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1121】《此情難憶》第一卷第四章 月牙灣(中)

文前溫馨提示//

→這個不算是架空文,大概像前傳
→設定上髮色是比漫畫深色,之後有解釋
→設定上信一雙眼還在,之後會有解釋的

CP上雖然說是1121,但其實是主112(去死
還會有點點十二吉及信洛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185年啊……有排寫了啊OTZ)
---------
第一卷 此時樂悠然

第四章 月牙灣(中)



    自上船以來梁俊義覺得自己很不對勁。

    他總是令自己忙得不可開交而去忘記那種感覺。

    啊啊……

    不知不覺就這樣兩個月了……

    身體已經支撐不住了吧?

    梁俊義悶哼了聲,用盡了身體剩下半點的力氣轉身,鑽進他身體那個相熟的味道,被單柔順的觸感使得他安心。

    換來一夜安眠。

    醒來的時候,梁俊義舒服地輕聲低呻,緩緩地環視了房間一圈。

    這間房間恐怕除了用來休息外也別無其他用途,除了這張奢華的特大雙人床外還有一張書桌外也再容不下點什麼家具,就連窗子也只有一個,還真的逼迫得很。

    從窗外透過來的半點月光,背後熟睡中的男人,梁俊義計算著自己昏睡了多久。

    或許是過剩睡眠的後遺症,梁俊義覺得有點思考困難,明明記得倒下前腦袋正在快速地計算推論著,無奈怎樣也想不起那個最重要的結論。

    最諷刺是記憶中最深刻的竟然是倒下時那不安的感覺,撫心自問一直以來他面對過的事太多太多,不知不覺間變得過份地冷靜,卻為自己倒下那瞬間的黑暗而動搖。

    視線變得越來越狹窄,煮咖啡的聲越來越遠,每一步也變得艱難,想說話卻張口無聲。

    凡事也只為第一次而動搖。梁俊義用這樣的借口欺騙自己。

    梁俊義以冷笑嘲笑自己,轉身被信一面部大特寫嚇了一跳,一般而言即使「同床共枕」他們之間總是留著一道空隙。

    難得地仔細打量著信一,聽著他平穩的呼吸聲,臉上盡是這兩個月忙碌的痕跡。


    俊俏的臉蛋,修長的身材,聰明的腦袋,若非這男人老是要他擦地板,他應該會滿欣賞他。

    『睇黎要搵日幫佢剪剪頭髮。』梁俊義心裡冒出這個想法,伸出手想撫過他眼下那片青青黑黑,可是最後還是把手收回。

    睡著時看起來再簡單可愛,雄獅始終是雄獅。提醒著自己不能掉以輕心,在僅有的空間伸了伸懶腰。

    過份的睡眠令他腰背有點不適,輕手輕腳的下床活動一下,眼角無意間瞥見書桌上的一本淺啡色的日記本。

    這個書桌上總是不時放著點無關痛癢的小說或地圖等等,所以對於這本日記本的出現梁俊義還是不禁感興趣。

    昂貴的純羊皮制的那個順滑的手感叫他忍不住要掀開這本日記,烏黑耐水的鞣酸鐵墨水,深淺色略為不一,從字的大小,每一筆的力度想必出自一支稀有的左側鵝毛筆。

    當翻到今日的日期正打算讀下去時,背後傳來一把還有點因剛起床而沙啞的聲音說:「梁俊義,呢個壞習慣要改改佢。」

    有點像被現在做了壞事的小孩子般,梁俊義嚇了一跳,雙肩不知覺的抖了下,瞬速地日記本放回桌上說,戴上那名為冷靜的面具換身問:「有咁唔見得人咩?」

    「幾架。」信一發出聲輕笑聲,側躺著並用單手托著頭看著他。

    「今日係你照顧左我成日?」梁俊義出於好奇而問。

    「我先無咁得閒,係你條O靚睇你架。」信一另一隻手的拇指一直在刮著食指的指甲,但眼還是偷偷地留意著梁俊義的表情,說:「佢好似仲係外面啊。」

     梁俊義果然不出信一所料,露出半點驚訝又想裝作沒事般走出去,邊走邊說:「藍信一你做咩留佢係外面啊?」

     打開門就看到吉祥靠坐在會議室的門邊,夜裡的海風不禁令梁俊義微抖,順手微撫吉祥的臉蛋,發現他的臉已經冰冷的很。

     「嗯……?阿大?」吉祥半夢半醒間模糊地輕喚他。

    「笨小吉,唔好係到訓啦,快啲入黎啦。」梁俊義扶起還有點傻呼呼的吉祥,把他扶到長椅子上,又跑進睡房強行從信一那搶來被子。讓吉祥靠在他的肩上,再用被子裹著他們兩個。

    「梁俊義你都幾無人性。」信一呵欠連連的走出房間盯著那兩個肉粽子。

