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1121】《此情難憶》第一卷第1章 遇。

文前溫馨提示//

→這個不算是架空文,大概像前傳
→設定上髮色是比漫畫深色,之後有解釋
→設定上信一雙眼還在,之後會有解釋的

CP上雖然說是1121,但其實是主112(去死
還會有點點十二吉及信洛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185年啊……有排寫了啊OTZ)
---------
第一卷 此時樂悠然

第一章 遇。

    一八零三年。

    香港主要以漁業為主,加上地理位置,非法海面交易逐漸增加。

    同時正意味著處於海盜吸入新血的全盛期。

    一頭清爽深啡黑色翹髮的男子坐在某山腰的大石上,把玩著手上的長刀毫無目的地眺望著海面。

    「阿大……」身後無聲地出現另一名青年的輕喚,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男子依舊盯著那片繁忙的海面,但停下來沒再把玩手上的刀,少年知道男子不喜歡他人婆婆媽媽,哽了哽口水說:「阿福同全叔想辭職……」

    男子嗯了聲,把愛刀放置一邊,用頭示意少年隨便找個地方坐坐,仿如自言自語道:「家陣山賊係無海盜咁好做,由佢地去啦。」

    「阿大但係……咁好啦。」青年輕輕嘆氣,心知他這個老大某程度上就是人太好,處處為兄弟手足著想。遞上手上啡色散發出微香的紙袋,問:「阿大,陳記鮮魚蛋,啱嗎?」

    「今日想食燒賣喎。」

    「吓?阿大呀,唔好玩啦~」青年馬上雙膀無力一面無奈。

    「講笑咋。」男子取出一直咬在嘴邊的竹籤熟練地串起兩粒,三兩口地吃完躺在石上,眼神慢慢失去焦點。

    男子向來習慣淺眠,穿插叢林的快步聲令他有點不情願地睜眼,眼前出現青年倒轉的面部大特寫,面上盡是擔憂慌張的神情壓下他心裡的不悅。

    「阿大,有人黎搞搞震啊。」男子有點驚訝,以山賊來說他們算薄有名氣,跟附近的幾個黨派關係也不錯,沒想到竟然會有人那麼勇敢。

    「對方幾多人?」男子拍掉身上的沙石,拾起身邊的愛刀,邊走邊問。

    「廿個左右。」

    「區區二十人?」有意思,那麼少的人竟然敢上來還可以打傷山腳的手下,此人一定不簡單。

    寨門外站著一小群人,為首的年輕男子與他年齡相約,整潔的深褐色短髮,身穿白色的鬆身衣褲,這整身的打扮根本不會是山賊。

    「哥仔唔似山上嘅人喎,唔知黎有咩事呢?」

    「你就係阿頭啦?我的確唔係山上的人,我係龍城幫海盜團的人。」白衣男子從褲袋中取出香煙,用火柴燃點吸了口,輕輕吐出煙道:「無咩,只係想同你地合作下啫。不過都無得你唔制,如果唔係我移平呢到。」

    當男子正打算張口反駁那囂張的發言時,突然身體快速地感到無力,很快雙膝著地接著倒下,閉上眼前還不忘盯了一面笑意的白衣男子一眼。

    男子很久沒試過睡得那麼安穩,伴著微微的搖擺,宛如安睡在搖籃中的嬰兒。漸漸那搖擺慢慢地擴大,大得令他感到不適,頭昏腦脹的,隨之聽見一把熟悉的聲音叫喚。

    「阿大!你醒啦?」男子用苦澀的低吟回應,青年接著再說:「今次真係白鱔上沙灘,唔死一身潺啦……我地被人抓左上賊船啊!」

    男子艱苦地睜開眼,昏暗的環境,潮溼的氣味,木地板還因長期濕漉漉而長了點點青苔,附近有大量用麻繩跟魚網綁起的木箱,再加上他們現在綁在一個貫穿上下層的巨圓柱來推斷,除了海盜船的倉庫外確沒其他可能性。

