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savoy】情人節其實是愚人節 [H有注目]

FassAvoy萬歲!!
情人TUESGUY節快樂!!

快半年沒碼字卻爆了5千字出來,看來我真的超Dry(艸///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情人節其實是愚人節》


    他記得遠在Ryan的電台節目前已經有人這樣問過他。

    大概已經是兩年多前了吧?

    在昏暗的酒吧帶著半點醉意吐出甜蜜輕輕的一句。

    I've married the woman that I dream of.

    直到遇上了他。

    情人節前夕Matthew訂了間名舞吧,邀請了他所有合作過的好友出席,James本來打算帶上他的愛妻,可惜Anne要忙照顧他們寶貝兒子,而且帶上Anne……會有點沒趣。

    James的工作比想像中要久了一點,如果回家梳洗過後才去派對絕對會被叫遲到大王,之後被連灌幾杯Martini,Which is nice by the way,不過這點事還是可免則免。於是工作過後James在更衣室稍為整理就出發到Matthew的派對。

    意外地,James是第一位到達的客人,他在大門邊剛掛好外套圍巾就看到Matthew帶著香檳,一臉開悅地迎上。

    James接過香檳,一飲而盡,香甜的酒精提醒了他原來他是如此的渴,自然地舔了下唇露出個滿意的笑容。

    放下空酒杯,順道再拿起杯香檳,開始跟Matthew聊起近況。漸漸客人開始變多,Matthew拍了拍James的肩,去迎接他其他的客人。

    快九時近乎所有客人已經來臨,他大多的好友舊友在他面前圍成了個小半圈,一個個慢慢加入交流,很快就因某個笑話而大笑起來。

    一杯接著一杯的香檳,雞尾酒和啤酒很快令James情緒高漲起來,越喝越多,笑意更盛。

    Matthew剛好看到James趕緊把酒喝掉,把杯子放到侍應托盤上,再拿起杯新的Martini。Matthew搶過那杯Martini,把James拉了上台叫他跟其他人比速度。

    啤酒比賽,James當然爽快地答應了。在大家一聲令下每自拿起面前的啤酒開始灌下。

    James覺得老是在喝酒這個壞習慣如果不是家族遺傳,就可能是壓力問題。事實上Anne也很少在這方面阻止他,嗯、可能是英國人種的錯。

    不過不久前開始有人老是阻止他,一般來說James醉了還是會有五分清醒,所以大家以為他很少會醉,但他多努力裝沒醉,那個人還是一眼就看得出。

    James抬起頭看其他人的進度如何,誰知跟他剛在想的人眼神對上了,害他輕輕嗆了下。那個人雖然站在遠處臉帶著笑意跟身邊的人聊著,可是James清楚看到他的俊眉微微皺起,傳了個不悅的眼神給他。

    每個人認識他們的人也說,他們上輩子絕對是情人,所以這輩子一見面就如最好的兄弟。

    但James覺得是剛好相反。

    他第一次喚Michael的名字就覺得他已經認識這個人很久,而且有莫名其妙的遺憾。

    最後James雖然只是第二,但還是贏得一支82年法國波爾多的紅酒(最少價值16000美金)。他高舉紅酒大叫:「I love all you guys!Thank you Matthew!(我愛你們!Matthew多謝你!)」台上的人隨之馬上跟著歡呼。

    Matthew帶著半點醉意走上台,開始說著感謝大家來臨之類的話。

    James沒有走向他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的男人,反而他覺得胸口有點憂悶,腳不自覺地背對著他走。

    想起來原因令James覺得有可笑。

    他們吵架了。因為誰負責打掃他們的家而吵架。

    他們的家。這個變化完全是他意料之外。

    James其中一個朋友想把他的town house租出去,他覺得地點正好在機場跟電視台之間蠻方面,於是開始到處找人跟他合租。

    最初Michael以為他跟Anne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了解James的原意之後,想到自己最近總是穿梭兩地,於是很爽快地答應了。

    早幾天Michael要去L.A工作,所以應該James負責打掃。結果Michael回來發現家裡比以前更亂,而正好James已經三天沒睡,兩人脾氣正在最差時碰上,理所當然地吵起來了。

