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信十二】沉邃  02第一課

廢話Time!!
事先聲明這篇會是激H文!
(所以麻煩下收)
預計也是中長篇〜(啊、坑啊OTZ

設定上十二少目前是被賣的人造生命體,喵〜
而信一是調教所的頭頭,夜之王。
------
02 第一課

    「放開我啊!我叫你放手啊!」那隻貓咪大吵大嚷著。在被拉走的途中他不斷瘋狂掙扎,還不忘在信一手上添幾道抓痕。

    信一有點後悔因為老鬼的店子不遠所以沒駕車。雖說這種拖拖拉拉在島上屢見不鮮,加上那隻貓咪外貌不算出眾,即使他再吵也沒人會去注意他,只是這樣行動很不方便,亦不像他的作風。

    信一幾經辛苦把那隻兇到不行的貓咪帶回他的地下王國,卻發現阿鬼已經早他一步抵達。

    「頂,唔係啊!?」

    「信一哥返黎啦?買到啲咩好野啊?」貓咪抬頭望向聲音的來源,據他目測那個男子最少也有190公分,雖然他戴著口罩但從眼神看來該是個不錯的人。

    「AV!你黎得啱啦!」信一拉住AV的手,把貓咪硬塞了給他,道:「你夠大力啊,幫我拖呢隻野去沖個涼,換件衫啦。」

    「你今晚要帶佢出去見識啊?」

    「比隻野見識下地獄嘅滋味。」信一皺起俊眉,覺得有點不對勁地問:「隻野隻野咁叫唔多掂,喂,你叫咩名?」

    換來一陣沉默。信一再說:「如果無名我就幫你起個名架啦。」

    「……梁俊義。」梁俊義不喜歡用這個名字,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叫他,也沒人提起過。

    「幾好啊。」正要步行離開的信一突然回頭,唇畔勾起個意味深長的微笑:「AV!記得同清潔部講,同佢裡裡外外都洗得乾乾淨淨。」

    AV領著梁俊義拐了幾個角之後來到一道嵌於純白色牆,上了鎖的玻璃門外。AV敲了敲門,梁俊義隱約看到有一個青年從門後的櫃台抬起頭來,樣子看來應該是剛睡醒。

    「AV哥,新人啊?」

    「嗯,信一交帶落要同佢洗得乾乾淨淨,之後要帶佢出去玩同埋驗貨。」

    少年做了個OK的手勢,AV就把梁俊義交了給那少年,在走前忠告似的跟他說:「梁俊義,係呢到唔好咁硬頸,你越反抗佢地就越有手段令你難受。」

    眼見AV走遠了之後那少年張口道:「佢講得啱架,家下就黎上你課程嘅第一堂。」梁俊義沒有答話,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不想知道接著會發生什麼事。

    「啊…唔記得自我介紹。我係阿觀,呢到導師之一。除左有時下午要去教書之外大多時間都會係到。」

    梁俊義輕嗯了聲回應,沿路看見的房門除了最初純白色的外,往後的都帶有不同顏色條紋,梁俊義好奇地問:「個啲色有咩用?」

    「呢到有嚴格嘅等級區分,始終各種課程需要嘅野都唔同。」阿觀把梁俊義帶到走廊盡頭的一扇大門前,這扇門意外地令他感到不安,因為只有它是純黑色的。

    阿觀推開門讓梁俊義進去,眼前是樹幹砌成的牆跟一扇木色的趟門,兩邊還有擺放著不同花朵、半人高的花瓶。

    「麻煩你除低衣物放係呢邊嘅櫃上。」阿觀指了指左邊的木櫃,再指右邊的玻璃門道:「之後請去個邊沖涼,用完嘅毛巾放低係旁邊個竹籃之後入黎,我會係另一邊等你。」

    阿觀見梁俊義還在看那些擺設,拍了拍他的肩道:「要望就趁而家啦,基本上除左新人一定要入黎一次外,你之後都唔會再想有機會入黎。」

    眼見阿觀已經先行離開了,梁俊有點狐疑地慢慢開始脫掉衣服,小心地步入淋浴間,結果內裡只是普通的灰褐色磚牆及入牆蓮蓬頭。在他看來一切沒異樣便放心地清洗身子。

    也許是因為被溫暖的水流安撫過,又或是因為房裡的天竺葵香味,漸漸讓梁俊義放下警戒心。隨手把抹乾身子的毛巾掉進竹籃,想也沒多想拉開了趟門入去。

    梁俊義一進門就有中計了的感覺,只因他眼前是間全玻璃製的浴室,而從玻璃外的人流可以推斷他身處於這設施內某個必經路,轉身打算離開時卻發現趟門已經上鎖。

    「你走唔甩架啦,呢度除左有職員卡嘅人外,都只係有入無出。」

    「唔係要再沖多次啊?甩皮架啦喎。」

    「層皮你就自己洗完,我嘅工作係幫你洗埋裡面。」阿觀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卻令梁俊義更加焦急。

