自己的答案也顯得有點難以置信。

  不對!他才不要Thor在他體裡,不管怎樣他才不會覺得舒服才對!

  「掌握著主動權的那個嗎?」Thor邊想像邊傻笑著,說:「哈,那還真的很符合Loki的性格。」

  那倒是說得不錯。

  不過要是主動勾引Thor上床的話他是絕對做不出。

  無論他要引誘誰,那也絕對不會是Thor。

  「Loki,你有想過要生小孩子嗎?」Thor突然在這片沉默中問,強調著:「我們的孩子。」

  只有這個問題Loki回答不了。

  這個問題就有如問他愛不愛Thor一樣。

  不管如何這個問題對於Loki來說也太難回答了。

  無疑年輕時的他是愛著Thor。

  Thor那淡金色的翹髮,特別是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時。

  Thor那深海般的雙眼,特別是捲起一陣名為性慾的氤氳時。

  Thor那健壯的身體,特別是運動過後汗水余余地滑下時。

  全部都是他渴望的。

  他曾經這樣幻想過。

  Thor挽著帶進房間的人並不是任何人而是他。

  接著Thor會溫柔地跟他調情、耳語。

  還有他會傻乎乎地想取悅他,希望博君一笑。

  或許他們會開始發展出一段美好的地下情。

  晚上Thor會偷偷竄進他的房屋,之後會要他兩次。

  而他會騎在Thor擺動著腰,看著Thor在他身下舒服地吐出輕吟。

  如果未來有一天他不小心懷上Thor的孩子,那他們會公開戀情而其他事也不再重。

  可惜無論如何,那時的他們也只能是兄弟。

  所以Loki把這份非分之想好好地隱藏起來。

  他還以為自己早就已經忘了這些滑稽的幻想。

  藥水的效力是把他內心最希望或他所想的事說出來。

  就連Loki也好奇到底這是否他最希望的事。

  「哈,我在胡說什麼了。」Thor有點苦澀地笑著,說:「Loki的話當然不會想要吧。」

  他所說的Loki當然不是百般順從的Loki,而是住在Loki心裡深處,他從來也不了解的Loki。

  In the matter of fact, he does.

  那怕只是一瞬間閃過的想像,他的身體已經把那個想法變成現實。

  Loki轉過頭,輕輕羞澀地第一次主動吻上Thor的唇。

  Son of the Bitch!


~待~

【Avengers】Rain on my parade Ch.10

【Avengers】Rain on my parade
Relationship: Thor/Loki
Warning:
non-con/rape, Mpreg, drugs, OOC

