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FC】X-Men's Creed. Ch.1-2

【X-Men:First Class】X-Men's Creed. (根本未想好名字
Relationship: Erik/Charles
Warning:
**Crossover with Assassin's Creed**

時間軸,原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apter 1-2

  冷靜?
  你叫他現在如何冷靜了!?
  竟然叫他跑到老遠去刺殺一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

  Erik戴著白色的斗篷,斗篷藏起他的臉讓他成功混進人群之中,偷偷跟著人群坐準備出城的馬車中。
  一般來說沒人會喜歡坐在馬車最尾最邊緣的位置,有誰不知道那個位置是最危險,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拋出車外。
  但Erik不同,每一次他定必會坐在這個位置上,方便他偷偷滾出車外,而他說滾出車外可不是開玩笑。

  馬車走了不到五分鐘,Erik就已經看到他的目的地,他把雙手交叉放到胸前,毫不猶豫地捲著身整個人往後墮,背部輕輕著地住後滾了一圈,最後雙腳完美地親吻地面,就在眨眼間馬車上已經失去了他的蹤影而沒有半個人察覺到。
  他真的太愛這一串動作了,無聲無息而且受傷機率又少,真的太美了!還真的希望有人會欣賞,當然,如果有任何人看到的話,那個人應該再也無法回家了。

  Erik走到高塔前叉著腰抬起頭,這高塔還真的不是開玩笑,他敢保證這會是他爬過最高的建築物裡頭排行前三。
  從來沒人聽這那高塔上有住著人的事。這塔早在六、七百年前建成,聽說以前最頂有個巨鐘,不過一場大戰之中,巨鐘倒塌下來造成不少傷害以後就沒有再建新的鐘。

  整個高塔就只有三個窗,最高的窗或許是有一個房間的空間,以前工人都會喜歡把工具備用零件留在塔裡,但要改做成一間能住人的房間那根本沒可能。

  更何況住在裡面的人要如何下來去市鎮上了?像他這樣從小被訓練的人,爬了才大半已經汗流浹背氣呼呼的,何況是一般人。

  裡面最好真的有人住著,要不他很有可能會用炸藥把Shaw炸死,前提是如果那怪物會死的話,要不還是別試免得被Shaw恥笑。

  說起Shaw,Erik討厭這個男人。
  小時候Shaw看上了他的能力,強行分開他跟他的家人,強逼他叫他Al Mualim並聽從他的命令,把他帶到兄弟會之中,不擇手段地把他訓練成刺客,當中包括殺死他的家人。
  相反Shaw非常喜歡他,最少想要利用他。教他的事總是與其他成員不同,更高深更艱難,就連工作也是,他說是要多多磨練他最器重的弟子。
  Shaw嘴邊總是唸著這世界有一天會作出重大的改變,總是會輕撫著他、叫他The One。
  被神選中的其中一人。

  很久很久以前,在人類文化存在以前,那時存在著另一種文明,比現在更高明更有智慧的文明,我們沒辦法知道太多,所以只能把這文明稱為Those who came before.
  那片文明消失的原因一直以來也是未知之數,我們唯一知道的事就是那神秘的文明留下了幾片遺物。
  非常強大、無法被毀滅,只會一直一代接一代,一個接一個的文明傳下去的遺物。
  這些遺物太強大了,一般的人類是無法控制這些遺物,就只有神選中最出色的人類才有這個本事,而Erik你是其中一個。
  當被神選中的人得到遺物後,人類的文明會被產生巨大的改變,這個世界從此會被神選中的人們所統治,而Erik你是其中一個。
  Erik你必須拋開你的過去,學習當一個君主的態度,未來要帶領人類引領他們到一個新的文明時代,你明白嗎?