    派對漸漸進入高潮,Matthew開始讓大家上台說出最荒謬的話,最令大家意外的人會得到神秘大獎。

    有人大叫James的名字把James從沉思拉回來,他跟著走上台,擺出一副凝重的樣子,道:「I……I am having a affair, for a pretty long time.(我有外遇,而且已經一段相當長的時間)」Which is somehow true。還不到2秒台下已經有人開始大笑起來,每個人也覺得James非常愛他的妻子。

    James嘴角勾起個好看的弧度,完全沒發現Michael走了上台,直到他伸手搶過麥克風才發現。

    「What the fuck, Michael!」隨即兩人馬上打鬧起來,引得台下的人發笑。

    無心之失下,James不小心推倒了Michael。Michael的頭踫一聲撞上地板,James馬上跪下想要扶起他。

    「Michael!你沒事吧?」

    Michael扶著頭被拉起,狐疑地看著James道:「Charles?發生什麼事了?誰是Michael?這班人是誰!」

    突然間一切就變得不再好笑,台下立刻變得一片默言。James有點遲疑地把雙手抱著Michael的頭,說:「Michael你沒事吧?不要玩我吧。」

    「你想怎樣了!」Michael拍掉James的雙手,後退了幾步,擺出他著名的jazz hand,困擾地問:「我的能力呢?你們對我做了點什麼!」

    「Oh my god,都是我的錯,um…E…Erik?」Michael挑起眉看著他,James用雙手掩著口嘆了口氣。

    用數秒稍為冷靜,James用左手梳了下他的髮,右手拉著Michael的手道:「Ok,Erik,跟我來吧,我看看我有什麼可以做。」

    James一邊不知所措一邊拉著Michael離開派對,Michael一副警覺性極高的樣子左顧右盼,最後在跨出大門前一刻露出整齊雪白的牙齒,一個無聲的笑容,再向Matthew拋了個眼色。

    Michael跟了James上車,James馬上鎖上車門,邊開著車子邊說:「um…OKOK,Erik,我帶你去我的設施裡看看你發生了什麼事吧。」James知道Magneto不會喜歡醫院,所以他沒說得那麼直接。

    「帶我回家就好了。」

    「什麼!?」

    「James,我說…帶我回家就可以了。」Michael慢慢一個個字地說出來,確保James聽得準確無誤。

    James把車子駛進最近的小巷,猛烈地煞停車子,轉向Michael大吼:「Fuck you,Michael!」

    「wowowo,James你沒聽過情人節是愚人節嗎?」

    「這句話不是這樣用的!」

    James的手腳誇張地在亂揮動,Michael知道James真的嚇壞了,伸手把他的頭拉進自己的懷,輕輕耳語:「你嚇壞了?對吧?」

    James把頭鑽進Michael的懷裡,問:「Are you fucking crazy?你覺得好玩嗎?」

    「一點點吧……可能有點算是小懲罰吧?」

    「For what?這一點也不好玩。」

    「吵架的事,大概?」

    「wow!Don't even start the shit with me.(你提也別提)」James推開了他,皺起眉指著他道。

    「好好好,那回家再慢慢解決吧。」Michael意味深長地說。

    James記不清楚他衝了多少黃紅燈,腎上腺素上升令他心跳加速,興奮得要命。Michael要跟他回他們家,這個想法一直在他腦海中回響,James期待著會發生什麼事,不,他近乎肯定他所想的事必定會發生。

    James打開大門讓Michael先進去,Michael只是安靜地環視著四周,所以他也只好壓著內心饑渴得要命的野獸。

    當然他可以當主動的那方,他可以把Michael推到門邊的廚桌,再用他的腳勾著他的,並開始熱吻,可是這樣做害他覺得他像妓女沒分別,而且這樣太沒趣了。

    「I'm impressed,真的收拾得不錯。」

    「你的摩托車的油我也換了,所以你想的這幾天也可以用。」

    Michael深知James正在等待著他跟他有進一步行動,他的表情太不自然了,Michael輕笑道:「醉鬼,用房裡的浴室洗一下身吧。不要洗太久,要不會頭暈的啊。」

