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1121】《此情難憶》第一卷第九章 興風作浪,天下太平

文前溫馨提示

→這個不算是架空文,大概像前傳
→設定上髮色是比漫畫深色,之後有解釋
→設定上信一雙眼還在,之後會有解釋的

CP上雖然說是1121,但其實是主112(去死
還會有點點十二吉及信洛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185年啊……有排寫了啊OTZ)
-------------
第一卷 此時樂悠然
第九章 興風作浪,天下太平



    「興風作浪,天下太平」這八個字令信一整個下午頭痛不已,最後他選擇暫時放下,先睡一會再說。

    誰知在夢中也逃不掉,零碎的畫面不斷閃過,每當他覺得接近真相時就突然眼前一黑,什麼也看不見了。

    洩氣地緩緩張開眼,發現身邊空空如也;爬起床探頭出外,天色還晚。

    自從上次那個「小意外」後,他發現梁俊義不時在半夜外出,沒一更也不會回來,愈想便愈覺得奇怪。

    信一輕輕開門出去,一眼就發現想找的那人。畢竟在本應空空如也的甲板上找人,根本沒什麼難度可言,況且他身邊還有個頂著一頭醒目紅髮的少年。

    信一記得這個少年,梁俊義也曾好幾次提起他。印象中這少年人如其名叫吉祥,是個勤力忠實的小子,而且梁俊義非常看重他。

    一想到這裏信一就覺得很不是味兒,緩緩關上門,回房休息。

    「喂,起身啦死懶鬼。」梁俊義用力地拍打著信一的臉蛋,信一很少會那麼晚還不起來,證明這幾天有夠他折騰的。

    「啊?天光啦?」

    「哂到落patpat啦。」

    這幾天就卡了在那兩個四字詞上,毫無進展。信一甫步出房門便看到陳洛軍跟梁俊義盯著他。

    「寧波,四川,恆山有無咩印象?」陳洛軍輕輕的問道。

    信一搖了搖頭便埋首於安坐桌上等他的審閱的文件,而陳洛軍跟梁俊義則繼續嘗試解開那謎語。

    那天晚上信一早早躺在床上裝睡,果然梁俊義在他睡下不久後又出去了。信一起來亮起書桌上油燈,邊抽著香煙看文件邊等梁俊義歸來。

    「你……你醒左啊?」梁俊義稍推開門就發現房間煙霧迷漫,而信一就專心看著文件。

    「嗯,未搞掂唔想訓住。」頭也不抬地回應。

    梁俊義聳了聳肩,背過身去脫掉衣服再找睡衣換上,準備就寢。信一一直以眼角盯著他,發現了不少「好東西」。

    「喂,你留底個細路一個得架啦?」

    「嗯?你講咩啊……」

    「你知我講咩嘅,唔通你背脊啲抓痕係自己生出黎架咩。」

    梁俊義馬上滾下床站到等身鏡前抓起上衣,轉身一看背上果然有幾條深淺不一,雜亂無章的抓痕,一時間說不上話來。

    「我無話過一定要你晚晚係到訓。」信一說這句話時覺得喉嚨異常地沙啞,好像比平常更費力才說得出來。

    「夠啦。」

    「講真架喎,我都係男人,我明嘅……」

    「藍信一,唔好再講啦。」梁俊義背對著信一,信一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知道梁俊義生氣了,所以也只好乖乖閉上嘴。