時間軸,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10

  Loki狠狠地賞了Thor一個巴掌,痛得Thor馬上驚醒過來意識到他到底做了什麼愚事。

  Thor心裡感激門外就只有Loki在,要不他這個洋相還真的被看光光了。

  「Brother,如你所願我出來接你,但並不代表我要陪你做什麼相親相愛的戲子。」Loki不屑地瞪了Thor一眼。

  「Brother,我……」Thor也不知道他自己的身體為何會作出這個行為,正在他打算道歉時,他發現了有點不對勁:「等等、為什麼你能說話了?」

  「我就跟你說那些羊腸線阻不了我。」Loki甩了甩手說。

  「我應該命令了待女長來看管你的吧?」Thor看到Loki嘴上的傷口已經癒合,恐怕他走了不久就已經把線拆了下來。

  Loki冷哼了聲轉身走進Asgard裡。Thor帶著不詳的感覺跟著Loki回到房間,房間顯然地不同了很多。

  「喜歡我的新裝飾嗎?」Loki推門房門,對Thor做了個請的手勢,輕笑著問。

  Thor狐疑地瞥了Loki一眼跟著走過去。Thor看到的當然不是什麼飾品,而待女長跟其他待女被巨大的蜘蛛線包成蠶繭般一個個倒掛在天花上。

  Thor在回到Asgard時還有半點迷茫,畢竟用藥控制他珍重的兄弟是多麼的令他痛心。

  但看到這個景象之後,他就知道他沒有其他選擇。

  他必須引以为戒,而這次Loki也必須要好好學會安守本份。

  「Loki!」Thor低聲地怒吼:「把他們放下來!」

  「別擔心,他們只是昏迷了,還沒死的。」Loki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看書。

  「我說放他們下來。」Thor再次命令道,但顯然這次沒剛剛那麼暴躁。

  「想把人放下的話,你自己動手。」Loki連頭也懶得抬地說。

  Thor走上前想把蜘蛛線拉斷,蜘蛛線絲毫未動。舉起Mjolnir用力地敲下去,結果蜘蛛線太硬,就連半點裂痕也沒有。

  「啊啊、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用這個方式。」Loki嘲笑似的輕語:「Think,my brother,think。」

  Thor再次舉起Mjolnir開始快速地揮動它,Asgard頓時變得烏雲蓋頂,一道雷電就在他們窗外閃過。

  「Easy!難得我裝飾得那麼精美,別把房間破壞掉。」Loki趕緊阻止Thor,天知道他命中率嚴重有待改善,但破壞力爆值。

  Loki說得對,以他這樣亂來還真的有可能一個不小心誤傷了其他人。

  蜘蛛線都是纖維高,易導火的東西。他需要點東西來燃起這些蜘蛛線,以這個硬度來說,一般的火應該是不可行的了。

  Thor轉過頭正好看到Loki伸出手輕輕撫著明顯受驚了的Thorlien,而Thorlien把頭舒服地靠過去。

  對哦,Thorlien會吐火球,而且能燒焦他的神衣,恐怕火的溫度異常地高。

  「Thorlien。」Thor伸出手讓Thorlien飛過去,輕喚:「來爸爸這兒。」

  「Thor,你出去時摔壞了頭了嗎?」Loki看著Thorlien喜滋滋地飛過去冷冷地挪揄:「你到底哪兒像他父親了?」

  「Well,Thorlien把你當成媽媽,而順勢推理我應該是他爸爸吧?」Thor摸摸Thorlien,換來Thorlien狠狠地啄了他一下。

  「Midgard的人有句俗語:Dumb blonde。」Loki馬上忍不住嗆他:「你也正好是金髮,那你就是白痴了嗎?」

  雖然他的確是。

  「Brother。」Thor沉思了一會,對Loki露出一個眼瞇成一條線,嘴角明顯上揚的傻笑,問:「如果我認的話,那你就准我當Thorlien的爸爸了?」Loki無力地給了Thor一個白眼。

  還要是沒藥可救的那種。

  Thor試著逗Thorlien,又試著激怒他。幾經辛苦下,Thorlien終於向蜘蛛線吐了個火球,當然還不忘啄Thor好幾下。

  Thor把待女長跟其他待女救了下去帶了醫療院後,抱著胸盯著躺在床上一面不在意的Loki。

  「So,你獨自一個帶著Sleipnir去哪了?」Loki自然會在Thor開口說出半個愚字前阻止他。

  「去找懲罰你必須的物品。」Thor坐到成床上說。

  「噢、我還真的受寵若驚。」Loki假裝驚訝地回應。

  他早就知道,自然也不會感到意外。

  Thor在外衣裡掏了支藥水出來給Loki,說:「喝了它吧。」

  Loki沒帶半點猶豫就把藥水的蓋打開想要把整支喝掉。

  這次會是什麼了?

