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倫敦的故事(Refus Sixsmith中心)

Fandom: Cloud Atlas
配對: Refus Sixsmith/Robert Frobisher

*注*
這篇跟來自死神的故事是一對的,內容是近似只是視點不同。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____________________

來自倫敦的故事-Refus Sixsmith

  這個世界並沒有童話故事成真的事,流傳著的就只有別人的事跡--不管是喜悅還是悲哀的故事。

  而接下來我要跟你說一個故事。

  一個平凡得如一直輪迴著的春夏秋冬般,卻是個不應被遺忘,充滿禁忌的故事。




  那時候的我才不過十三年歲,家裡雖然有點錢但絕對算不上倫敦的豪門望族,而我父親是一位非常聰明的商人,任何富戶的聚會或舞會都定必定會帶上身為長子的我。

  十三年歲的我還不太懂事,而且那時我剛考上了Gonville and Caius College,父親帶著我也不過是為了炫耀,大多的時候我只不過要向別人點點頭之後在一邊坐著看書就好了。

  其中一次卻有點不同,我記得那時是十二月末,格雷沙姆市下著大雪父親還堅持要出門令我顯得有點不耐煩。當我在沙發上獨自看書時一個穿著黑色禮服瘦削,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小男孩坐到我的身邊。

  「很悶對吧?」他說。他只是看著前方仿佛在自言自語就算我不回應他,雙方也不會顯得尷尬。

  「我相信你身同感受。」那個男孩雙眼緩緩地轉向我,看起來有點像奸計得逞的樣子。

  他禮貌地伸出手說:「Robert Frobisher。」

  Frobisher家,不折不扣的英國貴族,絕對比我家有名有錢得多了,難怪他的衣飾都是用上最好的布料,專人度身定做,西裝領邊還有個金屬胸針。

  「Sixsmith,Rufus Sixsmith。」我微笑著與他握過手。

  「所以你喜歡看書?有在上學嗎?」

  「呃…剛考上了Gonville and Caius College。」

  「難以置信!我也是新生,你是哪一科的學生?」他整個人轉過來,一臉期待的樣子。

  「科學。」看到他臉上難以錯過的失落,我問:「你呢?」

  「音樂科。我相信我會在學校裡看到你的,對吧?」

  「……當然。」

  那雙翠綠色的眼微笑著,毫不掩飾著從最深處真誠地笑著,我忘記了自己有沒有回笑但我相信那就叫做一見鐘情。





  如果把愛情比喻成原子的話,Robert就如有質子,而我跟其他追求者就如電子圍著質子打轉。

  「我的好朋友,你這個大悶蛋。」那是一個春末的晚上,而當時我在扶著帶著醉意的Robert走出酒吧,他口齒不清地對著我說:「難得出來喝酒,有那麼多美女在場你卻毫不感興趣。」

  「我…呃,我已經有喜歡的人。」當時開始下起了微雨,我扶著他的腰加快了腳步。

  「騙子!」Robert突然在夜深人靜的街上大喊,我趕緊掩著他的嘴他才壓下聲線說:「我跟你相識了快三年了,任何美女你也不會多看一眼,何來會有喜歡的人。」

  「這個人我已經認識了很久。」快三年了,應該已經算得上久吧?最少暗戀一個人三年可說是段非常漫長的時間。

  「Refus,你…剛剛用他了?……所以是個男的?」

  我愣住了,或許喝了點酒令我鬆懈了,竟然犯了這個如此重要的錯誤,當時我只能緊緊地閉著嘴什麼也不說,最可悲的是我無法對Robert撒謊。

  「我的好同學,我唯一的好朋友啊,你覺得我會因為你是同性戀而疏離你嗎?我相信我做不到。」Robert笑了,與其說苦笑不如就是種我一輩子也不會理解,悲哀、自嘲般的笑。

  「……沒錯是個男的。」

  「我很好奇你這個好男人愛上了個怎樣的人。」

  「……找五個形容詞來形容你自己吧。」至今我也無法想起當時何來那麼大的勇氣說出如此明顯不過的暗示。

  「Refus Sixsmith,你是在暗示你愛我嗎?」Robert停了下來走在我前方面對著我笑說。

  我看得出他的眼中帶著期待,就如我們第一次相遇那時--我愛上他的那刻一樣,你叫我如何拒絕得了他。

  「如果我說是,你會離開我嗎?」

  Robert沒有用任何的言語去回應我,他只是把他的唇緊貼著我的,而那一種感覺同樣是無法用任何的言語去形容。

  在劍橋中,在大街中,還有在雨中。誰說在雨中浪漫的地方就只有巴黎?

