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光亮】寶貝雙子星-第一章

第一章

    星期六早上,一個留著一頭黑色墨綠色相間妹妹頭的小孩和一個有著顯眼金色瀏海的小孩手牽著手來到棋院門口,抬頭看著「日本棋院會館」的字樣,確定沒錯才雙雙走進去。

   「早啊,光!啊……塔矢也早……」和谷微微抬起手示意,無奈兩人根壓兒沒在意就在他面前走過。

     和谷不禁有點錯愕,搔著頭嘀咕道:「我錯覺嗎?今天的光和塔矢變矮了……咦?塔矢?他不是在樓上進行王座第七戰嗎?」

    「和谷~和谷!」和谷回神過來,看到個正常尺寸的進藤在他面前揮手,道:「你在想什麼了啊?塔矢的比賽進行得如何?」

    「咦?進藤光?長大了!」吃驚中的和谷不經意的大喊出來。

    「和谷!你在胡說什麼啊?」進藤不解的皺起眉頭。

    「不不不,剛剛我看到縮小版的你跟塔矢啊!」和谷急忙的解釋,看到進藤擺出一副『誰信你鬼扯』的樣子更大吵大嚷道:「真的!」

    進藤跟和谷走進記者室,看見塔矢老師跟緒方老師禮貌的點頭,在一角坐下來,王座第七戰其實已經是第二天,而且進行到快收官的地步,和谷一步步的複盤給在指導工作回來的進藤看。

    和谷一邊擺著棋子一邊無奈地喃喃自語:「不分上下啊……」

    進藤專注在棋盤之上,似是而非地回應道:「嗯……如果塔矢收官沒出錯的,應該能勝一目半吧。」

    就在進藤說完之際,電視螢幕出現了王座的頭頂,進藤嘆了口氣想著:『塔矢那傢伙又更進一步了啊。』隨之大家也動身去幽玄棋室準備去祝賀塔矢。

    兩個手牽著手的小孩走到自動販賣機前按了兩罐綠茶,坐在沙發上咕嚕咕嚕的喝著。聽見不少啪啪啪啪穿著拖鞋的走路聲,黑色墨綠色相間妹妹頭的小孩轉身跪在沙發上,手抓著椅背奇的盯著不遠的人群。

    小孩伸手拉拉身邊的人,兩人默契十足的丟了手上的空罐,走向人潮。畢竟他們還是在小孩,在幾番推撞下才能辛苦探頭看到棋室裡站著個正在微笑著墨綠色妹妹頭的棋士。

    這對小孩馬上激動得用力推開其他人擠了出去,撲上去抱著那個人的腰,異口同聲大喊:「媽媽!」

    塔矢看著抱著他腰的兩個小孩張口結舌,完全反應不來,那兩個小孩抬頭眨眨那雙圓大的眼睛,吐吐舌說:「呃……亮爸爸……」

    棋室裡的人也顯然不知如何反應,那對小孩其中一個的確跟塔矢亮長得近乎一模一樣,可是另一個完全沒半點像他,反而那金色的瀏海令人想起另一位年輕棋士。

    進藤眾人來到幽玄棋室時,吃驚中的大家也近乎忘了要讓路,急性子的和谷推開人群走了進去,誰知很快大叫:「啊呀!小進藤跟小塔矢啊!」

    此時剛巧人們讓路給塔矢老師、緒方老師和進藤進去,看到這個情況的塔矢老師一直沉默著,大概是腦袋反應不來,緒方吃驚的摘下眼鏡再掩著嘴,進藤更是呆呆的盯著縮小版的自己。

    「啊,塔矢爺爺,光爸爸~!」那對小孩開心的喚著,手卻沒有離開塔矢亮的腰。

    「開什麼玩笑!」清醒過來的塔矢亮禁不住大叫。

    那兩小孩子鬆手,齊齊攤開手聳聳肩無奈道:「啊~亮爸爸的名言又來了。」

    「嘛~塔矢你冷靜點吧,你這樣嚇壞這兩個孩子了。」以進藤光這個天塌下來當被子盖的性格雖然一開始也很吃驚,可是那瞬間過了以後他反倒是覺得很有趣,盤坐在榻榻米上雙手放在兩旁膝蓋上,瞇起眼睛看著眼前兩小孩。

    塔矢轉頭瞪著進藤,面上雖然沒有點半表情可是整個人好似一直散發著寒氣正逼向進藤,似乎咬牙切齒道:「進藤光,我可冷靜得很,更何況他們那像嚇倒了?」說畢塔矢再環視一週,感覺到這份,可怕的寒氣,不相關的眾人自動退場。