    「那你呢?」

    「我用樓下這個就好了。」

    「沒情調的男人。」Michael沒答話,只是挑了下眉目送James上樓。

    James不敢洗得太久,他不得不承認他極之期待跟Michael發生關係,事實上他們已經三星期沒同床過,更別說做愛。

    不是Anne滿足不了他,而只是Michael給予他的是另一種的滿足。而他已經深深上癮了。

    當他洗好出去房間發現Michael已經穿著浴袍躺在床上等他。James二話不說爬上床,坐在Michael的大腿上,微微前傾輕輕啄了他的唇一下。

    Michael遞上了一杯冰酒給James,James皺起眉頭轉過身坐在他身邊接過冰酒,跟Michael輕輕碰杯,並淺嘗了一口。

    「唔…似乎有點太甜。」

    「會嗎?我試試看。」Michael把唇蓋上James的紅唇,舌輕輕鑽過他的嘴裡舔過他的牙齦,在James那蠢蠢欲動的舌行動前,Michael拉開了他們的距離。

    「唔…可能真的有點甜。」Micheal露出個迷人的笑容道,James咬著下唇,勾起個誘人的笑容,正打算迎上Michael的唇。

    「wowowow!Take it easy!(先慢慢來)」Micheal接回酒杯,再把保險套遞給他。

    「所以你要我自己動手了?」

    「看你自己來比較有趣。」Michael攤手道。

    James手快腳快的戴上,當然會貼心為Michael戴上,更用力地咬著他的肩道:「所以我今天當上面那個了?」

    「哎…我還以為我們協議好醉鬼當下面。」

    「我沒醉。」

    「Bullshit。(廢話)」

    「是你明知還讓我喝的,那可是默許,更何況你也喝了不少。」

    Michael把額頭貼著James的,他看得到James的臉開始微微泛紅,聽得見他的微喘,嗅得到他興奮的味道,他知道James在急躁的邊緣,他用指尖撫過James軟髮,道:「Hey,James,情人節快樂。」

    「Damn you,Michael,you win。」

    Michael這次讓他們好好地深吻,同時他的手不安份地在James的腰背、臀部遊走,沿著臀溝走到敏感帶,一直在那附近打圈,待James一個不留意輕輕把手指滑進他的後庭。

    James把身子向後傾嘗試在深吻後取回足夠的氧氣,半喘息著道:「Mike,直接進來就好了。」

    「Sorry,現在是聊天時間。」Michael借機再滑多隻手指進去。

    「So,說實話吧,派對上你為什麼裝瘋了?」James邊親著Michael的頸,邊用雙手磨擦著Michael的分身,像是在催促他似的。

    「唔…可以偷偷佔一點你寶貴的時間,當今年情人節第一個跟你上床的人?I guess?」在對方的撫觸下,他的下半身隱隱燃起慾火,開始喘著粗氣吐出舒服的低吟。他不得不承認James在這方面真的很在行。

    「Seriously(你說真的)?」James沒有等Michael接話,捉著他的手要他把手指抽出來,正準備騎上他的分身。

    「慢著慢著,看來有人比我更心急。」Michael拉著James輕輕把他拉到床上,道:「你就趴著吧。」

    James乖乖地叮趴著,讓Michael順利地長驅直入。異物突入的感覺令他不習慣地扭動身體,Michael安撫似的輕輕地啄著他的背。

    Michael慢慢的開始抽動,令James覺得頓時全身一陣酥麻,不自覺地吐出輕吟。邀請似的James扭動了一下身子,Michael隨後每一下抽動也比之前更猛力更深入。

    「Oh god, yes.」James低下頭捉著床單,每一下呼吸也伴著大聲得令他臉紅的興奮呻吟。

    「看來你很喜歡這個姿勢,每次也特別……吵耳。」

    「什麼!?」看我待會如何修你!可惜James目前腦袋太空白,除了忙著喘氣呻吟外,其他事根本來不及好好想清楚。

    「Mike,我…嗯…我想…」

    「還沒可以,乖,轉身吧。」Michael抽離了James的身體,輕輕扶了他一把。藉著剛剛充分的擴張,分身一下子就頂到深處,令James輕叫了聲。

    一隻手扶著他的臀,另一隻手扶著他的腿,開始另一輪侵略。James一直在高潮邊緣來回,對方規律的抽送、緩緩的深入,足以令他躁動難耐,伸出雙手環著Michael的頸,想以親吻尋求慰藉。