    「藍信一係你無人性先。」毫不客氣地盯回去。

    「呃……阿大,其實我醒左,我得架啦。」吉祥看著那兩個各不相讓的眼神無奈地說。

    梁俊義伸手輕輕地拍拍吉祥的頭,低聲地說:「小吉你訓啦,唔洗理條粉友。」

    「哦……咦?呢張野咁熟口面……」

    兩人隨著吉祥的眼神停留在那四片一直讓他們苦惱不已的圖案,再瞄到吉祥正皺著眉努力的回想著。

    「小吉都覺似曾相識?」梁俊義張口問卻只換來信一不相信的眼神,之後兩人又開始互盯。

    「啊!啊啊……我記得啦!」兩人又一次把眼神轉向吉祥。

    「阿大……我地一年前去掃唔知邊個山寨時咪搵到過差不多嘅野嘅~」吉祥轉過頭看著梁俊義用眼神希望他能想起並替他解釋。

    「我地好似打聽過有無人對張野有興趣,但最後個張野唔見左。」梁俊義用右手食指輕輕貼在唇邊道。

    「係啦係啦!個時以為張野唔多值錢所以唔見左都無再搵。」吉祥激動得一直在指手寫腳地說著。

    信一捉住吉祥的頭要他冷靜下來,問:「o靚仔,你記唔記得個時有無人想收?」

    「有係有……不過條友好似係月牙灣,海盜嘅地方我地唔去。」

    「咁就無問題,家下你咪都係海盜,我地去會會佢。」

    日出後船隻改變航道全速出發往月牙灣,以他們的地理位置果然不出三天就到達目的地。

    自上船以後雖然他們靠岸的地方不少,但讓他下船這還是第一次。梁俊義站在船頭看准船隻接近碼頭的那一刻躍身一跳,雙腳安穩地著地。

    梁俊義喜歡地面那個安穩的觸感,更重要是下船以後他的不適感比先前減退得更快。

    伸了伸懶腰,陌生海灣的氣味,溫和的陽光灑在他的身上,令他有到異地旅行的錯覺。

    回頭偷看正在轉彎下錨的船正巧看到信一面上閃過那不耐煩的表情,下一秒信一已留意到自己的視線,把手上那把屬於他繫著紅線的刀往他拋。

    接過愛刀溫柔地愛撫著它,這段時間他找遍船的每一個地方也沒找到,抬頭再往上看時信一已經消失了,與以往的做法種種的不同,看起來信一在小心計算著點什麼,月牙灣果然是個不得了的地方。

    「喂,梁俊義,你記得個個人叫咩名吧?」梁俊義緩慢地眨了眨眼應聲,信一分配好工作並悠閒地從船板慢慢走下來接著說:「咁行啦,收風果然都係要去茶樓。」

    與梁俊義所想的有點出入,街道市集與其他地方無異,連連的叫賣聲熱鬧非常。隨著信一拐了幾個角來到氣氛全然不同的市集後方,走進了間兩層高的茶樓。

    店小二看到信一馬上恭敬地領著他們到二樓,本來在二樓的幾席人看到信一也禮貌地點點頭,信一隨便挑了個位置叫梁俊義坐著,而自己走去跟某幾桌的人聊起來。

     「哎呀!信仔真係好耐無見啦!」隨著一把沉厚的聲音響起,整個二樓安靜下來朝梯間望。

    「洪爺,別來無恙嘛?」信一掛起那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梁俊義留意到他的眼神和聲線中流露出點點厭惡,因而偷偷握緊手中的刀。

    「黎黎黎,最近接左批靚西湖龍井,飲返杯呢?」這個洪爺滿面鬍子看起來像四十出頭,大家對他非常的尊重,恐怕是別處有地位的海盜首領。

    「洪爺你太客氣啦……」

    「聽講你最近搵緊個叫咩洛軍的小子啊?」那個名叫洪爺的男人就坐了在梁俊義對面,對他嘻嘻的笑了笑,又笑著的看著信一。

    「咁我恭敬不如從命。」信一就坐了在他們兩個之間,而其他人仿如沒事發生的繼續喝茶食小菜。

    「信仔啊……實不相瞞……」洪爺拿起茶杯喝了口熱茶,嘆了聲再說:「你要搵個個小子係我到。」

    「哦?洪爺搵佢也有事?」信一拿起火爐上的鐵水壺,把沸水慢慢倒進洪爺的茶杯。

    「佢本來係山賊。」梁俊義插話,抄起桌上的花生吃著說:「係佢想搵洪爺加入你的團隊吧?」

    洪爺敲敲桌子謝過信一,哈哈的大笑用著滿口鄉音的國語說:「兩個聰明的小子。」

    「信仔,我跟你說,你想要人就同洪爺我賭一把,如何?」洪爺捉在他們兩個回應前用力地拍拍他們的肩說。

    「洪爺你最鐘意玩,你話點就點啦。」信一笑著的回應。


~第四章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