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FC】X-Men's Creed Ch.1-3

【X-Men:First Class】X-Men's Creed. (根本未想好名字
Relationship: Erik/Charles
Warning:
**Crossover with Assassin's Creed**

時間軸,原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apter 1-3

  Charles用手整理了一下他凌亂的秀髮,他察覺不到附近有任何轉變,恐怕他的變種人朋友還沒使用他的能力。
「噢、Raven,我親愛的妹妹。」Charles嗅到Raven帶來熱騰騰的晚餐,趕緊爬了起來邊喝著熱湯邊問:「早前給你寄出的論文,有消息了沒?」

  「嗯、大學教授的信今早到達了,說你所寫的生物學什麼論裡……」

  「遺傳學,是有關基因異變的……」Charles糾正了Raven,而她聳了聳肩,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Raven在Charles滔滔不絕地發表他那她壓根兒不在意的偉論前,打斷他:「Well,基因異變論中有幾點他非常感興趣,非常期望跟你會面。」

  「真可惜呢,我也很希望與難得會欣賞我論文的人見面。」Charles低下頭把他的熱湯喝完,說:「另外十四行詩的發表呢?」

  「教授那邊我已經如常地代你回信,跟他說了你正環遊世界,而十四行詩編輯的事我已經交了給Logan。」

  「環遊世界,我的夢想。」Charles有點苦澀地輕笑,說:「謝了Raven。」

  
  所謂夢想就是指生活中無法實現的事,現今是大英帝國發展正盛之時,只要是普通中階家庭也會本事出國遊事。但這一切不適用於Charles,並不是他沒有足夠的資金,事實上他還算是富有家庭出生的。

  只是Charles無法離開這高塔,而一般人是沒可能走上這高塔。塔裡的階段設計成微微地傾斜,肉眼或許看不出來,但這細小的差別卻會對人類的腦袋做出巨大的影響,一般人恐怕走不到1/4就會覺得頭重腳輕,手腳無力。當然,Raven從小就已經開始練習自由早就已經不再受這小把戲影響,而且必要時她還有其他的方法上來。

  Charles發現這塔的設計之後絲毫不感到意外,畢竟從始至終這都不是普通的鐘樓,而是教會把The Gift收藏起來的地方。
  The Gift——神的禮物。
  教會長老是如此稱呼他,但Charles知道他的能力是什麼,而它有一個更好聽,更正統的名稱。
  這份神恩賜的能力是擁有人與生俱來,但不代表這份能力不會消失。這能力完全是隨機出現,但一旦新的擁有人出生以後舊的擁有人就會失去能力,反之舊的擁有人死亡以後新的擁有人會隨即出現。
  這份能力太強大了,所以教會找到The Gift之後都會把他關起來,不准他問世事免得他亂用他的能力。因此大多的The Gift也受不了這份能力帶來的壓力和束縛而英年早逝。

  「Charles,你打扮了?」Raven上下打量著Charles,總覺得他晚上格外地整潔,明明下午還髒兮兮的。

  「噢、呃……對啊,只是正好要見一位朋友而已。」Charles看看自己的衣裝,意味深長地說。

  「又是你的幻想好友?」Raven把吃完的碗碟收拾好,吃笑地說:「你早陣子已經這樣說了吧?」

  「那次是我計算失誤而已。」Charles抿起唇抗議著。

  他們才剛開始難得的打鬧起來,房裡的掛鐘隨即傳出八下響聲,Charles盯著掛鐘無奈地說:「時間差不多了,明早再說吧。」

  Raven看著Charles無奈地輕笑了聲,盤著碗碟推門離開。在Raven關上門以後,Charles嘆了口氣看起來有點失落,聽著Raven的腳步聲直到完全消失,房裡再次回到死靜才說:「剛剛睡得很舒服吧?」Charles抬起頭來,嘗試尋找與他共處一室的人。

  那個人不是在跟我說話吧?
  
  Erik盯著還抬著頭的男子,那少年頂多才十八、十九歲,整潔的純白襯衫,筆直的米色西裝褲,順滑得近乎反光的褐色短髮,白皙的皮膚,鮮紅的薄唇,還有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藍得很,不像寶石般的藍得讓人摸不透,而是宛如黃昏的天空般,散發著光芒的淡藍色。

  「噢,不喜歡說話嗎?」Charles放棄尋找躲在房頂的Erik,只要知道他還在就足夠了。

  「沒關係,那我負責做說話那個吧。」Charles坐在他書桌前舒適的皮椅,背對著Erik,說:「至於剛剛那個甜美的午休……別太在意吧,硬要說的話說是這個塔被下了咒,每天下午四點塔裡的人也會昏睡過去。」

  「我是Charles Xavier,我相信從出生不久起已經住在這兒,換句話說已經住了二十三年了。」懶洋洋地隨意用手指了下地上的書本,說:「在這兒我都是自習的,論文寫著寫著不知不覺就已經是位教授了。」Charles自嘲似的輕笑。

  怎樣看他也不像跟我同年,而且還要是個天才。

  雖然明知Charles無法看到,但Erik還是給了個不肖的白眼他。

「你呢?」Charles禁不住好奇又抬著頭盯著天花板,聽不到任何回應又問:「為什麼你會來找我?」

Erik沒有答話,仿如他根本就不存在於這個空間裡一樣。

「不能說嗎?」像個撒嬌的小孩子似的皺起眉頭抿起唇,但依舊死靜一片而這次Charles終於放棄,點燃了桌上的油燈安靜地看書。

眼前的少年看起來像個生於貴族的被困青年多於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紀或引發大戰的將軍皇族之類。
  Erik雖然不明白為何Shaw如此著緊這個目標,要他非死不可,但Erik從來也沒被他的好奇心影響他的工作,這個少年至今還活著是因為另一個原因。

  他醜陋的慾望。
他並不是指生理上的慾望,而是精神上的。他是以別人的恐懼為食糧,他必要他的目標——那些犯這罪人看到他就如看到死神一般,在恐懼與罪惡感下緩慢而痛苦地死去。

同樣地正是因為這個原因,Erik沒有使用他的能力,反而大廢周章來見他一面。

  別誤會他的意思,那並不代表他喜歡Charles,他向來也對自己的目標沒什麼好感,而Charles他更是討厭至極。

  他不相信有人能一輩子中沒犯下任何過錯,面對死神的來臨,無聲地問罪,沒人能不承認自己的過錯。相反Charles他沒有表現出一絲恐懼,意外的冷靜甚至不時露出絲絲的喜悅令Erik覺得眼前的人不是個傻子就是壓根不知道他的目的。

  或許Charles真的不知道?或許Shaw下令要殺了他不是因為他犯下令人髮指的罪而是另有原因?

  這個人整輩子也沒離開這兒,沒見過任何人,更沒見識過這世界的醜惡,他當然是感覺不到他散發出來那死亡的氣息。

  這新鮮的反應勾起了Erik久久不見的興致,他整個人伏在木橫梁上觀觀著Charles,有如欣賞動物園中的新小動物般。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