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1121】《此情難憶》第一卷第六章 陳洛軍

文前溫馨提示

→這個不算是架空文,大概像前傳
→設定上髮色是比漫畫深色,之後有解釋
→設定上信一雙眼還在,之後會有解釋的

CP上雖然說是1121,但其實是主112(去死
還會有點點十二吉及信洛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185年啊……有排寫了啊OTZ)
---------
第一卷 此時樂悠然
第六章 陳洛軍

    那天黃昏回船以後,梁俊義把寶石逐一鑒定分類,而後就被藍信一拉去青樓與幾位黑市接貨人交易。

    梁俊義近乎全程板著臉,花天酒地的地方確實一點也不適合他,整個晚上也在將招待他的妓女推給信一。

    快日出時信一帶著七分醉意抱著梁俊義的腰,梁俊義半拉半扯的帶著信一回船,用力地把他摔到床上,隨後自己找一個舒服的位置也閉眼入睡。

    感覺到陽光透過窗簾曬在他的臉上,梁俊義皺起眉頭甩甩手想要轉身卻發現腰際以下的地方無法動彈。

    梁俊義還緊閉著雙眼再次扭動身體卻徒勞無功,含糊間低聲發出慵懶的嗯一聲,雙眼緩緩地張開一道小縫,剛足夠他看到一個名叫藍信一的男人正跨坐於他身上。

    「嘩!!頂你啊藍信一!」梁俊義嚇得頓時清醒過來,想退後無奈腰間被信一用雙腿夾得緊緊的。

    梁俊義看到信一一言不發勾起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後,大吼:「你同我死返落黎啊!」

    「乖~唔好亂郁啊~」信一壓低聲線,像哄孩子般說著。

    「你想點啊?唔好過黎啊!!」梁俊義的直覺告訴他,信一這樣反常遭殃的絕對會是他,所以死命地想要推開信一。

    「放心,我會快快手搞掂,絕對唔會整痛你。」信一用力反抗著正與他比力的雙手。

    「啊?……你咪亂黎啊!!」

    一大清早這樣吵鬧引起了不少甲板上工作的船員注意,吉祥遠遠聽見梁俊義的叫聲馬上撲到會議室門前,卻發現門已經上鎖,轉而跑去邊拍打睡房的窗邊大叫:「阿大!?藍信一你條粉樣想對我地阿大做咩啊!!」