    無奈天生發出溫暖氣色的進藤才不怕塔矢,伸手搔著那兩個孩子的頭問:「你們叫什麼名字?」他連佐為這個千年靈魂也看過,世上另一個自己顯得沒那麼奇特了。

    「我叫進藤夜。」縮小版的進藤光指著自己道,還不忘露出個大笑容。

    「塔矢陽生。」隨即縮小版的塔矢亮簡潔的回應,兩小伙望了對方一眼,各舉起四根手指,異口同聲道:「今年八歲!」

    「嗯…已經八歲了啊。」腦袋再次運作的塔矢老師比進藤搶先道,隨之塔矢父子也在下研究著這對雙子。

    「你們父母呢?」塔矢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考慮,這對雙子一定不是自己的孩子,那得把他們送回去。

    進藤夜跟塔矢陽生眨眨雙眼,指著塔矢跟進藤道:「亮爸爸好奇怪啊,怎麼會這樣問了?

    「陽生,小夜,我跟塔矢才二十歲啊,那可能有個已八歲的兒子啊。」進藤皺起眉極不想傷他們的心而萬分無奈道。

    「可是……可是你們真的是我們父母啊!」陽生大喊,一對水汪汪的雙眼,急得快要哭出來似的轉去看著塔矢老師。

    塔矢老師表面雖然看起來凶巴巴,可是心軟得很,拿這對小孩這樣的眼神最沒輒,低聲嘆氣道:「嗯……先回家再算。」陽生跟小夜高興的嚷著回家,牽著塔矢老師的雙手。

    走到門前的塔矢老師突然停了下來,害跟他身後的進藤差點撞上去自然反應地後退一步卻踩到塔矢的腳,塔矢吃痛的小聲叫了出來,正想罵進藤時塔矢老師卻比他搶先開口說話。

    「進藤,去你家。」塔矢行洋帶著不准反對的聲浪說,有如聖旨般無辜得進藤覺得自己下巴長碰到地下了。

    「……咦?去塔矢老師家不行嗎?」進藤咽咽口水,看著眼前已經漸漸遠離的背影,小心翼翼接著道:「我家可不行,絕對不行啊。」

    「不好意思呢,我家今天有修建工程。」塔矢推了推在原地不知所措中的進藤,問:「你家怎了?」

    進藤無力的扶額搖搖晃晃的跟上去,一直咕嚕咕嚕說我要如何跟我媽解釋,她一定戮了我跟那兩個孩子,塔矢聳聳肩也懶得理他了。

    一行人來到進藤家,進藤打開門進去時進藤美津子聽見其他人的聲音,放下手上的家務出去接客人,誰知進藤美津子看到長得跟進藤一樣的小夜而且連陽生也乖乖的叫了她一聲『奶奶』,吃驚得她差點要昏過去,看見塔矢老師也在才勉勵支持著。