  Thor的懲罰來來去去也是那幾種,一點新意也沒有。

  Loki對說,他早已經習慣了痛苦,因為他的心破碎得連半點粉末也不剩。

  服藥也只是讓他隨例受一下苦,為Thor做做樣子之後他又能再次任意妄為。

  「Wooh,不是整支。」Thor沒想到Loki會如此爽快,趕緊捉著他的手阻止他,說:「一滴就夠了。」

  「就確定只有一滴就夠對付我了嗎?」對此Loki反倒有點猶豫。

  「We'll see.」Thor輕輕地倒了一滴藥水進Loki的溫茶,說:「每日一滴,如果不夠才加重分量吧。」

  「We'll see then.」Loki瞧不起他似的一口氣把茶喝光。

  Loki沒感到有什麼不同,或許是藥水需要點時候消化,於是Loki鑽進被子裡安睡。

  翌日早上Loki醒來撐起身子坐著,Loki對還沒感覺到預期中的痛苦感到不虞。

  Thor不就是最喜歡看著他受苦、求饒嗎?

  明明以前的藥水就只會一次比一次令他覺得難受,顯然這個很不對勁。

  是藥水份量不夠嗎?還是藥水另有功效?

  「Brother,你醒來了?」Thor的聲音把Loki從思索中拉回來。

  Loki正想要嗆他:「難道你盲了?」但最後他只能勉強地點了點頭。

  「我正好叫人做了早點,你也一起吃吧。」Thor看起來意外地喜悅,傻笑著把整盤早點放在Loki大腿上。

  雖然在床上用餐是他非常享受的事其中一種,但一般來說Thor在場的話他應該會把Thor推開走進餐室才對。

  Thor把甜麵包掀開兩半,把其中一份給了Loki,問:「好吃嗎?」

  Loki把麵包接下,一小口一小口地嚼著說:「不錯。」

  等等、一般來說他應該會拒絕Thor,就算吃了也只會冷哼才對。

  Thorlien或許是察覺到不對勁,一直在Thor身邊打轉,用力地啄著他。

  「Thorlien!別啄爸爸了。」Loki的話脫口而出。

  Damn!他剛剛說了什麼?!

  Loki想要把馬上打暈Thor,最好還要幫他洗一下記憶,但他身體就是不聽他的話,只是一直吃著甜麵包。

  Thorlien聽到Loki的話馬上停了下,發出了幾聲失望的唔唔聲,最後飛了出房外玩。

  爸爸?

  Thor不禁好奇是他昨晚得到了Loki的認同,還是Loki早就已經這樣教Thorlien了?

  「Loki。」Thor不自忍地為他的妄想而勾起個甜蜜的笑容,輕輕地叫喚Loki。

  Loki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去拒絕,只能轉過頭看著Thor。

  現在對Thor來說什麼都是其次,但Loki……

  Thor從昨天就覺得Loki比以往都要動人,他把盤子推開,輕輕地吻上Loki的紅唇。

  Loki本能地回應著Thor,讓Thor激動地急著加深這個吻。

  他需要Loki。

  從骨子裡渴望著Loki。

  從身體最深處散發出最原始的慾望。

  He can't resist it.

  到底他發生什麼事了?


~待~

【Avengers: Thor/Loki】Rain on my parade CH.9

【Avengers】Rain on my parade
Relationship: Thor/Loki
Warning:
non-con/rape, Mpreg, drugs, OOC

