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FC】X-Men's Creed Ch.1-5

【X-Men:First Class】X-Men's Creed. (根本未想好名字
Relationship: Erik/Charles
Warning:
**AU with Assassin's Creed**

時間軸,原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apter 1.5

  深夜在Charles入睡以後,Erik借用了他的浴室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把自己整理乾淨換上一套純米色的長袖棉衣,也把他的刺客服洗乾淨把它們掛在橫梁上。

  突然間Erik有點好奇Charles的喜好興趣,從他喜歡以詩詞交流中知道Charles必定是個對文學有一定認識的人,那他喜歡什麼詩人?他會收集全部詩的剪報還是他喜歡的而已?Charles說過他是位生物學教授,天啊,他對生物學還真的一無所知。

Erik輕手輕腳地跳了下去,仔細地檢視著Charles的藏書。Charles床的兩邊都有書架,而近窗那邊都是詩詞、散文、小說等等,近門那邊全是學術上的書籍。Erik小心地蹺過床,拾起Charles隨意放在地上的書,內裡都是他看不懂的奇怪符號跟專業用詞,Erik把書放回原地,無聲地諗著書架上的每本書的書名,像是希望找到本biology for dummies似的。

  「如果是入門的話,我建議從最左那個書架看起。」Erik太專注於書本上,完全沒留意到Charles醒了過來,用手撐著頭望著他的背影說:「或者你可以問我。」

  「……我只是好奇而已。」

  「那是你刺客的一部分嗎?調查我的專業跟喜好。」

  「……算是吧。」

  Erik的話聽起來不太可信,Charles必須說Erik當時沒有馬上把他殺死並對他起了如此大的興趣,真的可以是非常地幸運而且甜蜜。

  「反正你被我抓到了,那就坐下來吧,你想知道什麼我也會告訴你的。」Charles拍拍床邊的位置,Erik猶豫了一下還是坐下去了。

  Charles抓起了地上的毛巾跪了在Erik身後為他刷著濡濕的頭髮,Erik帶著半點反抗地說:「等等,Charles那毛巾好像已經在地上……噢、沒什麼了。」

  Charles當然沒理會Erik的反對,呵呵笑著慢慢地整理他稍長的濕髮,說:「你會告訴我你的事吧?作為Erik的事而非Magneto的。」

  「我……我出生於一個平凡的家庭,長大成為了刺客而現在受命來殺你,就是這樣。」

  「就是這樣?細節呢?你在哪兒出生?有沒有兄弟姐妹?」

  「德國,我在德國出生,獨生子。」Charles在亂搔他的頭害他顯得非常地不耐煩,把毛巾搶走了抓著Charles的手問:「你呢?」

  「我…不太知道。」Charles改坐到Erik身邊,說:「我還沒會說句完整的句子前就已經被帶了來這兒。」

  「Charles……」_時間Erik不知道他可以說什麼,他應該要向Charles道歉嗎?他應該要同情Charles嗎?但Erik知道他說不出口,同情Charles同情自己只會令自己更軟弱而已。

  「我的家庭教師曾經說過,Xavier是個非常有名的富有家庭。」儘管Erik沒說出口,Charles明白到那是他覺得抱歉的表現,不自覺地感到欣慰笑說:「她說我父親很早已經死了,我媽後來嫁了給我繼父而我還有半個哥哥,而Xavier大宅現在已經空無一人了。」

  「當然,我不太在意,畢竟我母親不怎麼喜歡我,可不記得她抱過還是孩子時的我。」

  一個不愛自己兒子的母親,一個不會等他們兒子回家的家庭,這個世界到底有多腐敗了啊。可憐的Charles就如他一樣,不,他比Charles已經幸福得多了,最少他曾有過家人的愛護。他們都是被困了在鳥籠之中,即使被放了出去,即使明知道留鳥籠中只有痛苦,最終還是會因為各種的原因而回去心甘情願地困著。