    進藤光用出去買東西的爛借口拉著塔矢亮跑了出去,這點事他們兩個說的恐怕只會越來越混亂,還是交給塔矢老師比較安全。

    兩人去到附近的公園坐在鞦韆上,看著不斷嘆氣的進藤,塔矢嘴勾起個笑容問:「給你媽知道不好嗎?」

    「啊啊~她一定不會接受,恐怕怎也不會相信小夜不是我親生,之後絕對相處不來的啊。」進藤一邊搖頭一邊用雙手抓頭,之後又低頭嘆氣。

    塔矢伸手用手指慢慢整理進藤的亂髮,道:「在小夜和陽生回去前我們也要照顧他們吧?那你媽遲早也會知道。」

    「塔矢,你說小夜和陽生真的是我們親生的嗎?」進藤沒頭沒腦的問。

    「誰知。」塔矢低頭瞄了手錶一時,不知不覺間他們兩人已經離開二十多分鐘了,起身拍拍衣服道:「回去吧。」

    進藤嗯一聲也跟著回去,沿途買了點零食裝裝樣子,拖拖拉拉的結果還是回到去,看到一直站著不動的進藤,塔矢搶過門匙開門,把進藤拉了進去。

    兩人輕道我回來了卻沒有人回應,更沒有預期的怒吼,面面相覷後換上拖鞋,偷偷探頭進去客廳,結果進藤美津子跟塔矢老師樂得很,兩人一直哈哈的笑著。

    「不是相處得很好嗎?我也很少看到父親笑得那麼高興。」塔矢給了進藤一個白眼,其實他本人也有點意外。

    「……嗯,小夜和陽生很有一手嘛。」進藤向塔矢吐舌反擊,之後光明正大的過去旁邊的飯廳坐著。誰知才剛坐下進藤美津子就大喊要他過來,而塔矢老師也把塔矢喚過去。

    「光,那你打算怎樣處理這對雙子?」進藤美津子抱著胸的問。

    「這個……把他們帶去警局吧?要不做尋人啟示之類的。」事實上這個答案進藤也一直在考慮,也直到剛剛進門口那一刻才決定,顯然塔矢亮也很在意,隨即點點頭同意的。

    小夜和陽生聽見進藤和塔矢打算把他們送走,馬上跳出進藤美津子和塔矢老師的懷,嘩一聲的撲上塔矢亮身上往他的懷裡鑽,哽咽的道:「亮爸爸跟光爸爸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咦?」遺傳了塔矢行洋優良基因的塔矢亮看著這兩個孩子一時心軟起來,摸著那兩顆小頭解釋道:「我沒說不要你們啦……」

    「我們家多養個孩子沒所謂。」塔矢行洋表面平靜,內心卻滿高興的說。

    進藤美津子把手輕輕放在臉蛋上道:「收拾一下的話家裡還有兩間空房,偶爾小亮來住一下也可以呢。」

    進藤光張口結舌的瞪著眼前的兩老,養兩個孩子可不是小事啊,一大堆的生活費他們兩個年輕人哪有錢了?

    「媽……我養不起他們兩個啦~」進藤光雙手合十的向母親大人請求著。

    進藤美津子在衣袋中掏出了一本存摺本,在進藤光晃著說:「你有多少錢我清楚得很,你們食的用的都是家的,你負責小夜和陽生的生活用品、學費等等,買少一點漫畫就好了。」

    「咦!?」進藤光覺得今天太反常了,拍拍自己的面確定這個絕對不是夢境,難道年輕有為的他要當爸爸了嗎?

    進藤光轉頭向塔矢亮用眼神求救,誰知塔矢亮他本人竟然回應說:「別看著我,我沒什麼所謂的。」他生活一切從簡,也從來沒想過要娶妻,就這樣直接養兩個孩子也似乎不錯。

    結果三對一,少數服從多數,收養進藤夜和塔矢陽生的事就這樣定下來。小夜和陽生面面相覷嘴角偷偷勾起個意味不明的微笑。


~第一章完~

【棋魂/光亮】成人禮

這篇是最近寫得最好的一篇啊(感動
--------

【感冒】 【鋼琴】 【壁爐】 【相冊】 【元宵】

     進藤一家三口早早到訪塔矢家,今天是【元宵】佳節同樣是元服禮,更是光和亮的愛情進一步或完結的日子。進藤光最近輾轉反側也為這件事心煩,卻來到如此重要的日子突然忘了畏懼的感覺,如常的按下門鈴。

     塔矢明子急忙的小跑到門口打開門好讓進藤一家進去暖身子,才剛進去進藤光聽見啪啪的下棋聲就知道塔矢老師跟塔矢亮在對亦,進藤一家來到飯廳坐下不久塔矢父子也出來打過招呼坐下,而塔矢明子從端出早飯給大家享用。

    進藤光吃著紅豆粥偷偷環視了大家一眼,目光最後定格在塔矢亮身上。不知不覺已經到今天了,一年多前塔矢亮突然告知雙方父母他們交往的事至今還歷歷在目,彷如昨天才發生,進藤光其實一定覺得有點慚對塔矢亮,明明自己才是比較強勢的一方卻怯懼坦白。

    最有趣大概是他們父母的反應,進藤父母一直在對著進藤光大吵大嚷,而塔矢明子只是安靜的待丈夫下決定,最終塔矢行洋一句強而力的『待你們成年以後再算』事件就決定了。奇怪的是雙方家長故意讓他們不時在家長陪同下見面,起初他們很不習慣,慢慢知道父母其實只是想知道他們的進展,他們心裡有份說不出感動抱著父母哭著,漸漸他們兩家人也似乎發展成親家般。

    早飯後進藤光覺得有點發冷靠到【壁爐】取暖,心裡詛咒這幾天天氣意外的冷而自己又睡不著,塔矢亮察覺到進藤光有點不對勁,走去摸摸他的面卻見他微笑著搖頭,塔矢亮皺起眉頭輕嘆了口氣轉身去廚房倒了杯水找了【感冒】藥回去遞給進藤光。

