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gers: Thor/Loki】Rain on my parade CH.8

【Avengers】Rain on my parade
Relationship: Thor/Loki
Warning:
non-con/rape, Mpreg, drugs, OOC

時間軸,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8

  Thor在天亮前就已經醒過來,他生怕吵醒Loki,小心地轉過頭看著正在安睡的他。

  現在的他看起來如此平靜理性,他希望Loki永遠也會是如此。

  Thor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昨晚的想法。

  對、藥水。

  他知道Asgard的藥師不會為他調配。

  就算是他下的命令,他們也會用人道理由拒絕。

  他需要找個會做這藥水的,最好是會黑魔法的藥師。

  Thor緩緩地用手順了下Loki那在燭光下閃爍著的黑髮,最後掀開被子離開。

  Loki醒來時已經離開了好幾小時,而且他知道Thor早已出了去並恐怕會是離開幾天。

  為何他知道?

  畢竟他向來習慣了淺睡,而且以Thor那笨手笨腳的收拾方法……

  Yea,he knows.

  Loki在這個難得只有他自己一個可以安靜安靜的時間裡想把他嘴巴上的羊腸線剪掉。

  那個昨晚他幾經掙扎還是纏了上去的羊腸線。

  無奈那羊腸線恐怕是下了詛不讓Loki隨便剪掉似的。

  當他剪開個小開口時,那羊腸線像生了勾似的抓著他的唇不放。

  Loki只好強忍著痛,暴力地強行把羊腸線一節節,一點點地拉出來,並為他的唇添上了好幾道新傷口。

  鮮血徐徐地滴到嶄新米白色的被單上,為被單染上新的花紋。

  Loki把扯了下來的羊腸線丟到一角,走到浴室梳洗順道把血跡洗走。

  梳洗過後Loki把門開了個小隙讓Thorlien飛進去。

  Thorlien一直在房間裡打轉,就像要找什麼似的。

  「你不用找了,Daddy不在。」Loki在書桌上隨手抄起了本書坐回床上,說:「Again。」

  Loki伸出手讓Thorlien停在他的手臂上,Thorlien隨後跳到床上讓Loki繼續看書,咕咕聲用頭蹭著Loki像是要安慰他。

  「乖。」Loki摸了摸牠的頭,低聲自言自語:「就連你也比你的愚爸爸了解我。」

    □

  Thor騎著他的馬來到一間古舊但旺盛的酒吧。

  他不敢太過張揚,畢竟他年輕時曾經在這兒鬧過事,跟這兒的店主關係不怎麼就是。

  Thor穿過熱鬧的人群來到酒吧裡最黑暗的一角,十年如一日,那兒總是坐著個穿著黑色斗篷的人。

  「我想你幫我調製一支藥水。」Thor側著身,假裝著在看熱鬧地靠在桌邊說。

  「我不幫任何人。」那個男人用一把低啞的聲音回應。

  「你想要什麼?」Thor輕啜了一口他手上的啤酒,道:「只要是我能給你的也可以。」

  男人把他醜陋而皺巴巴的手從斗篷中伸出來,Thor在沒人留意到的瞬間把藥方遞給他。

  「任何事對吧?」男人低下頭快速地瞥了藥方一眼,說:「這是給你弟弟吧。」

  那個語氣並不是在問Thor,而是肯定句。Thor自然也懶免得回應他。

  「我需要你給我一個很重要的材料。」男人把藥方推回去,抬起頭看著Thor說。

  「說吧。」Thor顯得意外地爽快。

  「你對Jane的愛。」

  「什麼!?」Thor驚慌地轉過頭,盯著那像被火燒毀,溶成一片的臉蛋說。

  「你說任何東西也可以的。」那男人笑著指出。

  「但Jane她是我唯一……」所愛的女人。

  「Loki也是。」男人打斷了Thor的話,堅持地說:「你的決定。」

  Thor沉默了好一會,低頭考慮著。

  「放心吧,我不可能把你的記憶刪除。」男人擺了擺手,發出了聲難聽像是笑聲的音節,道:「只是你以後也不會對她有心種的感覺而已。」

  沒錯,Thor他的確跟不少女人發生過關係。

  但Jane很不同。

  他不是想要Jane的肉體,他想要Jane愛他。

  Jane跟他來自個很不同的世界。

  Jane想要了解他,同時他也很想了解Jane。

  他想知道Jane對他的感覺、對他的想法還有她的意見。

  那Loki呢?

  明明他們是兄弟,明明他們出發點也是一樣,但怎麼他一點也不了解Loki?

  他也想知道Loki的想法,Loki的一切

  對、Loki是他唯一的……

  Thor在朦朦朧朧的思想中點了點頭同意。

  「很好,至於我的報酬。」男人勉強地勾起了個生硬的笑容。

  「等等,你不是已經說要我的感情了嗎?」Thor打住了他。

  「那只是材料,報酬當然是另計。」理所當然地說。

  「那你快說吧。」Thor不耐煩地催促。

  「我需要你把一封信送去Halls of Hel。」

  「Halls of Hel?有誰不知道那兒進了去就出不了來?」Thor皺起眉盯著那男人從斗篷中把信掏出來給他。

  「那是你的問題了。」男人搖了搖手上的信,Thor猶疑了好一會還是把信收下。

  「Good,恐怕你已經知道我每天也會在這兒。」男人抖著身子站起來,說:「那我先去把其他材料準備好,我期待著你的回來。」接著緩緩地離開了酒吧。

  Thor在午夜時分暗地裡回到Asgard,把他的飛馬放好,再把Odin的Sleipnir悄悄地偷走。

  AllFather曾經騎著Sleipnir到探訪過Hel並順利活著回來,Sleipnir應該會記得回來的路,恐怕牠是成功的關鍵之一。

  Sleipnir暴躁地扭著頭,掙扎了好一陣子才讓Thor騎上去。

  騎著Sleipnir的Thor不出一會就來到Niffleheim。

  眼前盡是一片黑暗,冰霧迷漫的如出一轍的森林,冷颼颼的風狠狠地刮傷了Thor。

  Thor用臂檔著冷風,領著Sleipnir一步步走進森林。

  For his brother。

~待~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