  回到宿舍時我們已經完全濕透了,我們趕忙換上套乾淨的衣服而我用毛巾輕輕地為他抹著那濕漉漉的翹髮,還好那時的我們還算得上紳士,接著只是以數不清的吻共享著那一個晚上。

  那一年我只是十五歲,Robert也才剛十六歲,我們都太年齡太衝動太錯了,但對我們來說這輩子卻不再會有比這份戀愛更正確的事。





  直到我十八歲那一年漸漸轉變成一個年輕男子的時候才驚覺我對這份愛情是多麼的迷茫,我確信自己是深愛的Robert,但卻從來不知道Robert的想法,他就如煙霧,喜歡出現時就出現,儘管肉眼看得到但身處於當中卻什麼也感受不到。

  就連他對上學的態度也是這樣,在他逃學了幾天後突然出現在學校走廊上向我飛撲過來。

  「我的天,Robert你這兩星期到底去了哪兒?」我把那個輕得不像話的人抱住,小心地把他放回地上。

  「噢,絕對不會想像到。」Robert把手伸進了我的西裝外套裡,緊緊地抱著我:「我很想念你,快給我一個吻。」

  「在這兒?」

  「對,在這兒。」

  Robert把我拉得更近他一點,閉上眼等待著我,我緊趕左顧右盼確定走廊上沒有人才輕輕地親上他的薄唇,就如蜻蜓點水般而已。Robert有點不心足捧著我的臉又把他的唇貼著我的。自問就只有Robert能如此大膽毫不懼怕別人的眼光,天知道要是被人看到我們會有什麼下場。

  「Well,還有幾天就開始暑假,我在計劃出國玩而我計劃中可是有你的存在,你覺得怎樣了?」Robert放開了我與我並肩走著回宿舍。

  「這點我要問……」

  「別問了,就在學季完的那一天跑回家隨意收拾幾件衣物,留張紙條就出來吧!」難掩著興奮的心情,Robert邊輕跳著邊在我身邊打轉:「Refus Sixsmith你願意跟我私奔嗎?我會在碼頭等你,不見不散。」

  那Robert就是有本事把這種喜悅的心情傳染到別人身上,我也禁不住開始想像逃一切束縛的快感:「哈哈,這似乎是我問才對。」

  私奔嗎?如果Robert的話絕對沒問題,他會毫不留戀他所擁有的東西放下一切就跟著我走,但我卻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個膽識那個本事。

  「有差別嗎?而接著的四個月我們都會在沒有找到我們的地方。」


  一輩子過著中規中矩的生活,有誰比我更需要一點瘋狂?


  在學季完的當天我就如計劃中,從床下拉出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在大廳的飯桌上留下了一封早已準備好的信,毫不多想就出門了。

  坐了快一整天火車終於來到碼頭,而在碼頭邊等著我的Robert望見我來臨馬上顯出個甜美的笑容,要不是碼頭人山人海的話我想他可能會拉著我以吻當作給我的獎勵。

  我們什麼也沒說登上渡輪安置好我們的行李,整程我們都是在看天看海,聽Robert說音樂的事要不就是他多麼討厭他的父親,唯一沒說過的就是我們的目的地。雖然船上說不上舒適,但有時候我希望那旅程永遠也不會完,毫不知道有什麼在前方等待著我們,只知道我們身邊有著彼此。

  坐了幾天船,Robert在最後一刻決定在科西嘉島下船,那兒可是法國邊境而我們兩個卻一點法文也不會說,用指手劃腳的方式才總算租了間酒店房,再在附近書店買了本簡易英法對照書才點得到我們的晚餐。

  「Robert,下次能去個說英文的地方嗎?」Robert挽著我的手臂在大街上走著,而我笑說:「要知道剛剛我付錢時那個人盯了我多久才明白我的意思。」

  「是嗎?我覺得你的法文說得比他們性感啊。」他把我拉了去海邊的沙地上,開玩笑地跟我說:「要不我們蜜月時去個說拉丁語的地方,最少我們都會說一點點。」

  我把外套脫了下來,與Robert躺在沙灘上指著天上那片美麗的星空:「那……在北面最亮那顆星的見證下,我答應你畢業以後就娶你。」

  「Sixsmith,我親愛的Refus,你誤會了。」Robert的笑容僵住了,他舔了舔唇顯得有點不知所措:「我必須說我小指上的戒指可不是玩具,那代表著我是不會跟別人戀愛的人……」