    翌日中午信一跟陳洛軍正要出去吃午飯時,信一發現梁俊義還坐在沙發的一角,把頭靠著牆發呆似的。

    「梁俊義,食飯啦。」信一輕聲叫喚,卻見他沒有半點反應,於是邊輕拍他邊叫著:「梁俊義?喂,梁俊義,梁俊義!醒下啊!」

    「咩事啊信一?」陳洛軍聽見信一的喊叫覺得那兒不對勁,回頭問道。

    「叫阿鬼黎,快馬。」

    信一把梁俊義抱回床上,當時他腦海唯一的想法只有:『好輕……呢條友病重定真係想練仙啊……』

    經過阿鬼簡單的檢查,估計梁俊義是由於長期休息不足以致昏倒,而實際上發生什麼事還要待他醒來方能問清楚。

    梁俊義躺在床上休息了沒一會,突然瞪開眼,啪達一聲下床衝往洗手間狂吐。整件事來得太快,嚇得信一愣了一會才意識到該去倒杯水給他。

    「喂,你面色仲好蒼白喎,無野啊?」

    梁俊義無力地搖搖頭,道:「習慣左。」

    「習慣左?梁俊義你唔係一直覺得唔舒服又唔出聲啊?」

    「海上嘅生活都差唔多係咁……嗯,浮浮沈沈暈下暈下。」

    信一覺得他理智線在那瞬間斷掉了,他深呼吸好幾遍後才有點無奈地說:「梁俊義啊……你個啲呢叫暈船浪呀……」

    梁俊義是生於陸地的人,這詞語他是聽說過,卻沒想到原來就是這種感覺。

    信一在床頭櫃找到暈浪藥遞給他,道:「龍城出品,包你食完無事。快啲食左佢之後休息啦。」

    梁俊義接過藥丸服下,輕嘆:「唉,都係屋企最舒服。」

    「船上都唔係咁差,不過最近幾日大…風……」信一的最後幾個字說得特別慢,仿佛心不在焉般,下一秒突然換成了好看的輕笑,道:「梁俊義你有真係幾天才。」

    經過幾日的休息後,梁俊義離開了龍城幫的主力大船。或許該說他是逃跑了、偷偷的上了另一艘賊船,這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很快就被人發現,而在大海中心根本沒地方可逃。

    「老大!我地頭先係倉庫抓到呢個男人。」兩個肥碩的男人架著梁俊義,把他拖到一名三十出頭,左眼上有刀痕的男子面前。

    「哦~資質唔錯,睇黎可以玩返幾日先再轉手賣出去。」

    「咩…咩話!放開我啊!!」梁俊義死命的掙扎,奈何那兩人將他緊緊的抓住,他根本動也動不了。

    「喂喂,你叫咩名啊,小美人?」

    「美你個頭!」咬牙切齒的回應,心裡一直詛咒著藍信一去死。

    「咪住,我係邊到見過你……唔係,係你耳上嘅寶石。」那男子苦苦思索,道:「啊啊……龍城幫。做咩?藍信一無好好疼錫你咩?」

    梁俊義沒有答話,那個男子臉上掛上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翌日黃昏,阿鬼禮貌地敲敲信一辦公室的門,道:「信一,有人黎搵你。」

    「喔……?比我預期嘅快喎。」

    信一剛打開門,帶著刀痕的男子便立馬迎上前,笑道:「信一,真係好多年無見啦。」

    「嗯,小陽你都仲係咁。」

    「仲叫小陽啊,比我啲手下聽到真係無哂面架啦。」

    「點會呢,邊個唔知陽爺你接手左令尊啲生意之後有幾掂啊。」

    「仲講笑喎。」陽爺熱情的拍拍信一的肩,道:「唔玩啦,今日黎講你『女人』。」

    這稱呼讓信一輕輕皺起眉,但他仍裝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問:「你指緊咩啊?」

    「琴日我係我船上發現到個人,右耳上面有粒價值連城嘅血紅鑽石,除左係你『女人』仲有邊個咁本事。」

    陽爺見信一沒什麼反應,在他耳邊低聲道:「放心我無掂過佢喎。由細到大,你未玩過嘅玩具,我地細嘅點敢玩啊。」

    「好,開個價。」梁俊義雖然聽不到他們說什麼,但從信一那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也能猜到他現在心內極之不爽。

    隨之陽爺的手下把他放開,而阿鬼也領著陽爺到信一的辦公室去。

    「梁俊義過黎!」信一大喊,把他拉到甲板的另一角,問:「我叫你做嘅野做左未?」

    「你估我係咩人啊。」梁俊義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要嘅野係到。」梁俊義把舌頭吐出來,舌尖上是一把約一隻手指般大小的鎖匙。

    在信一的手指碰到鎖匙前,梁俊義就把舌頭收回去,信一好笑地說:「你唔係諗住食左佢啊?」

    「唔係……只係等本大少心情好先比返你啫。」梁俊義露出一抹惡作劇的笑容。信一從來都不知道他的表情可以如此豐富,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出其不意地伸手捉住梁俊義下巴,把嘴貼上他的嘴,在梁俊義反應前舌頭已鑽進他的嘴巴裡,仔細地搜索每一部分,最後與他的舌糾纏。

    那條鎖匙對於一個人的口腔而言是有點過大,梁俊義一方面反抗著信一的入侵,另一方面保護著鎖匙,忙得他覺得自己像在回應信一的吻,曖昧至極。

    就在梁俊義鬆懈的一剎,信一迅速用舌頭捲走鎖匙,放開梁俊義再把鎖匙吐出來,收好。

    「睇黎大少你心情好好,多謝哂。」信一再次勾起那個令梁俊義討厭到不得了的笑容,王者般的笑容。

~第九章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