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1121】《此情難憶》第一卷第二章 開始。

文前溫馨提示//

→這個不算是架空文,大概像前傳
→設定上髮色是比漫畫深色,之後有解釋
→設定上信一雙眼還在,之後會有解釋的

CP上雖然說是1121,但其實是主112(去死
還會有點點十二吉及信洛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185年啊……有排寫了啊OTZ)
---------
第一卷 此時樂悠然

第二章 開始。

    這一連串在梁俊義心中毫無意義的運動已經進行了大半天,悶熱沒有風的天氣令他很快已經汗流浹背。

    梁俊義停下了動作,下意識地低吟了一聲,用手背抹走那顆正從他額尖滑落下巴的細汗,借機休息一下微微酸軟的雙腿。

    「喂喂,唔好停啊。」信一從帳簿中抬起頭,把手上的筆放下,一副高高在上享受得很的樣子俯視著梁俊義,道:「咁就攰啦?以後有排你受啊。」

    梁俊義壓根兒沒打算聽清楚信一在說什麼,只是希望他不要再囉唆,一直維持著這個動作令覺得意外地很不適。

    「哈……哈呼……哈哈……」結果在約黃昏時分梁俊義終於默默地完成他的工作,整個人像散了架似的躺在甲板上喘著粗氣。

    梁俊義靜靜地感受著地板涼氣為他過份熾熱的身體降溫,用眼角睨見甲板上來來回回的人。雖說如今是海盜風盛之年,但他從來沒想像過區區一個只有香港人的海盜團竟然船員一萬,這片海面上擁有過百條船。

    嘴角勾起個不經意的笑容,龍城幫更據說是香港史上最富有、最有系統的海盜團,真會開玩笑,試問世上那會有海盜團把不相關的人劫上船之後馬上開船。

    正在沉思著的梁俊義覺得剛上船時那種搖擺的感覺又一次再來襲,不得不承認這種頭昏腦脹的感覺正在折磨他,或許在奔波勞碌的一日之後真的不應該躺在這個會搖擺的地面。

    不知道到底是因為剛才的工作還是頭暈眼花的感覺所影響,他花了不少力氣才站了起來,本來打算找個安靜的地方可以坐下休息休息,無奈腳步有點踉蹌,跌跌撞撞的只能走幾步勉強地靠到附近的帆柱。

    垂下頭注視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單薄的淺色短袖闊身衣,清爽的深色略鬆的長褲,一身的狼狽,不自覺地冷笑了一聲,現在的他還是令自己自豪的那個梁俊義嗎?

    果然站立有所幫助,那種感覺慢慢一點點的退去,雖然沒有完全消失,但是正常的活動也似乎沒問題了。

    不久之後遠處傳來他最熟悉不過的聲音大喊:「阿大!阿大!!食飯啦!!」吉祥還笑著的對他揮手,看來他跟其他手下也沒事。

    「吉祥,聽到開飯就咁開心,你真係……」梁俊義無奈地嘆了口氣,走到吉祥所在的樓梯口。

    「以我地的身份,有飯食唔係應該開心咩?」吉祥雖然還年輕,或許還有點魯莽,但能成為令各界前輩有所期待的梁俊義的得意門生,恐怕他也不是遲鈍愚蠢的人。

    「嗯,的確。」瞥見吉祥臉上及衣服上的灰灰黑黑的污垢,問:「佢地無對你點吧?」

    「做左一日苦工囉。阿大,你呢?」

    「彼此彼此。」梁俊義伸手去搔吉祥的翹髮,兩人相視而笑,隨即走到甲板之下的飯廳。

    飯廳這個用詞一點也不誇張,最初他以為海盜用餐大概也是鐵盤鐵碗,大家找個地方各吃各的。而事實上,他現在看見的是幾張的長木桌拼成一張大方桌,而船上的二十幾人就擠著這張大桌。

    「五餸兩湯,仲要白飯任裝?」梁俊義覺得現在所見的現象可以列入他的「十大趣聞」,圍成一團吃飯也夠扯了,竟然還可以有菜有肉。

    「有意見?」直到那刻信一張口說話前,將近黃昏以後梁俊義也再沒有看到他。信一用視線示意梁俊義坐到他身邊,接著說:「係最近上左岸一次先咁有你口福,之後就無架啦。」

    勞累的一日後任人也的確沒法能擋住美食的引誘,無奈梁俊義雖然感到空腹感卻一點胃口也沒有。

    只是吃了幾口白飯菜餚,梁俊義已經覺得再也吃不下。他知道如果現在放下碗筷,恐怕他的手下也會停下不吃,只好端了碗湯水慢慢的喝,一碗接著一碗,最少那的確減少了空腹感。

    見大多的人吃飽,梁俊義也放下碗筷,現在的他只是想找張床躺下休息。他討厭感官上的折磨,那種感覺太別扭了,但願安睡一覺之後會消失。

    「分房比班新仔啦。」信一吩咐他的手下把梁俊義的人安頓好。

    正合梁俊義的意,正當他想跟大家走時,信一伸手接著他說:「你唔係同佢地訓。」

    梁俊義當時沒有那個心情分析這句話有什麼含意,正確來說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另類意思。

