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gers: Thor/Loki】Rain on my parade CH.9

【Avengers】Rain on my parade
Relationship: Thor/Loki
Warning:
non-con/rape, Mpreg, drugs, OOC

時間軸,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9

  Thor不知道他在這個如出一轍的森林來回打轉了多久。

  最少他覺得自己已經待上了好幾天。

  他讓Sleipnir領路,但Sleipnir似乎也不會走,帶著Thor走了幾次還是在原地打轉而已。

  有好幾次Thor也來到一片深不見盡頭的黑海邊,他試著找渡海的方法,可是最終還是沒成功。

  他騎著Sleipnir想要飛過去看看,但Sleipnir跑了幾步來到海邊又馬上止步折回。

  這次已經是Thor第七次來到這個海邊,正在他打算回頭時,他看到不遠處有個在移動的小黑點。

  「喂!!」Thor對著那黑點招手大喊,他希望那個人能把他帶到對岸。

  那黑點緩緩地靠近,慢慢化成一個撐著船的老男人。

  「Thor,King of Asgard!沒想到我有機會看到你。」那男人喜悅地說,令Thor不禁有點自大起來,誰知他接著問:「你已經死了?」

  「不,還沒。」Thor趕緊地否認,說:「我需要去Hall of Hel一躺。」

  「Hall of Hel一去是沒回頭的,還沒死的人我可不能把他帶上船。」老人拒絕了Thor上船。

  「那你可以幫我帶一封信嗎?」

  「不。」老人搖了搖頭,解釋道:「Hall of Hel門外的守衛不准我進去。」

  「那你帶我去吧。」Thor掏出了一小袋黃金給老人。

  有錢使得鬼推磨,在這兒也絕對不例外。

  老人打開袋子看了眼,把船門打開,說:「……你回不了來可不是我的負責啊。」

  Thor牽著Sleipnir上船,木船緩緩地離開岸邊出發進這片無窮無盡的海上行駛。

  Thor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再次到岸時老人抬起了Thor把他拋出船上,嚇得Thor馬上驚醒過來。

  Thor眼前是一道高大灰暗毫無花款可言的石門,門前兩個只有骨架的守衛走上前,把Thor夾著強行把他拖了進去。

  「等等…你們帶我去哪兒?」那兩個守衛只是繼續前進著,他懷疑那兩個骨頭聽不聽他說話。

  那兩個守衛把Thor拖到高樓頂、黑白色磚組成__卻昏暗的大廳裡。

  他們一直拖著Thor,直到小階級前突然非常合拍地放手,害Thor摔個正著。

  「Brother。」Thor抬起頭看到Hela正在她的王位緩緩走下來。

  完全無視了Thor的存在,Hela大刺刺地跨過Thor,走向一直跟在Thor身後的Sleipnir。

  「我就跟你說過你不用聽那班Aseir的說話。」Hela輕輕地撫著Sleipnir的鼻子說:「你可以留在這兒。」

  Thor撐起上半身,就正在他想起來時,Hela突然退了幾步狠狠地站在Thor背上。

  「Hela,畢竟我也是Asgard的王。」Thor不滿想地要強行撐起身。

  「我可是Niffleheim的國主,而你正在我的領土上。」Hela把Thor踩回地上,不屑地說:「Now,我需要跟我兄弟聚聚舊。」

  ……不是吧?

  他堂堂Asgard的國王竟然要被人這樣踩著。

  Thor讓Mjolnir飛到他手上,狠狠地揮動想要擊向Hela的腿。

  Hela及時把自己傳送回皇位,Thor拍拍身上不少的灰塵,與皇位上的Hela對盯著。

  「Hela。」Thor試著平靜地說:「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來送信而已。」

  「信?」Hela伸出手要Thor把信交給她。

  她打開了信只是看了送信人的名字,便說:「Good!我一直就是在等這封信。」

  「Great,那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而我做了我要做的事。」Thor高興地提出:「那我也差不多要離開。」