    「睇黎醒左啦喎,時間啱啱好。」突如其來的強光令男子自然地瞇起雙眼,很快地發現到白衣男子坐在通往甲板的梯樓上悠閒地抽著煙,發出輕笑聲道:「唔洗諗啦,呢艘船我係最大,我叫藍信一。」

    「卑鄙小人!竟然用藥整暈我地!」男子第一次覺得慶幸有那條大麻繩,要不然恐怕這個正在咬緊牙關的衝動青年,完全沒留意到甲板上的人就沖去揍信一。

    「兵不厭詐啫。」信一隨手把煙弄熄,一步步緩緩地走下梯樓,面對面地看著男子道:「無咩,只係我地船有幾個重要職位空缺想大家幫幫手之嘛。」

    「你真係識講笑,我地係山賊,無啦啦去做海盜嘅野,唔啱規矩嘅。」男子的聲線盡管聽起來很輕鬆客氣,但臉上沒有半點笑容,反而眼中盡是敵意。

    藍信一笑而不語,伸出手用修長的手指撫著男子的臉蛋,由額角開始慢慢地下遊,最後停在男子的下巴,強迫男子與他四目交投,用拇指一直在男子的唇上來回游移,意味深長地說:「啊……唔近睇都唔知你生得幾標緻架喎。」

    男子張口用力的想要咬下那隻在他唇上放肆的手指,不過信一看穿了他的想法,比他更快一步抽走拇指,男子唋一聲把咬到的指甲吐在地上,臉上換上一副不屑的表情,眼神更兇狠地直直瞪著信一。

    「嘩!縮慢半拍真係手都無呀!」信一面上笑容的弧度更彎,一張滿意的笑容道:「啊……你叫咩名話?」信一把手放在眉心,似乎真的很努力地回想著。

    「好笑!」男子覺得自己的理智線在那一刻盡失,再也沒法忍耐下去,大喊:「連我個名都唔知,你竟然黎搞我地方!」

    信一放在眉心的手微微的離開,面上的笑容也隨之消失,有點疑惑地皺起眉頭問:「唔打算話我知?」男子挑起眉,嘴角勾起了一下笑容以示回應。

    「喔,原來係咁。」信一在無人知曉下從褲袋中摸了把長粗針出來,那是他帶在身上的保護自己用的暗器,不過大多時間他有另一種用法。

    「啊呀!!!!!!」男子身邊一直沉默著的青年突然號叫起來。

    「吉祥!!無嘢吧?」男子隱約看到青年另一邊肩上插著點什麼,大概貫穿了整個肩膀釘住在木柱上,血滴滴答答的流著,沾溼了黑色的衣服。

    「放心我避開左啲筋骨,我唔鐘意我啲人唔洗做。」信一又再次掛起那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問:「咁可以講啦?」

    男子緊緊握著吉祥的手,一邊感受著他的心跳計算著他失血程度,一邊用拇指輕輕安撫著那劇痛中的青年。

    「……梁俊義。」近乎咬牙切齒一個一個字吐出來,帶點不服氣地問:「你到底想點?」

    「我講過啦,我需要人手。」信一從煙盒抽出一條香煙,放到嘴邊又取走,想起什麼似的說:「你地啲武器我都無帶上黎。俊義,除左你把倭刀,個把係好野。」

    信一點燃了唇間的香煙,微微舉起手做了個手勢,一直在甲板上等待的幾個船員跑了下來,還禮貌地叫信一「大佬」。

    「放開佢地,分工比佢地做啦。唉,順手幫個O靚仔包紮下啦。」緩緩抽著煙走上樓梯,可是走了不到幾步又停下來,補充:「至於俊義……你地識做啦。」隨之向梁俊義投了那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梁俊義覺得這混帳恐怕就是他的天敵,這輩子必定會花大多的時間對付他。


~第一章完~

PS:我更文很慢的,如果想要大綱歡迎噗找我(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