  「我知道,我一直也知道。」我以為自己早已準備好這一天,但當聽到Robert親口承認的時候我的心還是禁不住被撕成碎片。

  「你聽我說,我……」

  「我可不是什麼愚人,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也是來者不拒嗎?」我打斷了他不讓他說下去,撫著他那卷卷的髮髻說:「……我只是那些人之中的其中一個。」而儘管我不是Robert的最愛,只要我還擁有著他就已經很足夠。

  「不是這樣的。」Robert湊上來想要親我,而我卻避開了,他有點失落地在頭躺在我的肩上:「……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也不要離開我。」

  我認識的Robert Frobisher可是隻美麗的天鵝,在別人面前永遠都是高貴美麗,帶著點調皮而充滿希望,絕對不會讓他任何人看到水下用力劃動著的雙腳,所以那個回應相對下可以說是反常,我趕緊挽著他把他緊緊地抱住,問:「Robert,發生什麼事了?」

  「學校要求我退學,之後我跟我父親鬧翻了。」Robert在我的懷裡蹭著,苦笑道:「不過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不是嗎?」

  「那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我不知道,Refus我真的不知道。」

  看到那個軟弱受傷的Robert比他說不愛我更令我心碎,我很想告訴他一切會好起來,但他比我更快搶先說:「但以我的才華總會找到工作的。」

  那一個晚上與以前的很不同,他需要勇氣而我給予了他。

  那一個晚上是我們的第一次。

  回到酒店以後我們互相用帶著微顫的手為對方解開了衣裳,我的手輕輕地撫上那白晢柔軟的身體,而躺在床上的Robert帶著半點猶疑最後還是用雙手挽著我的頸。

  儘管他的眉頭緊繃著在一起,水珠從那雙綠色的湖水中滑出來,他還是半點抱怨也沒有,但那就是我所愛的Robert,不是嗎?

  我知道我弄痛他了,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受的是肉體上的痛還是我的溫柔刺痛了他,或許兩者皆是。

  那一個晚上我倆對對方毫不掩飾、赤裸地展示著自己,但卻各懷著不同的心情在科西嘉的星空下入眠。







  日月如梳,命運的齒輪一直一點點地走動著,我們的未來一直向著某方向走著,而我們從來都未意識到。

  我二十三歲那年的七月中,那天是我這輩子中最後一次看到Robert。

  那時的我已經很清楚我在Robert的心中是個獨特的存在,如果我問他愛不愛我,我想他或許自己不知道,只會答我說人是很複雜的,但我知道他心中那種感覺就是愛。

  「Robert,你把我叫來倫敦是有什麼事嗎?」我跟Robert給我的指示來到一間酒店房裡。

  Robert鎖上了門,捧著我的臉深深地吻著我:「沒什麼,只是……我想要你。」

  我不需要再多問,只要他這樣說我就會明白一切,他想念我他需要我--他需要記得自己是被愛的。

  我們貼近著彼此,除了記得要接吻,愛撫著對方的身邊尋求著半點安慰,還有想要擁有對方隨而沾上對方的味道外,其他的都通通忘掉了。

  一場激烈的性愛過後Robert懶洋洋地靠著床架點燃了一根煙:「明早記得要從窗逃走。」

  「你又欠人多少錢了?」下意識地掏出了錢包,想要為Robert付清他的負債。

  「別。」Robert搶過錢包,把它拋到房的另一端:「這是我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我嗯了聲回答,到底什麼時候Robert才會承認我早已踏進了他的人生中,這一切早已是我們的事而非他自己一個的事。我們之間早就不需要語言,而Robert當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他把手上的煙弄熄輕輕地吻過我的額,接著又是一番纏綿。



  早上我們被刺耳的敲門聲吵醒了,Robert趕緊把衣服穿好,吻別了我以後從窗跳了出去,踏上了他新的旅程。

  一個他期待已久的旅程,一個沒有回頭的旅程。






  Sixsmith,

  我們不會永遠地死去。當我手上的手槍讓我得到解脫以後,很快我會再次降生,下一個輪回馬上就會來臨,而十三年後我們又會於格雷沙姆相見,再過十年我又會回到這間房裡握著同一把槍。

                       相顧無言 惟有淚千行

                           R.F


《完》



----------
PS
好吧,我小小的壞習慣又來了,我又把電影跟小說混合來寫,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這篇的暗示沒做得太明顯,最後引用Robert信中的內容那兒如果不仔細想的話可能覺得會有點突兀,於是只好自己先解釋一下XDDDD(喂

一開始其實就暗示了他們的故事就如春夏秋冬不斷地循環著,接著故事開始時是十二月末(冬)→他們相愛→(春)→科西嘉(夏)→他們最後一次見面(夏末)→原作故事(秋)→Robert的死(冬) ,最後引用了Robert的信也意味著這一個循環 。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