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光亮】並肩而行

【霜夜】 【鐘聲】 【花燈路】 【燈籠】 【章魚燒】
    太陽早早就回家冬眠令下午四時顯得昏暗,進藤跟塔矢完成指導棋的工作在無人的街道上手牽著手的慢行回旅館。

   「啊啊~累死我了~回去要睡覺睡覺。」進藤打著呵欠有點口齒不清的說。

   「你不是說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嗎?」塔矢盯了這個大懶人一眼,突然想起進藤這幾天也老是在忙,接著道:「不過【花燈路】又不只是今天,明天去也可以啦。」

   「咦~亮已經知道了啊……不過不是今天去就沒意義!」進藤舉起與塔矢十指緊扣的手,低頭看看塔矢腕上的手錶,道:「已經這個時間了?快走!」手改成拉著塔矢的手,拐彎走出大街去電車站。

   一路上他們沒對話也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目光,一直牽著手在阪急嵐山下車,進藤放開手走向正在整理門燈的職員問話,用目光示意塔矢進去,塔矢開始走進花燈路,而進藤小跑的回到他身邊。

   才走了一會到中之島公園的門口,進藤要塔矢等他一下隨即跑了進去,進藤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眼前,塔矢顯得有點不安,轉過頭其中一盤插花作品引起了他的興趣,彎下腰細心端詳著。

    塔矢不多不少對插花也有點了解,這盤花雖然有如其他插花一樣高貴清雅,可是花只有一枝,其餘配著都是枝而已,顯得這支米色的花特別卻有動寂寞感。塔矢意外地覺得這盤插花有點在反映自己,倒頭看看名牌,『【霜夜】明月』,嘴角掀起一個諷刺般的笑容。

    突然手多了份暖意,塔矢直起身子轉身看到進藤提著個【燈籠】對著他微笑,進藤把【燈籠】遞給塔矢,在他耳邊輕語:「生日快樂啊。」塔矢覺得心裡傳來陣陣溫暖,剛好花燈路亮起燈,有如他的世界被進藤光亮起來。

    塔矢跟進藤手牽手欣賞公園裡的學生表演,隨後走上渡月橋時,進藤興奮得放開塔矢的手走到橋邊俯視著水面的光波,塔矢有點無力的看著進藤,明燈之下那金色的瀏海更刺眼卻溫暖宛如陽光,塔矢掏出手機咔拆一聲拍下眼前的進藤。

    進藤向塔矢扮了個鬼臉,塔矢沒有理會他,結果在路上一直吵嚷到竹林小徑。塔矢抬頭環視這片幻境,進藤學塔矢用手機無聲地拍下正在發呆的塔矢,微笑的看著眼前的人。眼前的人手抬著【燈籠】,一身以白色為主的衣裝,閃閃發光的墨綠的頭髮和翠綠的眼睛,像這片竹林的仙子。如果他是這兒的光,沒有眼前這個竹仙子也沒可能織出這片浪漫的幻境。


    兩人不知覺的靠得更近的慢行著,心裡希望這路更長甚至永遠也走不完,而對方會一直與自己並肩而行。
    才剛走出竹林小徑進藤再次鬆手跑走了,留下心裡有點為這份打破浪漫而感到可惜的塔矢,進藤很快又出現了,戳了一面不悅的塔矢的臉蛋,塔矢張口裝要咬他似的,進藤湊上去輕輕吻他的唇。

   愕然中回神過來的塔矢看到進藤已經跑遠了,馬上低吼著追上去,進藤穿出一個小林,塔矢跟出去看到眼前的境色勾起個美麗的笑話,二話不說坐到屁股早貼在草地上的進藤身邊。這寺院及一大片平如鏡面的湖准是天龍寺沒錯,因為花燈路的影響晚上的天龍寺也格上的光亮與湖面的倒影只是一線之隔,平常絕對看不到。

   進藤從手裡的袋遞出一盒【章魚燒】給塔矢,而自己另拿出一盒開心的吃著,笑嘻嘻道:「美景美食配美人啊~」塔矢哼一聲別過頭也開始小心翼翼的吃起來。

   突如其來的一陣【鐘聲】打擾了這份無聲的幸福,隨即傳來廣播聲道:「那邊的人請離開,本寺五時已關門。」塔矢瞪了進藤一眼,進藤無辜的吐吐嘴,兩人匆匆忙忙的收拾趕快逃跑。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