    這一連串的吵嚷反抗或許已經到達信一的極限,像似低聲的咆哮道:「你再郁我就將你五花大綁!」想了想,信一最終還是解開床柱上的繩把梁俊義的手綁在他頭上的柱上。

    信一的手從梁俊義的腰間一直慢慢向上摸,梁俊義不自覺地扭動身軀想要避開被撫摸的不適感,羞怒地別過面大叫:「小……你亂摸邊到啊!!」

    「……阿鬼!同我捉住佢個頭。」阿鬼拉開趟門,輕聲說了句得罪了之後用力地用雙手抓住梁俊義的頭頂和下巴把頭固定在床上。

    梁俊義直直的盯著信一,喉嚨間發出唔唔聲的詛咒,信一嘆了口氣伏身貼近他的耳邊意外溫柔地說:「梁俊義,你就郁少陣啦,只係痛一下啫。」

    信一從床頭櫃上的小碗抓起少量的薑抹在梁俊義的耳垂上反覆輾磨,辛麻的感覺令梁俊義不禁皺起眉頭。

    待他稍為習慣以後,信一從褲袋中掏出昨天所見的錦袋,內裡裝著甚麼只有信一知道,而且看來信一對這件異物意外地在乎。

    眼角間瞥見信一拿出米粒般大的東西再次俯身抓著他的耳,然後耳垂傳來被刺穿的感覺,火辣紅腫的疼痛感。

    信一默默的解開梁俊義手腕的麻繩再從他身上起身收拾房間,阿鬼亦放開對他頭頸的控制退出去繼續工作。

    「喂,藍信一。」梁俊義邊活動著他的手腕邊平靜地輕喚。

    「嗯?」信一微微轉身看著他。

    「你真係有病架。」嘴角勾起諷刺般的笑容,信一只回以輕笑。梁俊義看到他的臉就覺火大,二話不說揍了他一拳。

    在信一吃痛撫著臉時,梁俊義伸手去摸右耳,那種小小的凸感恐怕是顆耳釘。

    「咪搞啦,小心發炎啊。」伸手拍掉梁俊義的手,信一遞上書桌上的小圓鏡。

    「喂,姓陳果條友,你問出啲咩未?」梁俊義邊用手撥弄那頭短髮,試圖遮掩那顯眼的耳環,邊隨口問道。

    「我仲打算叫你去。」

    「一齊?」他自問不夠信一那般心狠手辣。

    午飯過後,阿鬼領著陳洛軍到會議室,他坐在沙發上狐疑地盯著他。

    「等佢問先似乎好啲?」梁俊義見這小子滿腹疑問而提議。

    「好啊,我冇所謂。」信一聳聳肩,隨手點起香煙。

    陳洛軍被兩個人四隻眼就這樣看著,因好一陣子沒說話而略顯沙啞的嗓音問道:「你地到底係咩人?抓我黎又係為左乜野?」

    信一吐了口煙道:「龍城幫。」

    隨之梁俊義坐在陳洛軍身旁接著道:「洛仔,你跟錯人,我地救你啫。何況我地有野要你幫忙。」

    「梁俊義你好似係山賊黎架喎。」信一輕輕踢了他一腳。

    「好囉我多口。」梁俊義讓座給信一,順手把書桌上四小張牛皮紙遞給陳洛軍。

    「有印象嗎?你以前想買過類似嘅野。」信一盯著陳洛軍的臉,仔細留意著他的表情變化問。

    「冇。」梁俊義看到陳洛軍面上閃過一瞬間的猶豫, 相信信一也留意到。

    就這樣沉默了好幾秒,陳洛軍有點不安的盯著梁俊義,他轉頭看到信一並沒什麼反應於是打破這段死靜,說:「無謂狡辯了,你差啲係我手上買左個張差唔多嘅野。」

    陳洛軍瞪眼上下打量著梁俊義,說:「咦?唔通你就係個個梁俊義?點解你會係船上?」

    梁俊義發出諷刺般的輕笑聲回應:「講起都可以真係多得你唔少。」

    「陳洛軍你發現得太遲啦?」信一弄熄香煙好笑的看著他們,隨之陳洛軍臉上多一份痛楚。

    信一伸手表面上搭著陳洛軍的肩,事實上已經把他袖裡藏著的長粗針尖插在肩上,說:「如果你唔想廢左隻手就講哂你所知嘅事出黎,哥哥佢……」

    「信一。」梁俊義及時止住信一,哥哥已死的事還是龍城幫的秘密,說出去沒什麼好處。

    陳洛軍覺得事到如今他也再回避不了問題便張口說:「我根本唔認識叫哥哥的人。」

    信一乘勝追擊問:「咁呢張圖呢?」

    「我只係知佢係張藏寶圖所以先想買。」陳洛軍隨手抓了張快速地看過,接著說:「不過……呢張係假野,恐怕係仿真品嘅設計。」

    「咁你有無方法解開佢?」就只有這點才是信一最關心的。

    「我盡力啦,可能要啲時間,呃……仲有可以將佢還原返做一張嗎?」說實當陳洛軍看到他們把這張牛皮圖化成四份時內心有點哭笑不得。

    信一滿意地笑著,把長粗針收回,道:「梁俊義,包紮。」

    梁俊義無力地扶了扶額道:「藍信一,改改你啲壞習慣好無?」

    「哦?我唔多覺得我有咩壞習慣喎。」隨之兩人忙著當下要做的事,嘴巴也沒閑著地爭吵著,看得陳洛軍一臉無辜。

〜第六章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