    阿觀見梁俊義左顧右盼想要找東西掩著身子,便輕笑道:「唔洗遮啦,頭先個間浴室係單向玻璃做,咩都睇哂啦。」

    「同佢講咁多都無用架啦,佢唔會聽聽話話擘大對腳。」梁俊義聽見信一的聲音馬上轉頭過去,發現他就站在其中一面玻璃牆外抽著煙打量他。

    阿觀聳了聳肩,兩個高大壯碩的男人從趟門走了進去,二話不說就夾著梁俊義,讓他躺在地上,一手按著他一手拉開他的雙腳。

    「放…放手啊!你想點啊!!唔…唔好啊…!」眼看阿觀打開了某個木盒,從內裡挑了幾個球狀東西出來,梁俊義掙扎得更激烈,無奈他越是掙扎那兩個男人就越按得用力。

    梁俊義的反抗讓阿觀臉上的笑容更盛,道:「睇黎你都知會發生咩事。呢啲係溶解式甘油球,有咩用我諗你都知啦。」阿觀邊說邊擠出點潤滑劑塗在梁俊義的後穴。

    隨後把甘油球一顆一顆塞進他的後穴,擠了好幾個後阿觀把手指緩緩探進去覺得不夠又再硬塞幾顆,直到他覺得差不多時拿起個最小的肛門塞推了進去。

    「等佢溶要花多少少時候,你就乖乖等十分鐘左右啦。」

    阿觀邊哼著歌邊按摩著梁俊義的小腹,當他無意間按到某地方時梁俊義不自禁地輕哼了聲,接著的十分鐘內每次阿觀按到那地方也會比其他地方用力,但梁俊義咬著唇再也沒發出半點聲來。

    這點令阿觀有點不爽,見時間差不多就讓那兩個男人把梁俊義拉起,半拖半拉的走到窄矮的浴缸邊,強行把他的腳分開,讓他跨坐在浴缸上,用膝蓋壓著梁俊義的雙腳,一隻手推著他的肩,一隻手推著他的手逼他抓著眼前鏡子兩邊的把手。

    「好~同樣地你眼前嘅鏡係雙向,你見到自己同時後面嘅人都會見到你。」或許是動物的直覺,梁俊義覺得信一就在鏡子的另一面,狠狠地一直盯著鏡子。

    「望住就好了,唔好低頭啊。一、二、三~」阿觀快速地數完後,不給梁俊義半點反應的時間就用力地把肛門塞拉出。

    「唔…唔好……」實話說這個姿勢令梁俊義使不上半點力,咬緊牙關,但不管他想要做什麼,在這個姿勢下根本禁不住污穢物從後穴傾瀉而出。

    梁俊義雖然沒半點哭號叫屈,但他那條一直在擺著的尾巴沒再動作,說明了這件事給他精神上的衝擊很大,或許硬骨子的人會是最快崩潰的人。

    阿觀有點沒趣的拉下牆上的水管,再從旁邊的膠桶裡抽出另一條軟管子接上去,扭開水龍頭沖洗了一下梁俊義的後穴,隨之把軟管插進去。

    溫水不斷從軟管流進身體,而阿觀還不住按摩著他的小腹,梁俊義難受地扭動著腰想要逃脫,當阿觀感到梁俊義小腹微微脹起時,冷不防地把軟管拉出去,污水從兩腿之間流出,這步驟重覆了三、四次直到流出來都是清水為止。

    阿觀轉過頭望著房外的信一,信一便竊笑道:「抖M你心軟啊?快快手啦。」阿觀抿起唇又把頭轉回去繼續。

    「之後呢件事呢,係你有連堂前先要咁做,不過新黎點都要試下。」阿觀把軟管子拆了下來,再換上一條幼長的軟管,道:「你一陣唔好亂郁,如果唔係會好痛。」

    那兩個男子放開了手,把梁俊義拉了起來讓他坐正,再按著他的肩和腰。阿觀在細管上塗上足夠的潤滑劑後,伸手捉住梁俊義的分身來回磨擦著,待他微微起了反應後把分身拉直,慢慢地把細管插進去。

    「唔……!」細管越是推進,就越是微微陣痛,一直痠痠麻麻的感覺。

    「唔好郁啊,如果唔係要拉出去再插多次架。」阿觀的樣子不像在開玩笑,梁俊義也只好乖乖讓他把細管繼續深入。

    梁俊義覺得這個過程好像一輩子那麼長,終於阿觀停下來,把水龍頭微微地扭開,讓小量的溫水流入,隨即把水管跟細管分開。

    受到溫水的刺激,尿液馬上沿著細管流出,阿觀滿意地點了點頭,緩緩地把細管抽出,那兩個男人也放開了他,梁俊義就像從死裡逃生般大口大口地喘息。

    「恭喜你係『沉邃』第一個課程完成❤,請你去隔離房更衣,信一已經係外面等緊你了。」阿觀把做了個請的手勢指示梁俊義,梁俊義有點艱辛地站起來拉開門走進另一間房間。

    『沉邃』第一個課程就是在這兒沒有所謂的尊嚴。越是頑固,他們就會越強硬用力地蹂躪,直到甚麼也不剩。

    重要的第一課你有好好學會了沒?

~待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