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1121】《此情難憶》第一卷第三章 月牙灣(上)

文前溫馨提示//

→這個不算是架空文,大概像前傳
→設定上髮色是比漫畫深色,之後有解釋
→設定上信一雙眼還在,之後會有解釋的

CP上雖然說是1121,但其實是主112(去死
還會有點點十二吉及信洛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185年啊……有排寫了啊OTZ)
---------
第一卷 此時樂悠然

第三章 月牙灣(上)


    回憶。

    藍信一不喜歡與回憶打交道,他是指在各方面。

    不管大大小小,好與壞,重要與否的回憶。

    因為它們總會有一天會變得模糊,與其他融合,失去了細節,甚至整個消失。

    剪不斷理還亂。

    藍信一寧可把它們放進櫃子裡,有空沒空才打開來看看。

    他很清楚那些回憶價值連城,但他沒興趣慢慢驗證它們的真假或歷史。

    那一夜,他夢見哥哥。那一個夢很真實,與其說是夢倒不如說那是他的記憶。

    依稀記得那時的他九歲,或許十歲,他第一次看到哥哥。那是十多年前,那時代海盜風還沒有盛行,無疑遇到一個海盜對他來說是件不得了的大事,更重要是那天哥哥跟他說了一個故事,無奈他回想了幾次也找不到半點關於那故事的碎片。

    那次之後他還見過哥哥數次,但已經不重要了。在他的記憶中哥哥散發著一種吸引力,並不是名為力量或地位那些虛無的東西,而是一種名為溫柔的魔力。

    或許這種魔力真的很強大,為哥哥招兵買馬,甚至他自己也為此為哥哥賣命。

    他約六、七年前加入龍城幫,哥哥欣賞他的頭腦,而他也從來沒有辜負過哥哥的期望。哥哥知道他對尋寶不感興趣,清楚他討厭解碼,所以從來也沒有向他提起過半點。

    哥哥現在把龍城幫交給他,把那卷牛皮紙交給他,那是信任他,也是他唯一的請求嗎?他不知道答案,他向來也看不透哥哥的想法,或許那卷牛皮紙是唯一引線至答案的方法。

    藍信一稍為整理了一下他的情緒,隨之緩緩張開眼,發現他懷中那個活生生的等身抱枕正睡得安隱。

    他差點忘記了昨天晚上他希望梁俊義充當一夜抱枕,就像想要抓住浮木的遇溺男子,真的有夠糟糕。

    或許有點惱羞成怒,信一用腳踢開了梁俊義,然後又有點後悔似的輕手輕腳地離開床,梳洗過後拉開那對趟門坐了在門前那張辦公桌上。

    從窗外透進來的微光,藍藍灰灰顏色判斷天才剛亮起來,大概是早上五、六時。漫不經心似的環視了整個辦公室一圈,最後停留在那卷牛皮紙上。

    「咁早啊?」

    「你都係啫。」信一對於俊義的出現感到毫不意外,從趟門發出的悲鳴聲可見他正靠在門上。

    「比人伸左腳,想唔醒都幾難。」俊義離開趟門,坐在他的桌上,問:「訓唔著?」

    「差不多吧。」信一的臉上沒有半點的變化,只是很平靜地,仿如事不關己般的回應。

    俊義拿起旁邊空空如也的杯子,無奈地放下時,比信一更快一步搶到那卷牛皮紙,道:「為左張野訓唔著。」無疑那句並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信一勾起個無奈的苦笑,道:「到底為左咩而可以殺人?」

    「為錢。」俊義毫不猶疑馬上地回答,停頓了一下再接著道:「一個外行人係暗中殺哥哥證明佢唔係為地位。無論係唔係比人買起定係為左張野,都只不過係為錢。」

    「我知。」他們兩人也生於這個黑暗的世界,爾虞我詐,這點事從前就最清楚不過。

    「張野啲字仲亂過我張中藥藥單喎。」俊義把牛皮紙轉了好幾次,眉頭不自覺地越皺越深,終於停下手上的動作問:「張野邊到向上啊?」

    信一發出哼哼輕笑聲,道:「有咩藝術品個簽名唔係右下角架?」

    「我知。」俊義模仿信一的語氣,微微地把尾音拉高,可是不怎麼滿意,在信一作出回應前說:「如果四面都有簽名咁點?」

    「咩話?」信一搶過牛皮紙放在桌面上,俊義用修長的指尖指了指那四個極細小的簽名。

    信一認出那四個秀麗的簽名無疑是出自哥哥的手筆,信一輕輕地在紙中心畫了個小紅圈以便日後可以還原。

    「俊義,睇唔出你都幾有用。」

    「你話下之意即位我係你心目中無用啫?」

    「咁我又無咁講……」信一臉上掛起那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道:「去叫阿鬼黎。」

    「你想界開張野?」

    信一嗯了聲,雙眼沒有離開過牛皮紙,道:「阿鬼界野最快靚正。」

    趁著信一一直專注研究著那張牛皮紙,俊義從筆筒中抽出開了鋒的開信刀,瞥眼間切了兩刀。

    信一無言地抬起頭,用眼角盯著俊義,一副開玩笑似的語氣道:「梁俊義,你係唔係真係好想我無緊幾隻手指?」

    「咁我又無咁講。」俊義的臉上勾起個好看的弧度。

    「你都係要去叫阿鬼架。」俊義聳聳肩,從桌面跳到地上,懶洋洋慢慢地步出辦公室。

    信一輕撫著那四片牛皮紙,欣賞著那份快狠準,就在那一瞬間把紙一分為四份,而下面的文件絲毫無損,連半點痕跡也沒有,信一越來越深信自己找對人了。

    接下來的兩個月間,信一試盡了各種可能性,那些符號不代表任何中文字,圖像,地標,甚至連英文也試過,卻毫無進展。

    藍信一的船在這兩個月依舊繼續運貨和出售的工作,借機會希望從黑市中收取情報,但一直也沒消息,加上他現在還要著手管理門下過萬船員,某程度上他正受著極大的壓力。

    「欲速則不達啊。」俊義又一次在信一深思時出現在他的背後,隨後小聲地打了個呵欠。

    「做咩你次次都咁早啊?」

    「習慣淺眠。」

    「你都幾好野,野又唔食得多,訓又唔訓得多,練仙啊?」

    信一發現他喜歡挑釁俊義,不時伺機嗆他逗他以作減壓,最重要是俊義是個聰明理性的人,很多時只會一笑置之,大家不傷感情,雖然他們之間沒什麼感情可言。

    梁俊義拿起盛著那四片牛皮紙的托盤在辦公室內來回踱步,信一也懶得理他,自己走到另一角的桌上背對著他煮熱咖啡。

    「喂,我……」俊義似乎想要說點什麼,信一有點疑惑地應了聲,隨之托盤著地的聲音,很快便聽見有什麼重物著地。

    信一內心的警鈴大響,飛快地轉過頭果然看到俊義倒在地上,快步地走到他身邊叫喚:「梁俊義!喂,梁俊義,醒下啊!」


~第三章完~

PS:對不起我越來越HEA了(DOH)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