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天蝎宮(光亮)

2010年12月14日
塔矢亮24歲生日快樂!
在下來獻賀文了啊~~
--------
     「唉……」這是前途無限而且有「日本棋院年輕陽光型帥哥」之稱的進藤棋士第一千三百二十七次嘆氣了。

     這樣不正常的行為引來不少人的竊竊私語,當然也令他的朋友異常地擔心。和谷義高,身為他的頭號死黨,深深的吸了口氣,鼓起最大的勇氣走上去。

     「光,發生什麼事了嗎?」

     進藤光搖搖頭又嘆了口氣,和谷靠得更近貼到進藤的耳邊,低聲道:「是關於塔矢吧?」

     進藤瞪大眼睛盯著和谷,點點頭再嘆了口氣說:「塔矢生日是明天啊,偏偏他有名人戰的手合不能請假。雖然說他向來也不在意生日這點事,可是身為情人……哎呀!」

     和谷用力的敲了敲進藤的頭,道:「這兒是棋院啊,你說得那麼大聲是想明天上報嗎?」進藤摸著可憐受罪的頭,和谷靈機一動用力的拉著進藤的耳朵咕嚕咕嚕的不知說了些什麼。

     正巧塔矢的手合已經完結,換好鞋子走向升降機時,進藤默契十足的走到塔矢身邊跟他走進升降機裡,還不忘把手藏在身後向和谷亮個大拇指。

     「亮~明天晚上有空吧?」升降機裡只有他們兩人,進藤毫不考慮地直喊塔矢的名字,順勢露出個大笑容再眨眨那對大大的琥珀色眼睛。

     塔矢習慣性的擺出他專有的思考動作,用左手托著右手手肘,右手食指輕輕貼在唇邊,有點遲緩的說:「父母這個月去中國,我想應該沒問題。」

     「好的!那明天五時我去你家接你吧。」背著升降機門的進藤一邊說一邊向後退,剛好升降機門打開的瞬間進藤就跑了出去,留下了滿肚疑問的塔矢。

     ----------

     冬天的白日向來已然較短,這兩天更不時下雪,令本來天色已經昏暗的五時更添一份朦朧感,街燈也只好提早亮了起來,但無阻進藤喜悅的心情,哼著歌拿著個手提紙袋走到塔矢家門前。

     有點抖著手的按下門鈴,雖說這不是第一次按這門鈴,可是今天是他們兩人成為戀人以後第一次共度塔矢的生日。隨即聽見屋裡傳出快速的腳步聲,進藤認為塔矢想必也很期待。

     「你竟然沒遲到,有點意外呢。」塔矢拉開門叉著腰說,進藤嘻嘻的笑著,從塔矢讓出的空隙走過屋裡。

     塔矢鎖好門轉身,面前卻被一個紙袋擋住視線,反射性的後退了一步,進藤把紙袋塞進塔矢的懷裡,道:「給你的,二十四歲生日快樂!」

     「啊……啊……謝謝。」塔矢顯然有點不知如何反應,事實上他本人也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還以為進藤約自己去下棋。

     塔矢領著進藤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像個好奇寶寶的塔矢急不及待的想要打開那份禮物,隨意的把紙袋丟在身邊,耐心然而有點過份細心整理地拆開一層又一層的包裝紙,結果花了差不多五分鐘才把那三層包裝紙拆完。

     心裡有點抱怨進藤故意的包了好幾層包裝紙,眼前是個很普通的純褐色再做盒,打開盒子裡面是一件暗直條花紋的白襯身和一條修身的全白色茶色邊的休閒褲,抬頭正打算張口時卻看到個裸著上半身的進藤,嚇得塔矢抄起身邊的坐墊摔過去。

     「進藤光!你在幹什麼啊!?」

     「在換衣服啊!」進藤摸著自己那個總是無辜受害的腦袋,另一隻手指著塔矢大腿上的盒子道:「亮你也快點換吧,要不然會遲到的啊。」

     雖說是戀人,可是塔矢絕對認為他們不至於能如此坦承相見,只好放棄客廳,抱著那套衣服去洗手間換。

     塔矢換好出來時看見進藤也換上了白色的休閒服,黑色白邊的運動休閒褲。進藤看到塔矢時更是怔住了,肤如凝脂白皙的塔矢很適合這身全白色的打扮,白色下的塔矢沒有半點病弱或倦意感,反而看起來更容光煥發,加上裁剪精良的休閒褲,雙腿看起來更修長,平日的男子氣慨似乎添了份嫵媚。

     進藤咽了咽,拉著塔矢出門說:「很好,出發!」

     進藤一直牽著塔矢的手,穿過好幾條大大小小的街道,來到一個整條街道也是五光十色的招牌的地方,進藤把塔矢的手握得更緊深怕會在塔矢遺失在這人海中似的,直到走下一道樓梯面對著玻璃門才停下。