    Michael開始準確猛烈地刺激著James體裡最敏感的一點,隨即傳來更多不成音節的呻吟,意味不明的說話、叫聲,James弓起身子,把頭仰後,用腳勾著Michael,本能地配合著,回應著對方。

    Michael一手扣緊他的腰、另一隻手則伸向他的分身握弄撫慰,James捉緊床單扭動著身體,很快他覺得下半身的快感已經支配了他,一切也把他推到極限,一陣悶哼後將愛液釋放出來,而Michael也在他體內釋放出來。

    James躺在床上喘息不已,舔了舔唇道:「你很喜歡這樣對吧!……我指這個姿勢。」

    Michael把保險套丟掉,稍為整理了下被單,環抱著James道:「咳……事實上我的確蠻喜歡……um,看你高潮的樣子。」

   「wow!你這個變態!」雖然他暗地裡也承認他頗喜歡看Michael做愛的樣子。
    「好吧,好吧,你快點睡吧。」James乖乖地鑽進Michael的懷中。

    他們喜歡這樣赤裸裸地互擁著漸漸入睡,除了他們見面九成九機會也會上床外,他們喜歡對方的味道,聽著對方的有力有規律的心跳,感覺著對方的溫度。

    翌日早上,Michael醒來發現James不在床上,心涼了一大片。直到梳洗更衣後,聽見樓下碗盤碰撞的聲音才發現James在樓下。

    Michael輕手輕腳走到專心看著報紙的James背後,偷偷咬了口他的巧克力牛角包,道:「唔…用酒心巧克力?似乎不太適合當早餐。」

    「會嗎?」James被了嚇一跳,隨之轉過頭盯著Michael回話,再把快遞信交給他,道:「Matthew的神秘大獎原來是他下一部作品的男主角位置。」

    Michael接過信,輕輕的親了James一口,道:「那真的不錯,你待會要出門了?」

    「嗯…回家陪Anne。」Michael的笑容突然僵硬了一會,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Mike,你知道我……」

    「我明白,我沒怪你。」Michael沒讓James說下去,摸了摸他的頭,也開始吃起早餐來。

    早餐過後,James收拾好包包,輕輕抱了Michael一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只剩下Michael一個。

    一直以來,Michael不介意當這個大方第三者,他知道他們雙方也有形象需要兼顧,雖然見面次數不多,每分鐘獨處也非常珍貴,但對他們來說這樣已經很足夠。

    Michael掏出手機發了條短信給James。

    James看到短信就已經知道Michael正在苦惱,還有他想要問什麼,比他先一步回應他。

    Ryan在他的電台節目上問他有沒有後悔過太早結婚。

    他說,I've married the woman that I dream of.

    就算遇上了他,他內心起了重大的改變,這個答案還是改變不了。

    他的確愛Anne,當然還有他們的兒子。

    只是……他有貪心,他還有一個最愛的人。

    他還說,The world seemed less scary.... And I started to like myself a little bit more.

    結婚以後一切似乎真的變得好像很美好。

    但遇上他以後,他知道他原來跟那些可怕的人沒別,從此也不再如此天真而已。

    James一直只是在低頭深思著,當再次抬起頭時,他發現他已經站在他的家門前,發出了聲無奈的輕笑。




ScreenShot735.jpg


    Michael盯著James的回應愕然了好一會,他知道只有James可以是他的唯一,James比他更了解他自己,他實在想不到有任何人可以取代James。

    突然傳來的敲門聲讓Michael以為是信差,稍為整理一下,開了個小隙探頭一看,發現James就站在家門前。

    「James?怎樣了,你忘了點什麼嗎?」Michael拉開門好讓James進去。

    「今日是星期二吧?」

    「對啊。」

    「難怪我覺得你比平日性感一點。」

    「什麼?」

    「愚人節快樂。」James露出個調皮的笑臉,拉近他們之間的距離。

    「Fuck you,James.」Michael扶著額,有點又好笑又好氣地說。

    「Do it.」James環著Michael的腰把他推向廚桌,伸直腳尖把唇貼上他的。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