  此地不宜久留,越是留得久就會越迷失自我。

  特別是他這種還沒死去的人,留下來可會變成死活人。

  「離開?」Hela挑起眉冷笑著對Thor說:「在這兒沒有離開可言。」

  「大家也知道AllFather以前曾探訪過你。」

  「噢。」Hela輕蔑道:「你知道我向來也不喜歡你,為何我要讓你走了?」

  「你有什麼條件盡管說吧。」Thor低下頭深呼吸了口說。

  事到如今如果他不走,就只能永遠留在這兒的份。

  Hela考慮了一會才說:「你知道我多想要Aseir的靈魂吧?」

  Thor點了點頭。當年AllFather給予Niffleheim時的條件之一就是Aseir的靈魂不會去Niffleheim給Hela,而是留在Asgard之內。

  「那你答應我,你死了以後你的靈魂必須為我服務,那我就給你離開。」而Hela露出個狡詐的笑容。

  「不…我不可以。」

  「告訴我。」Hela停頓了一下,緩緩地說:「你是為什麼而來?」

  「我……Loki……我……」Thor的記憶就像被一層煙霧蒙蔽著。

  現在的他就快忘了他是為什麼而來了。

  「是值得你冒生命危險也必須要離開的事嗎?」Hela見狀馬上主動牽引著Thor的思路。

  「對。」Thor脫口而出。

  他必須要離開。

  「Good,then we have a deal.」

  Hela用尖銳的指甲在Thor的胸口畫了代表合約的叉。

  那個燈紅色的交叉燒毀了Thor的衣服,在Thor的皮膚上留下個焦黑的痕跡。

  Thor整個身體像被火燒似的,就在他頭昏腦脹還沒從疼痛中回復過來時,早前那兩個守衛就已經把他拖了出去並丟了在海邊。

  Thor迷迷糊糊地把頭伸進水裡,想要把體內那熾熱的感覺冷卻下來。

  誰知道他的頭才剛伸進去就有好幾十隻慘白的手抓著他的頭,一點點把他拉進水裡。

  他越是想掙扎就越是多手抓著他,越是下沉得快。

  Thor的腳踝被一隻顯然更有力的手抓著,猛然地把他整個人拉出水面。

  當Thor反應過來,正好用力盯開眼睛,差點想要尖叫起來時發現腦海中的景象早已不在。

  Sleipnir舔了舔Thor的臉,低下頭緩緩用頭把Thor的肚皮推到牠的背上。

  「Sleipnir謝了。」Thor有氣無力地說,輕輕拍了一下Sleipnir的肚子。

  Sleipnir把Thor背到酒吧前並把他放下來。

  Thor站起來有點狼瘡地走進到酒吧的一角跌坐在那個黑斗篷的男人身邊。

  「你成功回來了。」男人聽起來意外地喜悅。

  「你怎麼知道我沒騙你?」Thor灌了口啤酒好奇地問。

  男人皺起眉指了指Thor的胸口。

  Thor低下頭盯著他胸口上焦黑了的記號。

  Damned!不愧是銀舌頭的女兒。

  這次還真的被她擺了一道。

  「而你要求的東西。」男人把一支透明的藥水拿了出來,Thor想伸手收下時,男人卻縮手把藥水放在遠處說:「你對Jane的愛。」

  「Yea,對。」Thor咕噥。

  男人把手放在Thor的胸前,輕輕一推就把手伸進了Thor的體裡。

  奇怪的是Thor看著他這樣翻著他的記憶和情感而他竟然一點感覺也沒有。

  最後那男人握著一個發出紫色光芒的小球拉了出來並把它放了進藥水中。

  藥水頓時吐出了大量氣泡並漸漸變成水藍色。

  這次男人把藥水推到Thor面前讓他收下,說:「每日只要兩滴就已經很足夠。」

  Thor把玩著比他的手還要大的藥瓶說 :「看來這兒可以用上一陣子。」

  「當然。」男子嘴角勾起了個笑容說:「我竟然忘了跟你說這個藥的副作用!」

  「副作用?」他該不會長途跋涉最後得了次品吧?

  「對,副作用。」男人重申,接著說:「不是對服用者有影響,而是對你。」

  「我?」

  「畢竟我把你部分的愛情抽走了,所以只好把另一個部分擴大去填補那個空位。」

  「是什麼部分?」Thor有種不詳的感覺。

  「你之後就會知道。」男子交了另一支細小的藥水給Thor說:「喝了它吧,你會精神得多,那你就可以出發回Asgard。」

  Thor知道他追問下去也恐怕得不了答案。

  於是他聽那男人的說話把藥水喝掉,果真頭重腳輕的感覺慢慢地退去。

  Thor已經得到了他想得到的東西,他騎著Sleipnir飛回到Asgard。

  出奇地Loki竟然在Asgard的大門外等著他的回來。就算是母親要Loki這樣做的,他還是欣喜若狂。

  今日的Loki看起來特別動人。

  不,他向來也如是。

  Thor跨下馬走到Loki面前,他聽不清楚Loki剛剛對他說什麼。

  現在,他只知道他想吻他而已。

  And so he did it.

  噢,他已經知道副作用是什麼了。

~待~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