    剛巧看到這一幕的兩位母親放下手上的【相冊】,嘴角不禁勾起個弧度。母親心裡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孩子,這一年多裡看到自己的兒子與自己戀人之間的默契,兩人笑著的歷經種種事,心知這份愛情早已不是他們能插手,其餘的問題也不再重要,只要兒子覺得幸福就足夠。

    中午他們一行人到神社進行元服禮,進藤光換上簡單的武士服,而塔矢家比較傳統所以塔矢亮換上正式的元服,兩人更衣後再見面時相視而笑。

    其實元服禮式很簡單,雙人安靜的正坐著待烏帽子親出現,不久拉開趟門的卻是穿著正裝和服的進藤正夫和塔矢行洋,塔矢亮掩著因驚訝而微微張開的嘴巴,臉蛋滑下一行淚水,而進藤光愕然了好一會也覺得視線有點模糊卻強忍著淚水的笑著。塔矢行洋先替進藤光戴上烏帽子,隨之進藤正夫也為塔矢亮戴上烏帽子,塔矢亮更是整個過程在無聲哭著。

    他們從來沒想過父親會以這個方式接受自己的戀情,禮儀上烏帽子親為元服者戴上烏帽子就是代表確立父子關係,進藤光伸手牽著塔矢亮微顫的手,從此他們就是一家人。

    雖然他們沒走進教堂,當然沒有悅耳的【鋼琴】聲更沒有任何華麗的結婚禮式,但他們心中清楚知道這種平淡幸福的結局已是他們想要的全部。

~完~

【棋魂/光亮】櫻花鍋

【屏風】 【抹茶】 【煮酒】 【手心】 【火鍋】

    塔矢完成手合後無聲的嘆了口氣,正打算離開時卻被進藤叫住了。進藤甚少會在手合後馬上叫住他,塔矢有點不解的皺起眉頭望著眼前的人。

    「塔矢,下星期六有空嗎?」進藤搔頸問,他前兩天故意問棋院塔矢的時間表,確定他那天必定是放假的。

    「嗯……怎樣了?」果然!進藤心裡偷偷的高興了一下。

    「啊,和谷和伊角那天請我們去吃【火鍋】~」進藤露出個耀眼的大笑容,接著道:「星期六下午六時左右在新干線等吧。」

    「回家看看那家【火鍋】有名,再去看新干線時間表,嘻嘻~」進藤邊走邊喃喃自語,塔矢一看就知准是他們兩個跟進藤打賭敗訴了。

    星期六當天進藤竟然只是遲了五分鐘,塔矢還沒來得驚訝前已看到那金色的瀏海拉著自己,急忙的跑上月台衝進車裡,進去了才鬆口氣。

    塔矢看見不遠的和谷和伊角正在走過來,和谷用力的拍著進藤的背道:「居然被你趕上了嘛!」進藤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亮出個大拇指,塔矢隨之禮服向他們打招呼。

    過了幾個站進藤和和谷吵鬧著的走出車廂,伊角和塔矢急忙向車廂的人道歉也跑了出去。一路上兩人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直到走到住宅區一家小店前才安靜下來。

    進藤拉開趟門走進去大叫了一聲大叔,廚房裡跑出個高大健壯的大叔高興的抱了進藤一下又抱抱和谷和伊角。

    這店雖然小可是客似雲來,根本早就擠得滿滿的,那個大叔隨之領他們到坐位,坐位外用【屏風】擋著就像是他們的小小空間似的。

    大叔摸摸塔矢的頭,塔矢有點不習慣的漲紅了面,像個娃娃頭隨著大叔的手而左右搖擺著,大叔哈哈笑著道:「可愛的孩子,要喝點什麼嗎?大叔請你的。」

    「啊呀……我要【抹茶】就好了,謝謝。」

    進藤跟和谷異口同聲道:「我要可樂!」

    「咦?可是吃櫻花鍋配【煮酒】才是最好啊。」伊角小聲的抗議。

    「伊角君,這兒只有你過了成年禮。」塔矢不自覺的吐糟,引來進藤跟和谷偷偷竊笑,而伊角也紅著面的低下頭,而大叔豪氣的笑著回去廚房。

    「塔矢是第一次跟自己差不多年齡的人吃【火鍋】吧?」進藤望著塔矢小聲的問,塔矢也誠實的點點頭。

    進藤伸手牽著塔矢的手,道:「放心,這個『戰場』我還能保護你。」

    不久大叔托出一大鍋櫻花鍋,進藤和和谷已經急不及待把筷子放進鍋裡搶食,伊角加入『混戰』才不到五秒已被趕出去,無奈的搖著頭,塔矢微笑看著他們以及一直緊握著他的手,【手心】傳出陣陣的溫暖。