  「那Raven呢?」

  「Raven是教宗帶來的,我想是因為她的能力吧?」Charles靠了在Erik的肩上說:「但別懷疑,我愛她就如親妹妹一樣。」

  因為那是你唯一的親人。這跟Erik還留在兄弟會的原因一樣,他家人離開他的時候他還太年輕太懵懂,兄弟會中不少的人就把他當成親兒子親弟弟地疼惜,而Erik無法一走了之。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必須要留在Shaw身邊取得他的信任,未來有一天他必定會為他的家人復仇並把他的兄弟從那魔鬼的手中救出來。

  「你在想什麼?」Charles輕輕地用手肘撞了一下發呆的Erik,他回神過來有點困擾地看著Charles。

  「Charles你……有想過要離開嗎?」

  「……我希望我可以。」Charles低下頭用Erik近乎聽不見的聲音說:「但我深知這是不可能的事。」

  Erik不知道他應該說什麼,他從來不善於安慰別人這種事,唯一他想到的就只有一篇優美的詩:「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and sings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s, and never stops at all. And sweetest, in the Gale, is heard. And sore must be the storm. That could abash the little Bird. That kept so many warm……」

  Charles抬起頭看著Erik,他曾經非常喜歡這首詩,這首詩教了他不要放棄希望,不要放棄自己,只是他已經不太清楚自己是否還相信希望。Charles看進Erik的眼裡,而他的眼中就只有自己,或許……相信某種東西並不錯。

  Charles打斷了Erik,用帶著顫抖而沙啞的聲音接下去:「I've heard it in the chilliest land, And on the strangest sea; yet, never, in extremity, it asked a crumb of me.」

  他停下來時一顆豆般大小的水珠從眼眶中跳了出來,而Erik對他露出個溫柔的微笑,無聲地用唇語說:沒關係的,Charles,沒事的。

  「噢Erik,我從來也沒有放棄過希望,我沒有。」Charles整個人撲了上Erik身上,他們之間的距離嚴重超出了社交可接受的範圍,但Erik沒感到尷尬只是有點生硬地把手放了在Charles的背上,聽著他哽咽地不斷輕喚著自己的名字:「Erik……」

  許久後,Charles哭得快要流不出淚水來終於靜了下來,他緊靠在Erik的懷中,用毫無高低的平淡聲線說:「殺了我吧。」

  看到Erik沒半點反應的Charles像是受了刺激的貓一樣,整個人繃緊起來,抓著Erik的衣領用尖得Erik耳朵發痛的哭聲:「Erik救救你,讓我從這個痛苦中解脫。」

  Erik看到Charles這個樣子不由自主地感到心痛,痛得像有人活生生的將他的心徒手扯出來似的,他想抱著Charles安慰他,告訴他他會帶他走,他會用盡一切的方式讓他平靜下來,但他最終只能勉強說出:「不,我不能。」

  「Charles你不值得死,特別是死於我的手下。」

  「走開!……你走吧。」Charles的眼沉了下來,他放開了Erik輕輕地把他推開,背著他抱著雙腿倒了在床上失落地說:「我想自己一個靜一下。」

  其他人或許會同情Charles,會動手把他了結,但Erik意識他跟Charles就如書頁,當一頁被撕下來,另一頁也會被牽連最後也會跟著掉出來。Charles的性命不屬於他去主宰,他比起任何人明白到死從來不是一個選擇,也不是一個出路,死亡並不會為他們帶來解脫,只會為他們帶來痛苦,帶來遺憾,因為知道自己還有必須要做的事,因為他們的自私留下了世上僅有關心他們的人。又或許是他的自私,殺了Charles只會徒增他的罪惡感他,而且親手解決了另一個自己的那種壓力跟痛苦會一點點地折磨他,而他最後會像掉出來的那書頁一樣--被遺忘的、不完整的。

  「晚安了Charles。」

  他知道Charles最理解不過,現在的他只是需要好好休息一個晚上平靜下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新片不斷更新最快的資訊站

遊戲,軟體大特價
http://xyz678.com 霍建華
http://azj.xyz678.com MP3
http://okg.xyz456.com 理解數學系列
http://ioc.mob889.com 呂文老師
http://jii.mob889.com 金庸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