     「這兒是……夜店?」保守派的塔矢雖然過了成年四年,但從來沒有來過這點地方,可是裡面昏暗的環境,透過玻璃門傳出來吵耳的音樂,要推測也絕對不難。

     「嗯!今日我們要參加這兒的『白化舞會』。」

     「那是什麼?」

     「嗯~就是大家穿白色的衣服,在夜光燈下就會變成螢光的啊。」進藤推開門,把塔矢也拉了進去。

     進去後進藤東張西望終於找到他的朋友,塔矢心裡有點不是味兒,但也乖乖的坐在進藤身邊,進藤為他點了杯雞尾酒。

     「好!送禮物的時間來了~」伊角看大家也安頓好,拍拍手的宣佈隨即在包包裡坐出一份包裝得很精美的禮物給塔矢。

     除了伊角外,越智、奈瀨、藤崎甚至連一向不太喜歡自己的和谷也買了生日禮物給他。塔矢心中有說不出的謝意,張口說了聲謝謝無奈被強勁的音樂蓋過。

     送完禮物大家也出去舞池狂歡,連本來打算坐著陪塔矢的進藤也被拉了出去,偏偏塔矢很不習慣這種環境默默的坐在一角。

     塔矢盯著這杯名叫「天蝎宮」金黃色的雞尾酒,淺嘗一口,很香很甜,就像那個人一樣,不知不覺點了一杯又一杯的雞尾酒。

     待進藤從舞池回來,塔矢已經在喝第三杯了,嚇得進藤馬上把酒杯搶過去,坐在塔矢身邊說:「天蝎宮雖然好喝,可是酒精含量很高,在不知不覺中你會醉倒的啦。要點的……夢幻勒曼湖也很適合你。」

     進藤伸手微微撫著塔矢泛紅的臉蛋,塔矢抓住他的手,道:「不喝了,出去跳舞嗎?」這次反而是塔矢主動拉著進藤的手。

     開始時塔矢顯然有點不知所措有點生硬,慢慢舞會也漸入高潮,可能是因為音樂的節拍又或許是酒精關係,塔矢的動作更大膽,更毫不顧忌的笑著。

     進藤偷偷擁著塔矢的腰把他拉過懷裡共舞,塔矢有點愕然卻沒有推開進藤,大概在這種環境下根本不會在意他們。

     塔矢覺得一下子把自己的一輩子的勇氣用光,伸手挽著進藤的背把頭貼在進藤的頸邊。反之進藤覺得一下子把自己的一輩子的運氣也用光了,下巴輕輕貼著的臉蛋,心臟不自禁地加速跳跳著。

     進藤伸手抹去塔矢面上的細汗,牽著他回坐位上休息,大膽起來的進藤親上塔矢的唇,這次卻遭到塔矢的拒絕,輕聲的他耳邊說等下,隨之又點了杯天蝎宮慢慢的喝著,喝畢塔矢把頭靠在進藤的肩上。

     得到暗示的進藤跟塔矢雙雙抄起包包,快步的離開夜店,找上最近的一間旅館要了間房間,才剛步入旅館升降機的進藤已經急不及待吻上塔矢的唇一遍又一遍,塔矢半推半就才走到房門前試了好幾次才能成功開門。

     進去房間進藤把門關上順手地把背包也丟在地上,抱著塔矢的腰一步步向床走去,塔矢也只好一步步後退最終倒在床上。

     塔矢稍為的床上掙扎了一下,把頭舒服地放到枕頭上,進藤也順勢輕咬塔矢的耳朵再把碎吻漸漸向下發展,手也忙著解開襯衫的鈕扣。

     「嗯……等等,光…」塔矢有點難耐的推開進藤。

     「又要等嗎?」進藤還真的停下了動作,用手指玩弄著塔矢柔軟的墨綠色秀髮,嘆口氣道:「亮啊~有時我真的很懷疑你有多愛我。」

     「笨蛋,不愛你才不會讓你做這點事,何況……」塔矢別過早已紅透的面,抿了抿嘴說:「都來這兒你覺得我會逃嗎?」

     進藤滿意的笑著繼續解開塔矢襯衫的鈕扣,貪心的在胸前的果實輕輕咬了口,引來塔矢的不悅。

     「進藤光!我跟你說別弄髒這套衣服!」

     「是的,亮大人。」甜蜜的擁吻,初夜的塔矢只能依照感覺和本能,挽著眼前戀人的頸,生澀地回吻著。

     「亮,生日快樂。」進藤溫柔地塔矢耳邊輕語。

     「笨蛋,早就過了十二時了。」

     『進藤光,你就像天蝎宮般,金黃耀眼,令人無法忽視你的存在,令人禁不住誘惑想要嘗一口,這種甜蜜的味道又令人停不了想要喜歡,待察覺時已經為你醉倒。』塔矢心裡甜絲絲的感嘆。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口語不自重MODE]
小風你唔好咁啦QAQQQQQQQQQQQQQQQQQQQQ
我睇到好HIGH 訓唔到啦!!!!! (喂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