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FC】X-Men's Creed Ch.1-1

【X-Men:First Class】X-Men's Creed. (根本未想好名字
Relationship: Erik/Charles
Warning:
**AU Assassin's Creed**

時間軸,原故事背景設定跟可能性等等請無視。
這是初稿,錯別字,奇怪字句注意
-------------
Chapter 1-1


  坐在輪椅上的Charles眼看著熊熊大火吞食著他的家。不知道是高溫令眼睛發痛還是因為無法壓下內心的傷痛引起了眼前的氤氳,最後水珠從那片霧裡滴了出來順著他的臉滑下。
  他來不及反應,來不及把淚水抹去,淚水最後降落在某東西上發出啪答的一聲。
  Charles低下頭發現手裡不知何時抱著金屬製的頭盔,接著他再往下看發現他的愛人就倒了在他的身邊。
  平靜地安睡著。
  他用最大的力氣狠狠地把頭盔拋走,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從輪椅滑下來爬到他愛人的身旁,輕輕地用拇指撫著愛人的臉。
  重重地嘆息,把雙眼緊閉起來,回想起他的過去,他們的相識。
  五年前。
  Charles回想起那日同樣是碧空如洗,同樣地他在空無一人的高塔裡。
  就如他記憶中曾渡過的每一天一樣。
  似曾相識,他討厭到不行,卻已經很久沒看過的風景。
  對於一般人來說,要回憶起特定某天發生過的事不容易,但Charles不同。
  他擁有心靈感應,他可以看到別人的記憶,同樣能夠細看自己的記憶,就連要想起每個詳細、感覺也毫無難道。
  至今Charles也無法相信他真的這樣做了。
  現在就只剩下他一個,緊握著愛人的手,然後把另外兩指放到自己的太陽穴上。
  把早已checkmate的棋局回到開局時的樣貌。
  Again. 再一次把時光回到那一天當中。
Charles感受到一陣暖風撫過他的臉,他正專心於他的其中一本科學書,眼前盡是密密麻麻的字,關於人體的書。
  接著Charles感到頸子一陣酸軟,他下意識的轉頭望向桌上的懷錶,上頭的指針正指著十二的方向──原來不知不覺間他已經讀了一整個早上。
  他抬起了頭住窗外看,同樣還是藍天白雲,空無一日的草地,勉強看到遠處的市鎮。
  他已經厭倦了這一成不變的風景。
  他希望改變這一切。
  當然、如果他真的想要的話,是必定會做到,但他知道他不會,否則後果他真的不敢想像。
  接著……
  他感覺到腦裡閃過什麼。
  一個腦電波。跟他一樣有特異功能的人類。不只是擁有特異功能,還有點什麼,讓他感覺起來更特別。
  這不是Charles心裡一直幻想著的相遇。
  他以為這應該更……浪漫才對。

  當時他沒有再往外看,只是把目光轉移回去書本之中。
  那個人現在還在離他很遠的地方,最少肉眼絕對看不到的地方。
  他希望、他期待那個人會走近,會來跟他說話,但他知道這個世上除了他妹妹跟教會長老外就沒人知道他的存在。
  不知何故他跟那個人的連繫一下子打斷了,就像有什麼阻隔了他的能力一樣。
  那個人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Charles也曾懷疑那感覺只是自己幻想出來而已。
  Days back to normal.
  Charles依舊地每天看書、看看風景等待一天的結束。
  不是很久以後Charles再次感到那個特殊的腦電波。
  這次感覺上他近得多了。
  太近了,近得Charles以為他的幻覺越來越厲害。
  Charles緩緩地合起雙眼,尋找著那個腦電波的來源。

  他在這兒、他就在這兒!

  Charles堅信那不是他的錯覺,那個人就在這兒附近!
  他是來找我嗎?
  他到底是怎樣知道我的存在?
  腦電波感覺到那是個男人,他到底是怎麼樣子?
  噢、他會擁有什麼迷人的能力?

  無法壓下心中亢奮心情的Charles就如情竇初開的少女般,十指緊扣放於胸前,緊閉著雙眼平躺在床上。

  慈祥的天主、萬能的天主、我的天主啊!

