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信十二】《陌路殊途》(高H)

《陌路殊途》


既不回頭,何必不忘。
既然無緣,何須誓言。
若說無緣,緣何相聚。
若說有緣,緣盡何生。
昔日種種,似水無痕。
明日何夕,君已陌路。
    --摘自《仙劍奇俠傳 一》


    閒日的深夜,梁俊義從冰箱中隨手拿了罐冰凍的啤酒,走到沙發懶散地坐著,無聊地看著電視。

    雖然他絕對不是什麼獨行俠,但偶爾還是喜歡放下「十二少」這個身份,獨自一個打發時間,無奈門口傳來的門鈴聲打擾了今夜的寧靜,而深夜打擾他的準沒好事。

    梁俊義緩步去打開門,看到門外的人無力地低下頭嘆氣,道:「乜又係你啊?」

    「咩又啊?我都係第二次黎啫。」穿著黑襯衫白馬甲西褲的男人跨進屋裡,打開摺桌揚了揚手中的外賣,問:「宵夜?」

    梁俊義喔了聲回應,兩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重播中的節目,除了電視的聲音就只有偶爾發出的吃飯聲,兩人之間並沒有半點交談,正確來說他們之間並沒什麼話題。

    「喂,你買啲外賣仲係咁難食。」梁俊義突兀地說。

    男人微微抬起頭看著梁俊義,他以為重複同樣的行為就能換到同樣的喜悅,就像簡單的1+1這數學題的答案只能等於2。

    公式不變,人心變了。

    聽見身邊的人輕笑,梁俊義轉過頭問:「做咩?」

    「你食到成臉都係啦……」男人伸手輕撫著他的臉,梁俊義當然知道他臉上根本沒沾到什麼,一切都只是個借口,但他並沒有避開。

    男人只是一直來回地輕撫著,梁俊義看到男人眼眸中那羞澀的自己,開始覺得這一連串的動作顯得很不自然,輕喚眼前的人:「喂,藍信一……」

    信一理所當然的抱緊他,輕輕的壓在他上面,吻上他的唇。梁俊義錯愕了一秒,接著身體尋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閉上眼勾住信一的頸子,嘗試著回應。

    他們的唇彷彿磁鐵兩極,自然而然地相吸緊貼,梁俊義不記得他們在沙發上熱吻了多久,只知道彼此的舌尖糾纏不清,雙唇廝磨纏綿。

    甚至電視一直傳出播完所有節目後的沙沙聲,兩人任誰也沒閑情把它關掉。終於,信一依依不捨地放過快喘不過氣的梁俊義,把電視關上隨便地收拾了一下。

    然後又在同一間屋、同一個房間、上了同張床,什麼也跟第一次一樣。

    梁俊義順勢把房門關上,信一急不及待的抓住梁俊義,讓他的背緊
房門沒有半點逃走的空間,隨即蹲下拉低他的運動長褲,埋首在他的下腹開始玩耍挑逗。

    梁俊義微微地反抗著令信一不自覺的更熱情,在他的熟練照料下,對方的情慾也不能自控地賁起鼓脹。

    欣賞著這傑作,信一再也按捺不住,站起來把梁俊義推到床邊,從口袋中拿出保險套,迅速地扒光兩人,並把梁俊義擁住。

    輕撫過他茶色的秀髮,貼上他的唇、以舌尖分開他微抖著的牙關,看準時機進入,與他的舌頭交戰。

    深吻同時,手則在他的腰背、臀部不安份的遊走,沿著臀溝輕觸敏感帶,梁俊義不習慣地扭動身體,在對方的撫觸下,他的下半身隱隱燃起慾火。

    梁俊義不悅地爬了上信一的身上,信一嘴角勾起了個弧度,像逗小貓地撫著他的下巴,撐起上半身再次與他擁吻,信一順勢將他的臀部一抬,半強迫半引導的長驅直入。

    梁俊義輕叫了聲,異物突入的感覺令他脹紅臉掙扎著想從對方身上移開。信一卻不打算放開他,一隻手臂摟著他的腰,另一隻手架開他的大腿,將他緊貼在自己身上,同時更猛力朝他的體內深入、侵略。