時間軸,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9

  Thor不知道他在這個如出一轍的森林來回打轉了多久。

  最少他覺得自己已經待上了好幾天。

  他讓Sleipnir領路,但Sleipnir似乎也不會走,帶著Thor走了幾次還是在原地打轉而已。

  有好幾次Thor也來到一片深不見盡頭的黑海邊,他試著找渡海的方法,可是最終還是沒成功。

  他騎著Sleipnir想要飛過去看看,但Sleipnir跑了幾步來到海邊又馬上止步折回。

  這次已經是Thor第七次來到這個海邊,正在他打算回頭時,他看到不遠處有個在移動的小黑點。

  「喂!!」Thor對著那黑點招手大喊,他希望那個人能把他帶到對岸。

  那黑點緩緩地靠近,慢慢化成一個撐著船的老男人。

  「Thor,King of Asgard!沒想到我有機會看到你。」那男人喜悅地說,令Thor不禁有點自大起來,誰知他接著問:「你已經死了?」

  「不,還沒。」Thor趕緊地否認,說:「我需要去Hall of Hel一躺。」

  「Hall of Hel一去是沒回頭的,還沒死的人我可不能把他帶上船。」老人拒絕了Thor上船。

  「那你可以幫我帶一封信嗎?」

  「不。」老人搖了搖頭,解釋道:「Hall of Hel門外的守衛不准我進去。」

  「那你帶我去吧。」Thor掏出了一小袋黃金給老人。

  有錢使得鬼推磨,在這兒也絕對不例外。

  老人打開袋子看了眼,把船門打開,說:「……你回不了來可不是我的負責啊。」

  Thor牽著Sleipnir上船,木船緩緩地離開岸邊出發進這片無窮無盡的海上行駛。

  Thor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再次到岸時老人抬起了Thor把他拋出船上,嚇得Thor馬上驚醒過來。

  Thor眼前是一道高大灰暗毫無花款可言的石門,門前兩個只有骨架的守衛走上前,把Thor夾著強行把他拖了進去。

  「等等…你們帶我去哪兒?」那兩個守衛只是繼續前進著,他懷疑那兩個骨頭聽不聽他說話。

  那兩個守衛把Thor拖到高樓頂、黑白色磚組成__卻昏暗的大廳裡。

  他們一直拖著Thor,直到小階級前突然非常合拍地放手,害Thor摔個正著。

  「Brother。」Thor抬起頭看到Hela正在她的王位緩緩走下來。

  完全無視了Thor的存在,Hela大刺刺地跨過Thor,走向一直跟在Thor身後的Sleipnir。

  「我就跟你說過你不用聽那班Aseir的說話。」Hela輕輕地撫著Sleipnir的鼻子說:「你可以留在這兒。」

  Thor撐起上半身,就正在他想起來時,Hela突然退了幾步狠狠地站在Thor背上。

  「Hela,畢竟我也是Asgard的王。」Thor不滿想地要強行撐起身。

  「我可是Niffleheim的國主,而你正在我的領土上。」Hela把Thor踩回地上,不屑地說:「Now,我需要跟我兄弟聚聚舊。」

  ……不是吧?

  他堂堂Asgard的國王竟然要被人這樣踩著。

  Thor讓Mjolnir飛到他手上,狠狠地揮動想要擊向Hela的腿。

  Hela及時把自己傳送回皇位,Thor拍拍身上不少的灰塵,與皇位上的Hela對盯著。

  「Hela。」Thor試著平靜地說:「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來送信而已。」

  「信?」Hela伸出手要Thor把信交給她。

  她打開了信只是看了送信人的名字,便說:「Good!我一直就是在等這封信。」

  「Great,那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而我做了我要做的事。」Thor高興地提出:「那我也差不多要離開。」

