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1121】《此情難憶》第一卷第五章 月牙灣(下)

文前溫馨提示//

→這個不算是架空文,大概像前傳
→設定上髮色是比漫畫深色,之後有解釋
→設定上信一雙眼還在,之後會有解釋的

CP上雖然說是1121,但其實是主112(去死
還會有點點十二吉及信洛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185年啊……有排寫了啊OTZ)
---------
第一卷 此時樂悠然

第五章 月牙灣(下)


    「藍信一,我話你知,下次唔好再玩啲咁危險嘅遊戲啊!」梁俊義把隨身帶著的小麻布袋遞給信一,同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接過麻布袋的信一嘴角勾起個笑容,把寶石一顆顆的放進麻布袋中道:「咦?你擔心我啊?放心唔係好危險啫。」

 

    「擔你個頭!係我都係擔心自己條命先啦!」聽見信一胡說八道,梁俊義或許有點羞憤的把另一個麻布袋拋到信一的頭上。

 

    信一吃痛的把麻布袋拿下,還是笑著的說:「家下幾好啊,人又有錢又有。」

 

    藍信一看著俊義抱著放麻布袋的盒子的背影偷笑, 洪爺其實一直以來也不滿他,以他的年紀當龍頭的確是較難服眾,況事實上洪爺跟他已經有不少生意上的冲突。

 

    這次以死亡作為前提,用梁俊義和陳洛軍那小子作為棋子的賭局,絕對是沖著他而來,無奈那是隻老狐狸,沒有那麼簡單解決他。

 

    信一發現梁俊義這個男人太有趣了,面對死亡時原來還可以繼續戴著那個冷靜的面具,腦海裡邊回想著難得地刺激的一天邊寫著日記。

 

    『信仔你真爽快!那……用你的「女人」做籌碼可以吧?』洪爺放下手上的茶杯,微微瞇起雙眼盯著俊義。

 

    『哈……無諗過洪爺鐘意嫩口嘅喎。』信一開玩笑似的說著,伸手用手背來回撫著梁俊義的面,換來他用兇的眼神盯著他。

 

    他雖然跟俊義沒什麼特別的感情可言,但果對象是洪爺,他可是絕對不會把俊義交出去。

 

    『哎呀信仔,你啱你啱,嫩口真係唔啱我,所以我係要佢死啊。』洪爺笑嘻嘻的說著,但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奸猾的神情,那絕非開玩笑。

 

    信一心跳差點漏了拍,表面卻安然地放下茶杯,問:『洪爺,這場賭局點玩法?』

 

    洪爺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直覺知道信一這樣問跟接受這張戰書無疑,說:『來我的船吧。』

 

    他們加上洪爺的手下,一行六人步出茶樓,路上俊義停下來在路邊挑了根幼嫩的金絲草叼在口裡,隨後眼神變得凝重,步伐也比剛才緩慢。

 

    再次回到那個碼頭,靠岸時信一已留意到在他們的船隻不遠處一艘暗紅色帆船,果然那是洪爺的主船。

 

    上船以後洪爺把他們領到辦公室中,從抽屜中提出一個木製的首飾盒,用身上的鎖匙打開盒子,掏出四個小的六角錦飾盒並續一打開。

 

    那四個六角錦盒中分別放著紅寶石,藍寶石,祖母綠和貓眼石,信一有點不解地看著洪爺,洪爺放下放大鏡並做了個請的手勢,信一推了俊義一把,說:『睇你有咩本事啦。』

 

    梁俊義拾起放大鏡,從每一個盒子中挑出大中小各一顆反覆仔細地看了兩遍,從配刀手柄頂部的暗格中拿出塊紫水晶用力的刮那些寶石,說:『由石裡面嘅紋理同硬度睇黎全部都係天然嘅真野。』

 

    『這小子有啲本事。』洪爺拍拍俊義的肩膀,再從首飾盒中取出一個錦袋給信一道:『我睇你對佢可能會更有興趣。』

 

    信一接過錦袋往袋裡瞄了眼,眼微微的瞇起來,嘴角勾起一個弧度,放下錦袋說:『洪爺,我洗耳恭聽。』

 

    『現在我地三個加上洛軍那個小子……唔,加埋我的心腹吧,我地五個以抽籤的方式決定自己的號碼。』洪爺從抽屜中找了幾根竹籤出來,又止住了說:『信仔點講都係客,就讓你做5吧。』

 

    『洪爺你太客氣啦……你都揀個號碼啦,唔好抽啦。』

 

    『好好好,信仔你真有我心,那我要4吧。』洪爺在另外三支竹籤上寫上碼,帶著竹籤出去甲板,讓他的心腹把洛軍叫來。

 