    感覺對方在體內的擴張、搏動,梁俊義頓時酥麻無力,只好抓住對方的肩膀、癱在對方身上無力抵抗,任憑對方的雄壯灼熱在體內抽送律動。

    每一次深入衝擊都讓梁俊義發出倒喘似的呻吟,從下腹深處燃燒的火苗讓他焦躁難耐,自動地貼上信一的嘴唇,希望得以慰藉。

    在熱情加溫下,兩人的互動更加激昂,信一乾脆地捧住俊義的臀部猛烈起伏衝擊,快感有如觸電般陣陣襲捲,梁俊義募地俯身咬住信一頸側、意圖阻止驚叫聲溢出咀邊並釋放出來。

    信一緩緩地把慾望抽出,輕撫著懷中正在喘著粗氣,生著悶氣的可人兒:「做咩?唔夠啊?」

    梁俊義並不是個對這方面貪心的人,無疑剛剛那次已經超出他的界限,可是……

    用吻堵住嘴,信一有點錯愕,兩人體內的星星之火又悄悄燃燒。信一輕輕的將他翻身,從頸肩沿著背脊向下細吻,在俊義臀縫間盡情肆虐輕啃,一陣陣搔癢令俊義不由自主的扭動,性致也越來越高漲。

    信一看到俊義已經再次完全點燃慾火,乾脆跪起身,托著他的腰,扶著他的臀,藉由先前的充分滋潤再度順利進入。龐然大物在體內的充實感讓他一陣輕顫,喉中發出細細呻吟。

    隨著對方規律的抽送、緩緩的深入,俊義感覺從下腹深處蘊激出一股熱能沿著血管全身流竄,讓他躁動難耐。接著,對方更一手扣緊他的腰、另一隻手則伸向他的分身握弄撫慰。

    多重的刺激讓俊義亢奮不已,彷彿飄上雲端,連神智都逐漸飛出,他不自覺地抬起臀部貼向對方,讓彼此的結合更緊密,企圖得到更大的快感。

    信一猛烈而準確地在俊義的體裡刺激著最敏感的區域,俊義根本無力抗拒,更無法思考,只是抓住枕頭,求饒輕泣般的興奮呻吟著。

    信一持續開拓占領,梁俊義感覺被充滿體內的龐然大物不斷擴張,帶來的激昂高亢也冉越來越強烈,俊義以本能配合回應著對方,他忘形地嘶喊,聲音嬌嗔得教他自己都臉紅,卻無法自抑。

    突地,他整個人一顫,反手抓住信一,道:「慢……慢啲……」信一卻像沒聽見似的,不但將他擁得更緊,還俯下身咬住他的頸背。

    信一在他的體內持續的深入淺出,摩擦、刮搔,輕佻的逗弄,揶揄似的沉靜數秒後又開始一輪激烈撞擊,俊義忍不住發出驚叫,完全失去思考能力,完全無法招架,四肢癱瘓在床上,像一團黏土任憑對方揉捏擺布,喘氣不已,更興奮嘶嚎。

    無限爆發的高亢超出他所能負荷、瀕臨爆發,終於一陣悶哼後將愛液釋放在對方的手中。信一同時也移出他的體內,用面紙接著他的愛液。

    梁俊義躺在床上喘息不已,半虛脫的癱在床上,咽了咽口水滋潤乾涸的喉嚨,漸漸入睡。

    梁俊義模糊間聽到敲門聲,撐起身發現自己早已穿好睡衣,打開房門探頭出去看到吉祥買了早餐上來,應了聲讓他稍待一下,冷靜地梳洗換上衣服再出去。

    「小吉,行啦。」

    「咦?早餐唔食啦?」

    「放佢係到得啦。」

    梁俊義回頭看到那半掩的房門,沉默地深思著。

    「……阿大?」

    梁俊義步出家門,鎖好門,頭也不回大步地離開。

    彼此也知道,他們之間不需要任何承諾、謊言。

    彼此也心知,再次重複往事也只會令回憶乏味。

    開始或許不是一個錯誤……

    但他們不適合糾纏不清……

    所以,這次是最後一次。


~~完~~

後言:
我知我表達能力差……
整件事開始是信十二他們在十二少家偶而發生了第一次關係,而大家心中也覺得這樣不錯。
於是信一又一次去找十二少,但他們心裡早知沒可能如第一次,而如果再有下一次也太曖昧(文內容)
所以這次雙方默許(?)下重溫一下,之後各走各路。
至於他們心中是不是愛對方就……自行腦補吧(艸)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