  那是我小時候的床邊故事。
  小時候我對這點事的確是深信不疑,但長大後漸漸覺得這些事太夢幻了,一切根本說不定只是Shaw殺死他家人的藉口。
  現在我只是他訓練出來的殺人工具而已,除此之外就什麼也不是。
  這次跟以往很不同,Shaw顯得特別緊張,還竟然跟我提起了這個故事。他說如果我殺了這個目標,把他的心取出來給他的話,那他所說的巨變恐怕真的要開始了。
  這不是我的作風,兄弟會不濫殺無辜,特別是眼前有一場戰爭一觸即發,但Shaw保證那個人的死會阻止一切,所以我只能接下這個莫名其妙的任務。
  這個任務根本可以說連一個明確的目標也沒有,暗殺目標筆記上就只是寫著幾個字──住在大教會高塔上的人。
  名字、性別、年齡、樣貌、種族、信仰,全部也是一個謎。唯一知道他會是獨自一個在塔裡,而且以Shaw之見很可能會是個女人,還要是個長得迷人的女性。
  
  Erik一直爬著沒有停下來,也不敢走近那窗戶免得被發現,他一直爬到最頂才停下來,坐了在破損的牆邊鳥瞰著這個地區,他從胸口掏出了一張被摺成只有掌心般大小的紙出來,把這附近的地理特徵記下來。

  這是他少數的好習慣之一,他不相信別人整理出來的地圖,只有他自己記下的這些小地圖才能讓他計劃出必要的路線。
  在他做出爬進別人窗戶把那個人殺掉這種愚事前,他決定再次在塔頂徘徊檢查一下有沒有別的進出口。

  前一陣子應該下了一場大雨,不少瓦礫中還積著水。Erik非常討厭會積水的地方,要知道積水總是跟發霉發臭脫離不了關係。
  在離開前,Erik瞥見了一小處意外地「乾淨」的地方,完全沒有發黴而且破磚乾燥得很,那水到底流了去哪兒?Erik把那附近的石塊翻開,果然被他發現了一個破洞,正好足以他跳下去。
  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發現不出他所料,只是間用來放置雜物的房間,而且房間裡有設計去水位所以沒可能有積水問題,自然不會有任何人上來打掃。

  但有什麼太不對勁,這令Erik沒有白來一趟的怒意,反倒令他每個細胞每個毛孔也叫囂著,想要理解這個不尋常的違和感。
  他是隻野獸,他的直覺不會說謊,他的直覺是多年血汗磨練出來,這兒必定有什麼東西在。

  地板,必定是那個地板!
  一般來說這種高度的塔內地板都是用木地板,一來減輕塔的負擔,二來是方便水從地板間流走,但這裡卻用石磚,還要是非常厚的石磚。

  還有窗戶,這房間根本沒窗!
  Erik記得那個窗戶就在差不多的高處,很可能就在這下面。

  噢、這厚厚的石地下恐怕真的住人了!

  Erik輕輕地敲打石塊,尋找最鬆動的一小塊,用小刀插進石塊之間把鬆出來的磚塊提起小心地放在一邊。
  從那只有掌心般大的缺口窺視進去,是間佈置簡單的房間,一張雙人床,一套書桌,一組沙發茶桌,還有書架──大量書架。
  地上一堆翻動過的書本,還有書桌上雜亂的紙張跟放置了好一會的食物,種種證據指出這兒必定有人住著。

  Erik站了起來拍拍胸口的灰塵,開始動手把附近的石塊一點點移走,直到洞口足以他穿過為止。
  這房間天花板比較高,而且為了支持石磚的重量都另外加建了木橫梁。這還真是幫助了Erik不少,至少他不擔心跳下去的問題,而且他還可以在橫梁上觀察他的暗殺對象。
  Erik鑽進那個缺口,無聲地降落在其中一支橫梁上,小心地走到一角坐了下來閉著眼等待房間的主人出現。
  房間一直維持著一片死靜,只有輕風不時從窗吹進來,舒適得Erik不自覺放下戒備睡著了。直到一陣敲門聲吵醒了他,他才記得自己在進行任務。

  急躁的敲門聲停了下來,接著他聽到有人掏出鎖匙把門鎖打開。接著一個金髮的少女抬著一大盤食物走進來放到書桌上。
  他的暗殺對象很可能是個迷人的女性,Erik差點就確定那是她沒錯,差點就跳了下去把她殺死。
  戲劇性地,在Erik行動前的剎那間她叉著腰大吼:「Charles Xavier你到底躲了去哪?」

 Erik聽見他正下方的書本埋中傳出一陣書本被推倒的聲音,一個小小褐髮的頭探了出來,沒想到那個人竟然就一直藏在自己的正下方,但現在他能清楚看到他。無疑,剛醒來的Charles同樣地能確實地感覺到他正上方的人。

  There he is.(雙關語:他就在這兒∕他來到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