    信一領著他到甲板上的會議室,那個會議室是信一一般辦公或商議公事的房間,更重要是書桌後那對趟門是他作為船長的專用房間。

    「藍信一,你到底有咩目的,開門見山啦。」梁俊義很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在放地圖的長會議桌上問。

    「我應該講過好多次我需要人手。」無力地聳聳肩。

    「唔好玩啦,龍城幫想要幾多人有幾多人。」

    「你都知我地係同行中被譽為最有系統的?」梁俊義嗯了聲回應,藍信一舔了舔微乾的下唇接著說:「咁你知唔知點解?」

    梁俊義隨手拾起桌上的小船模型把玩著,連看也沒看信一一眼道:「洗耳恭聽。」

    「一般的海盜船尋寶、搶貨、出售都係一手包辦,但係我地龍城幫分為三組進行。哥哥的大船負責尋寶,而我呢艘船仲有另外兩艘細船都係負責管數、運貨同出售。」

    信一從煙盒抽出香煙,用薄唇夾著,雙手摸遍全身也找不到火柴,剛好俊義瞄到桌面上的火柴,就抓起來拋向信一。

    信一敏捷利落地接下並點煙,深深地吸了口,滿足地道:「我知你諗咩,我可以同搶貨個到要人,係就係,不過佢地好多打得但唔識睇貨。」

    「兩者皆備又係現成,除左山賊仲有咩。」

    剛剛那一連串的動作,梁俊義近乎可以肯定他眼前的人雖然高而瘦削,看起來最多像個有頭腦的書生型,但事實上實力也似乎不可以小覷。

    「喔……你聽過海盜唔帶女人上船嘅事掛?」

    「嗯……咁我明了,山賊之中以我個組最年輕,要捉就當然乾脆啲要睇得而且又可以幫你地耐啲嘅。」

    信一勾起了個滿意的笑容,臉上帶幾分無奈道:「果然係聰明人……放心,我唔啱男人,面子問題。」

    「為左自己嘅面而丟我嘅架。」

    信一露出那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問:「你有得揀咩?」

    梁俊義打從心底覺得那個笑容真的很討厭,乾脆不理會信一走去想要拉開趟門進房間好好休息。

    「咪住。污糟貓唔准上我張床。」

    「有水比我沖涼咩?」梁俊義的視線隨著信一的手指轉向書桌上的木面盆和毛巾。

    「係咁多?呢到係海,水應該大……」梁俊義有點疑惑,抄起了桌上的杯子,舀了點水喝,愕然地問:「竟然係淡水?」

    信一再次聳肩,說:「如果你想用鹽水沖涼,我地下面係有個浴池,家下應該無人用緊。」

    這下子引起了梁俊義的興趣了,連浴池也有,這艘賊船到底還可以鬼扯到什麼地步,挑起眉說:「行啦,淡水都係留黎慢慢飲把啦。」

    以那一個年代來說,船上擁有浴池根本可以說是天方夜譚,如果不是梁俊義親眼所見他也不會相信。

    其實只是個簡單的離地面有幾階高的四方水池,加上牆邊一排的屏風和排水口。原理上就是在船最底的地方開個小洞讓水流入池裡,而水的多少會因應船的輕重而不同。

    「信一。」梁俊義記得那把聲音,他是信一的得力助手。

    他回頭發現信一並沒有回頭,只是嗯了聲回應,而那個高大健壯的男子一臉正經的站在他背後,道:「哥哥佢……佢啱啱去左。」

    「阿鬼,呢個玩笑唔好笑。」信一微微轉過頭用眼角的餘光瞄著阿鬼。

    「我知。」那個稱為阿鬼的男子,從包包中抽出一卷牛皮紙遞給信一,說:「暫時未知兇手係邊個,哥哥死前佢留左呢樣野比你。」

    「唔好話我知係咩藏寶地圖之類。」

    「係一串密碼,我諗……哥哥就係因為咁被殺的。」

    「唉……有無人講過我最憎密碼。」信一扶著額考慮了一會又轉成用雙手掩著面,久良深吸了幾口氣冷靜下來得出結論。

    「俊義你去沖涼,之後乖乖去訓啦。」信一輕輕推了他一把,再轉向阿鬼道:「聽日幫我叫齊啲人。」

    「好的。」梁俊義聽到阿鬼走上樓梯離開的腳步聲。

    隨之聽見信一靠在牆上嘆氣,仿如自我安慰地自言自語:「只係為左哥哥。」

~第二章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