【棋魂/光亮】新年

【淺草寺】 【禦守】 【煙火】 【和服】 【牽手】

    一月一日新年佳日,進藤難得地沒打算陪家人,反而腦袋裡滿滿也是獨自在家中的塔矢。不耐煩的搔頭,進藤換上深藍色配著藍色直紋的浴衣,有點笨拙的繫上黑色的腰帶,走到樓下準備逃出家門時不幸被進藤媽媽抓個正著。

    「光!你打算去哪兒了?」進藤美津子叉著腰對進藤光大吼。

    「哎呀!去……去【淺草寺】而已。」

    「唉……」進藤美津子無奈的嘆氣,右手輕輕放在面上,道:「今天人山人海,而且新年留在家中不是很好嗎?難得你爸爸今天會回來。」

    「媽媽~我也陪了你23個新年了嘛~」進藤光雙手合十的請求著。

    「好吧,要回來吃晚飯啊。」她那個寶貝兒子在想什麼她不多不少也能猜到,不忙對著兒子背影補說:「把小亮也帶來吧。」

    進藤光就知道他那個親愛的母親早就接受了他們相愛的事,而且非常疼愛塔矢,只是不能大方表現出來而已。
    進藤急不及待的邊跑去電車站邊打電話給塔矢叫他準備準備,高興的擠進車廂,急躁的踏著腳,在車門再次打開時第一時間跑了出去,伴著木屐急促的啪啪啪啪聲來到塔矢家門前。

    塔矢無言的打開門看著正在傻笑的進藤,進藤看見穿著淡紫色【和服】的塔矢就笑得更過份了。

    「我說啊…亮,就算新年穿【和服】也太過份了吧?」

    「咦?可是我平常也是這樣……」塔矢微微漲紅了面看著自己的衣裝。

    「沒關係啦,走吧,再晚點連大門也看不到的了。」

    兩人沉默的上新幹線不久在淺草下車,緩緩走到掛滿左右兩邊小紅色雷門燈籠的【淺草寺】,兩人乖乖洗手漱口,才剛放下竹勺,進藤已經馬上拉著塔矢擠進仲見世街一直推擠著,還不時吵嚷著要買點什麼回家給進藤父母和塔矢父母。

    結果二人抱著大大小小的包包走出仲見世街來到賣【禦守】的店,兩人剛好走到店前空著地方開心的挑選著。

    進藤向賣【禦守】的大嬸揮揮手,那抹金色如此顯眼大嬸就知道進藤來了,遞出一個印著【淺草寺】字樣的小紙袋,小聲對他道:「幸好我早就留著,其他早已賣光了!」進藤對大嬸感激不盡,而大嬸也忙著回去幹活。

    「好!這個是給亮的!」進藤把紙袋給了塔矢,不待塔矢回應就厚著面皮說:「快挑個姻緣守給我們,紙鳶這個好嗎?」

    「不要臉。」塔矢雖然這樣說,可是一直在專心考慮,不經意道:「紅白這個比較好。」隨即進藤笑嘻嘻的把一對紅色和白色花形的【禦守】買下。

    兩人最終近乎黃昏排隊來到正殿許願箱前,把錢丟進去,閉起眼拍拍手再合十的許願。

    「我希望可以一直跟亮一起。」進藤小聲的說出來,仿佛是要故意說給身邊的塔矢聽。

    「笨蛋。」閉著眼的塔矢單起眼瞄了一下進藤,偷偷的對著那抹在黃昏下顯得格外耀眼的金色微笑。

    晚上兩人無意參加【煙火】晚會,乖乖的乘車回進藤家,塔矢途中打開了進藤送的小紙袋,裡面是著名的櫻花守,水晶磨砂面的小珠印上金色的櫻花圖案,加上金色的繩子,簡潔卻耀眼美麗。細仔的把它端詳過後,塔矢把這份天賜的幸運收好。