    他的心腹回來時除了領著一個杏啡色髮看來二十出頭的小子外,還拉著兩個著手扣的男人,洪爺轉過頭對信一說:『我地都係有面子的人,有咩損傷就唔好啦,就用這兩個人做替死鬼吧。』

 

    『洪爺你真係想得周詳。』信一笑了笑道,心知那代表這個遊戲的危險性,洪爺為了留一條生機給自己不得不留他一條後路。

 

    『好啦好啦,人齊啦,頭先每個盒裡有二十五粒寶石,抽籤之後先由1號提出分配方法,如果過半數的人同意,就跟佢的意思,否則就殺死佢。」洪爺止住地看著信一,信一點點頭以示明白,又接著說:『1號死了以後就到2號提出方案,如此類推……』

 

    洪爺環視了他們一眼,皺起眉頭又摸摸下巴的鬍子再說:『來點刺激啲嘅,另外反對唔多於半數嘅人也要死,如何?』

 

    就在信一還在低頭沉思著時,身邊的一把聲音響起說:『聽起黎幾好玩,抽籤啦。』

 

    信一有點驚訝的盯著俊義,他從洪爺手中隨便的挑了根,低頭看了眼竹籤上的數字後輕輕皺起俊眉。

 

    待另外兩人也抽了以後,俊義把竹籤反轉亮出鮮紅大刺刺的1字,而洪爺的心腹和洛軍分別是2和3。

 

    『好,那睇黎次序決定左啦,遊戲一小時之後開始吧。』洪爺命人把船的另一端的客房讓給他們用,之後自己也回到辦公室裡。

 

    進入房間後梁俊義靠在關上的門而信一坐到床上點了根煙,吸了口道:『梁俊義你真係唔怕死。』

 

    『總好過你猶豫不決咁難睇啊。』俊義伸手把叼著的金絲草拿下,嘴角勾起一個輕笑道:『家下就難在於要令我同洛仔唔死同時取得最多寶石?』

 

    『我理得你死。』俊義無奈地賞了信一一個白眼,信一聳聳肩道:『不過你唔死得,你死左我一定無行。』

 

    梁俊義從書桌中找了支筆和本空白的記事簿,在記事簿中撕下一頁寫上大大的五個數字,道:『你隻替死鬼為左要命,應該唔會背叛你,唔分比佢都得?』

 

    『搏唔過。』信一從俊義手中搶過筆,在紙的一角再寫下二至五,並用箭咀分析他們的利害關係道:『假如你死左,洪爺一定會撐佢心腹,而佢只係要係3同5之間拉攏一個,比著我就會用1粒寶石同命黎做條件拉攏隻替死鬼。』

 

    『如果洛仔要命佢大可支持洪爺的心腹,但係佢同樣有機會係我身上得到好處。」梁俊義咬了咬那條金絲草幾口,道:『分一粒比佢夠啦掛?』

 

    『嗯,洪爺係貪心嘅人,咁樣應該無問題的了。』信一立起來拍拍衣服,用修長的手指指了指五那個數字,打開門頭也不回地說:『分兩粒比佢,之後你識做啦。』

 

    『喂,去邊啊?』俊義用平穩的聲音問,大概他並不真的好奇,而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信一聽見俊義取出火柴把那頁燒掉,微微回首說:『一睇都知條友唔多醒,去點醒佢。』

 

    信一根本不知道洛軍在哪,只是直覺他會在甲板上,有點漫無目的地到處逛著,最後在不起眼的一角看到那青年正趴在柵欄上看海。

 

    輕聲地走了過去靠著柵欄,信一從口袋中取出煙盒又點了根香煙,側眼看著那有點不聚焦的雙眼。

 

    喂,你到底係邊個,做咩要搵我?洛軍依舊盯著海面問。

 

    你好快就會知。』信一對他吐了口煙,道:『話你知,今次你撐我,我保證有你著數。」

 

    『點解?』洛軍甩手想要拍散煙,轉過頭看著信一。

 

    『因為我叫信一,言而有信,一諾千金。』信一向他投了個深長的笑容,隨手把煙頭丟進海中隨之離開。

 

    藍信一放下手上的鵝毛筆,至於這篇的日記的結果恐怕路人皆知,信一快速讀過並確認沒錯後,正打算合上時仿佛又想起什麼,翻過新一頁草草地在中間寫下短短的兩句而已。

 

    第一個以簡易的幾句就能猜測到我的想法的人……

 

    呿,梁俊義,如果我想看到你更多的表情,會不會有點過份?


 


~第五章 完~

(PS:糟糕,我覺得越來越不像1121了啊(YAY)!)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