  求求你,就准許我濫用我那能力做一次不當的行為。只是偷偷看一下那個人的記憶,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了。阿門。

  Charles微微地抬起顫抖著左手,就在要指尖快碰到他的太陽穴時──不!

  不行!我不能這樣做!

  Charles趕緊把手收回來,跳了下床不斷在房中來回踱步,計劃著要如何面對接下來的事。

  我該怎麼辦?
  要偷偷試著在他腦裡說話嗎?
  不不不,他不能亂用自己的能力,何況Raven很不喜歡這樣,說這樣太不禮貌了。
  那看到他時我應該說什麼?要假裝驚訝嗎?
  對、我現在應該收拾一下房間,還有儀容看起來可以嗎?
  Charles跑到洗臉盆前的鏡子仔細地打量著自己,摸摸臉上的鬍渣,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把它們刮走。
  解開了皮帶跟褲子的拉鍊,跳著想把褲子脫下來,而雙手正忙著把泛黃的舊襯衫脫下來。

  Charles在鏡子倒影中看到如此慌亂的自己不禁感到很可笑。
  到底有多少年沒有如此慌亂過了?

  或許從出生至今也沒有過。Charles苦笑。
  打從他懂事以來他就已經住在這個塔頂裡。他嘗試過要找住進塔頂前的記憶,但年幼時的記憶太過夢幻太過虛假,除了依稀記得他在草地上學走路外就沒其他事派得上用場。
  他從來不知道他父母是誰,他到底是從哪兒來。
  他只知道他是什麼。

  A man. 就如他看到偶爾路過的人無異。
  他並不是沒有試過求救,只是從來沒有人聽到他的叫喊聲而已,就像他活在另一個空間一樣。
  小時候他試過大哭、大叫、甚至想過跳出窗外,但無一成功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慢慢他學習忍耐,學習冷靜面對並接受現實。
  沒多久長老帶著了一個比較年幼的女孩來,Raven,說那是他的妹妹。Charles可以感覺到那女孩的腦電波,她就跟自己一樣,是個有異能的人。
  Charles或許學會假裝聽話、假裝天真,但他實際上不是愚昧的人。Charles可不記得自己有兄弟姐妹,就連半個稱得上家人的人也沒有。
  不論如何,當時他還是傻傻地點頭,對他的妹妹投而一個微笑。Raven跟他不同,Raven不用住在高塔裡。她可以出去跟其他孩子玩,每天近乎只有家庭教師來的時候跟用餐,他才會看到Raven。
  有一段不短的時間,他對Raven恨之入骨,他恨她擁有自由,他沒有的東西。他會故意拉開他跟Raven的距離,不時會在她的腦裡說話害她嚇得尖叫、大哭。隨後就連Raven也不敢走近他,他才意識到他真正的孤獨一個,意識到Raven才是他現在擁有唯一的家人,他的全部。
  在那之後他才真正地變得更成熟,變得不在意他不擁有的東西。
  就在回想之際,Charles已經把嶄新雪白的襯衫換上,順道把唯一的皮條從舊褲子中抽出來穿上。
  Charles在鏡子前確定自己沒看起來太糟糕就回到椅上,拿起他還在看的人體書繼續看下去。
  他已經決定了要如何面對正在前來的男人。
  他要當自己,友善而冷靜。



~待~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在下……

風暝

Author:風暝
.腐女+Coser+娃媽混合ドS生命體
.嚴重生於錯誤時代
.從出生起已是腐女,道行過千年
(對激H等沒大興趣,很多故事內容也太近同,找新歡中)
.評價改變定理對我有反作用OTZ
(過多的讚好推坑我反而會沒興趣)
.晚上會變身成史萊姆態
.被懷疑是差不多先生和愛美狂的後代

不變的事實:
-金髮/黑髮控
-長髮控
-藍眼/綠眼控
-古代/和服控
-藍紅配,金黑髮配大愛(艸)
-鬼畜腹黑ドS大好
-我男人(受)必定是冰山傲嬌別扭美人ドM!

噗浪歡迎粉絲(艸)
亂七八糟分類
Search
卡在1895的Hit Counter
綺羅星(⋞ゝ∀・)

和此人成为好友