    下車以後住宅區的路上空無一人,進藤伸手與塔矢【牽手】慢慢甚至改成十指緊扣,領著他到進藤家門,打開門進去暖烘烘的家。

    「我們回來了。」

【棋魂/光亮】並肩而行

【霜夜】 【鐘聲】 【花燈路】 【燈籠】 【章魚燒】
    太陽早早就回家冬眠令下午四時顯得昏暗,進藤跟塔矢完成指導棋的工作在無人的街道上手牽著手的慢行回旅館。

   「啊啊~累死我了~回去要睡覺睡覺。」進藤打著呵欠有點口齒不清的說。

   「你不是說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嗎?」塔矢盯了這個大懶人一眼,突然想起進藤這幾天也老是在忙,接著道:「不過【花燈路】又不只是今天,明天去也可以啦。」

   「咦~亮已經知道了啊……不過不是今天去就沒意義!」進藤舉起與塔矢十指緊扣的手,低頭看看塔矢腕上的手錶,道:「已經這個時間了?快走!」手改成拉著塔矢的手,拐彎走出大街去電車站。

   一路上他們沒對話也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目光,一直牽著手在阪急嵐山下車,進藤放開手走向正在整理門燈的職員問話,用目光示意塔矢進去,塔矢開始走進花燈路,而進藤小跑的回到他身邊。

   才走了一會到中之島公園的門口,進藤要塔矢等他一下隨即跑了進去,進藤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眼前,塔矢顯得有點不安,轉過頭其中一盤插花作品引起了他的興趣,彎下腰細心端詳著。

    塔矢不多不少對插花也有點了解,這盤花雖然有如其他插花一樣高貴清雅,可是花只有一枝,其餘配著都是枝而已,顯得這支米色的花特別卻有動寂寞感。塔矢意外地覺得這盤插花有點在反映自己,倒頭看看名牌,『【霜夜】明月』,嘴角掀起一個諷刺般的笑容。

    突然手多了份暖意,塔矢直起身子轉身看到進藤提著個【燈籠】對著他微笑,進藤把【燈籠】遞給塔矢,在他耳邊輕語:「生日快樂啊。」塔矢覺得心裡傳來陣陣溫暖,剛好花燈路亮起燈,有如他的世界被進藤光亮起來。

    塔矢跟進藤手牽手欣賞公園裡的學生表演,隨後走上渡月橋時,進藤興奮得放開塔矢的手走到橋邊俯視著水面的光波,塔矢有點無力的看著進藤,明燈之下那金色的瀏海更刺眼卻溫暖宛如陽光,塔矢掏出手機咔拆一聲拍下眼前的進藤。

    進藤向塔矢扮了個鬼臉,塔矢沒有理會他,結果在路上一直吵嚷到竹林小徑。塔矢抬頭環視這片幻境,進藤學塔矢用手機無聲地拍下正在發呆的塔矢,微笑的看著眼前的人。眼前的人手抬著【燈籠】,一身以白色為主的衣裝,閃閃發光的墨綠的頭髮和翠綠的眼睛,像這片竹林的仙子。如果他是這兒的光,沒有眼前這個竹仙子也沒可能織出這片浪漫的幻境。


    兩人不知覺的靠得更近的慢行著,心裡希望這路更長甚至永遠也走不完,而對方會一直與自己並肩而行。
    才剛走出竹林小徑進藤再次鬆手跑走了,留下心裡有點為這份打破浪漫而感到可惜的塔矢,進藤很快又出現了,戳了一面不悅的塔矢的臉蛋,塔矢張口裝要咬他似的,進藤湊上去輕輕吻他的唇。

   愕然中回神過來的塔矢看到進藤已經跑遠了,馬上低吼著追上去,進藤穿出一個小林,塔矢跟出去看到眼前的境色勾起個美麗的笑話,二話不說坐到屁股早貼在草地上的進藤身邊。這寺院及一大片平如鏡面的湖准是天龍寺沒錯,因為花燈路的影響晚上的天龍寺也格上的光亮與湖面的倒影只是一線之隔,平常絕對看不到。

   進藤從手裡的袋遞出一盒【章魚燒】給塔矢,而自己另拿出一盒開心的吃著,笑嘻嘻道:「美景美食配美人啊~」塔矢哼一聲別過頭也開始小心翼翼的吃起來。

   突如其來的一陣【鐘聲】打擾了這份無聲的幸福,隨即傳來廣播聲道:「那邊的人請離開,本寺五時已關門。」塔矢瞪了進藤一眼,進藤無辜的吐吐嘴,兩人匆匆忙忙的收拾趕快逃跑。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