  此地不宜久留,越是留得久就會越迷失自我。

  特別是他這種還沒死去的人,留下來可會變成死活人。

  「離開?」Hela挑起眉冷笑著對Thor說:「在這兒沒有離開可言。」

  「大家也知道AllFather以前曾探訪過你。」

  「噢。」Hela輕蔑道:「你知道我向來也不喜歡你,為何我要讓你走了?」

  「你有什麼條件盡管說吧。」Thor低下頭深呼吸了口說。

  事到如今如果他不走,就只能永遠留在這兒的份。

  Hela考慮了一會才說:「你知道我多想要Aseir的靈魂吧?」

  Thor點了點頭。當年AllFather給予Niffleheim時的條件之一就是Aseir的靈魂不會去Niffleheim給Hela,而是留在Asgard之內。

  「那你答應我,你死了以後你的靈魂必須為我服務,那我就給你離開。」而Hela露出個狡詐的笑容。

  「不…我不可以。」

  「告訴我。」Hela停頓了一下,緩緩地說:「你是為什麼而來?」

  「我……Loki……我……」Thor的記憶就像被一層煙霧蒙蔽著。

  現在的他就快忘了他是為什麼而來了。

  「是值得你冒生命危險也必須要離開的事嗎?」Hela見狀馬上主動牽引著Thor的思路。

  「對。」Thor脫口而出。

  他必須要離開。

  「Good,then we have a deal.」

  Hela用尖銳的指甲在Thor的胸口畫了代表合約的叉。

  那個燈紅色的交叉燒毀了Thor的衣服,在Thor的皮膚上留下個焦黑的痕跡。

  Thor整個身體像被火燒似的,就在他頭昏腦脹還沒從疼痛中回復過來時,早前那兩個守衛就已經把他拖了出去並丟了在海邊。

  Thor迷迷糊糊地把頭伸進水裡,想要把體內那熾熱的感覺冷卻下來。

  誰知道他的頭才剛伸進去就有好幾十隻慘白的手抓著他的頭,一點點把他拉進水裡。

  他越是想掙扎就越是多手抓著他,越是下沉得快。

  Thor的腳踝被一隻顯然更有力的手抓著,猛然地把他整個人拉出水面。

  當Thor反應過來,正好用力盯開眼睛,差點想要尖叫起來時發現腦海中的景象早已不在。

  Sleipnir舔了舔Thor的臉,低下頭緩緩用頭把Thor的肚皮推到牠的背上。

  「Sleipnir謝了。」Thor有氣無力地說,輕輕拍了一下Sleipnir的肚子。

  Sleipnir把Thor背到酒吧前並把他放下來。

  Thor站起來有點狼瘡地走進到酒吧的一角跌坐在那個黑斗篷的男人身邊。

  「你成功回來了。」男人聽起來意外地喜悅。

  「你怎麼知道我沒騙你?」Thor灌了口啤酒好奇地問。

  男人皺起眉指了指Thor的胸口。

  Thor低下頭盯著他胸口上焦黑了的記號。

  Damned!不愧是銀舌頭的女兒。

  這次還真的被她擺了一道。

  「而你要求的東西。」男人把一支透明的藥水拿了出來,Thor想伸手收下時,男人卻縮手把藥水放在遠處說:「你對Jane的愛。」

  「Yea,對。」Thor咕噥。

  男人把手放在Thor的胸前,輕輕一推就把手伸進了Thor的體裡。

  奇怪的是Thor看著他這樣翻著他的記憶和情感而他竟然一點感覺也沒有。

  最後那男人握著一個發出紫色光芒的小球拉了出來並把它放了進藥水中。

  藥水頓時吐出了大量氣泡並漸漸變成水藍色。

  這次男人把藥水推到Thor面前讓他收下,說:「每日只要兩滴就已經很足夠。」

  Thor把玩著比他的手還要大的藥瓶說 :「看來這兒可以用上一陣子。」

  「當然。」男子嘴角勾起了個笑容說:「我竟然忘了跟你說這個藥的副作用!」

  「副作用?」他該不會長途跋涉最後得了次品吧?

  「對,副作用。」男人重申,接著說:「不是對服用者有影響,而是對你。」

  「我?」

  「畢竟我把你部分的愛情抽走了,所以只好把另一個部分擴大去填補那個空位。」

  「是什麼部分?」Thor有種不詳的感覺。

  「你之後就會知道。」男子交了另一支細小的藥水給Thor說:「喝了它吧,你會精神得多,那你就可以出發回Asgard。」

  Thor知道他追問下去也恐怕得不了答案。

  於是他聽那男人的說話把藥水喝掉,果真頭重腳輕的感覺慢慢地退去。

  Thor已經得到了他想得到的東西,他騎著Sleipnir飛回到Asgard。

  出奇地Loki竟然在Asgard的大門外等著他的回來。就算是母親要Loki這樣做的,他還是欣喜若狂。

  今日的Loki看起來特別動人。

  不,他向來也如是。

  Thor跨下馬走到Loki面前,他聽不清楚Loki剛剛對他說什麼。

  現在,他只知道他想吻他而已。

  And so he did it.

  噢,他已經知道副作用是什麼了。

~待~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